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八百零六章 糊弄
    说起出国留学,林微突然想起来,彭兵似乎从来没写信回来过。

    唯一和国内的往来,也就是给哥哥林泽寄书了。

    其他的时候,他和国内几乎断了往来。有时候,她想给彭兵写封信,问问他那边的情况,可想起哥哥那次说的话,她还是打消了念头。

    只要那边的书不断,只要还知道老先生的住址,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想什么呢?”

    见林微出神,杜磊挥挥手,“饭都快到鼻子里面去了。”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知道咱们国家追赶上那些发达国家,需要多少辈爱国人士的努力。”

    林微岔开话题,却对现在自己所说的有些感慨。

    她以前接触的除了本专业的人,就是做翻译的时候碰见的那些。上次随国出访,她突然觉得,自己爱国之心爆棚。

    更兼有唐老爷子和冯老爷子给她讲那些艰苦的历史,牺牲的人数,还有唐慎身上深深浅浅的疤痕,飘忽不定的时间安排,更让她认识到,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多少人在为了国家的强大努力。

    “只从书里面了解到的科技方面来讲,估计没个百来年,也是不行的。”杜磊实话实说,“不说别的,就说上半年反击战的事儿,光是武器方面,就够咱们追赶的了。”

    他对安装零件方面还好,真要是让他研究什么力学啥的,他就歇菜了。

    所以,他能做的,能做得更好的,也就是多多翻译资料了。

    真要是能进入梦寐以求的外交部门,为国家搭建各种桥梁,把他命拿去都行。

    杜磊想想都觉得热血沸腾!

    他想更好的为国家服务,而不是只为了那碗饭!

    林微看着杜磊几乎要放光的眼神,突然觉得,她是不是该审视一下自己的未来。

    “你以后想做什么?”杜磊突然问道,“是想进部门工作,还是工厂?”

    他和洪书虽然出国没达成一致,可还是想要在部门工作。

    虽然工资可能不太多,可能很清苦,但在部门里工作,他们能努力实现自己为人民服务的目标。

    “我还没想好。”林微苦笑,“有时候,没有选择的时候,反而是最好选择的时候。”

    她有很多条路可以走,每条路似乎都有存在和必然的趋势。

    “确实是这个道理。”洪书点点头,“你离毕业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慢慢想。”

    杜磊跟她讲过很多林微的事儿,包括俩人偷摸去组装自行车卖。

    专业成绩拔尖,脑子灵活,就连嫁的人家也不一般,林微确实是不用过早考虑。真想出国深造,她自己就能负担起这个费用。

    “其实,我觉得你可能没必要出国留学。”杜磊看着林微,一边思索,一边道,“从你往日里表现出来的专业水平,或许,你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只是冰山一角。”

    孙老师说,如果有什么疑问,他不在,可以去找林微。

    而且随行翻译,出国随访,还有一些艰涩的医学资料,她几乎都能应对自如。

    这样的人,还需要出国吗?

    “没必要的话,我应该不会出国。”林微说完,指指他们的饭盒,“快要上晚自习了,你们还不吃?”

    她提醒了时间,洪书和杜磊一愣,赶紧低头扒饭。

    等吃好了,三人分道扬镳。

    大学教室都是流动的,一般来说,晚自习的教室倒是可以固定。

    外语系因为有太多东西要背诵要记忆,也有太多习题要做,所以他们晚自习也是最整齐的。

    晚自习是由班长带领的,一般由大家举手表决,是选择安静做题,还是选择背诵讨论问题。

    如果老师有安排,那就按照老师说的来。

    林微过去的时候,班上静静的,偶尔有讨论问题的声音响起。她从挎包里掏出几张报纸,正要选择一个相对来说翻译有难度的进行翻译,就见一个小纸条传了过来。

    林微接了纸条,打开看了一下,到落款的时候,她有一刹那的迷茫,班级里同学的名字她都知道,可有时候却对不上人脸。

    现在这个看起来明显是女生名字的,是谁?

    那张纸挺小,林微想了想,专门撕了一页纸,把这个颇有水平的问题给写在纸上,一一分析,顺便再延伸一下,叠好,在纸的背面写上名字,戳了戳前面同学的背,“麻烦交给姚露露。”

    刚才那纸条就是从前面传过来的。

    “啊?”

    前面的人眼里有些懵,微微侧头看向身后,“我,我就是姚露露……”

    林微:“……”

    空气有一瞬间的冷凝,林微厚着脸皮把纸递过去,一本正经的胡诹,“不好意思,我认识一个同学也叫姚露露,跟你同名,所以……”

    所以,你懂的?

    是不是?

    林微眼神里赤果果的就是这个意思。

    前面同学接过纸条,“没关系的,谢谢你啊。”

    她一边说,一边打开纸条,看完之后,眼睛一亮,悄悄侧转身子,趴在林微桌子上一角,拿着课本和一个硬皮笔记本,小心问道,“我还有几个问题,可以问你吗?”

    老师那里每次都有好****都轮不到她。

    她,她也害怕老师,每次见了老师都不敢说话。

    “可以。”

    林微把报纸一收,桌面一清理,只留下一支笔和一本草稿纸,大大方方道,“你问。”

    她一开口,旁边几个人也竖起了耳朵,林微只顾着看姚露露记的密密麻麻的笔记本,倒是没瞧见这些。

    “我可以在上面标记备注一下吗?”

    林微抬头,皱眉道。

    这些密密麻麻的问题,并没有进行归类,有些甚至重复了,只是换个说法。

    “嗯嗯,你随便写。”

    见姚露露同意,林微三下五除二,在每道题前面都标了个图形,或是三角形,或是五角星,或是圆形,或是黑色方块。

    “有些问题重复了,每个相同的标记,就是同类型的题。我挑一两个给你讲,然后同类型的其他问题,你自己思考。”

    林微看她,“学习是你自己的,不要糊弄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