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八百二十三章 会享受
    一  这些事儿都好办,林微把这些事儿办好,就去了大院一趟,在门口不远处,就见何盛吼吼喝喝地伸胳膊踢腿儿,知道这人是在等自己,赶紧跟他说了一下情况。

    何盛见状,立即说明天出发,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跟何盛说好了事儿,她又去找唐老爷子,想跟他说一声,告诉他她这阵子要外出,不能过来的事儿。

    结果却没人在。

    见人不在,林微又跑了医院一趟,跟冯念说了要出远门一趟。

    冯念也不是事事都要管的人,知道她什么时候出门,大概需要几天,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那就没什么疑问了。

    叮嘱了她路上注意安全,便让她赶紧准备要带的衣服之类的东西去。

    林微从医院回来,赶紧去了二进院子,也就是她和唐慎今后要住的二人小窝。

    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物,还有一些私人物品,从抽屉里找出当时唐慎让李时写给她的介绍信,这就准备走了。

    只是走出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第一次见老人家,还是求人办事的,她是不是得准备点什么见面礼?

    吃的东西不好预备,毕竟不知道人家什么口味,喝的——

    干脆就带两瓶茅台!

    唐慎上次弄的好酒,除了给自家爸妈和舅舅送去了,其它剩下的,都被她放到地下室的酒架上了。

    刚好派上用场。

    不管喜欢不喜欢喝酒,茅台毕竟是难得的东西,收藏也好,送人也好,都是不错的。

    她给老人家带两瓶,算是中规中矩中带有一点厚重了吧?

    想着,林微找了个布兜子出来,然后拿了两瓶茅台出来,直接塞了进去。

    她本来想拿三瓶的,不过想想自家亲娘反感亲爹喝酒的事儿,干脆不带了。

    比起亲爹,她更怕亲娘生气发火!

    如今家里,也就她姥姥能治得住她了。

    见没什么忘的了,林微把门一锁,直接往自家亲爹亲妈那儿跑。

    真要是出门,只要有人有钱有路子,也简单。

    因此,等晚上林志远回来听到这个消息,还有点回不过来神儿,“明天六点走?”

    明天六点走的话,五点就得起床了。

    虽然跟他平时去买菜的时间差不多,但也感觉有些差别。

    “对。”

    林微点点头,“天虽然还没亮,但车都有灯,而且开车的也是个天南地北跑的人,路线不会出错。”

    林志远倒不是害怕路线会出错,而是觉得有些赶。

    而且那么早的话,早饭就不能吃了。

    出门在外什么都不方便,想吃一口热乎的饭菜,也是难。

    别说饭菜,就是一口热水,那也不容易。

    他倒是没什么,关键是自家闺女,能行吗?

    林微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即便是知道,估计也不会解释什么。

    她之前去南方的时候,也是她自己,根本就没说行不行。

    程曼见俩人停下来,没说话了,就问了林微那边的天气气温如何,等知道了,赶紧去柜子里扒拉林志远的衣服。

    这是第二次出远门,还是跟着女婿的发小一起去,程曼是不能忍受林志远胡乱搭配的,尤其是跟孙芳请教了那么多之后,就更是坚定了这个信念。

    不能丢人,就是见别人最好的礼仪。

    她深刻觉得如此。

    等把东西该准备带的都收拾好,林微才打着呵欠去睡觉。

    至于小舅舅,她已经不咋关心了,

    现在没在,肯定也是在家里倒腾一下木料,看看能不能折腾出什么花样儿来。

    房子是自己的了,他估计也没什么顾虑了,该怎么收拾怎么收拾了。

    第二天,五点俩人准时起床,而程曼已经起床做了小馄饨了。

    等到何盛和赵全亮来接人,程曼直接把人迎进客厅,一人给了一大碗小馄饨。

    小馄饨皮薄如蝉翼,里面的肉馅都能看的清楚,汤里还加了一些紫菜,虾米,还有抹的碎碎的蒜苗。

    那蒜苗是她拿一个深口盘子种的,里面摆上蒜头,时不时地加点水,或者换换水。长得挺快,绿油油,蒜苗味儿不太重,全是起个好看。

    何盛和赵全亮见多了人,经历过不少的事儿,早就能一眼看出来什么真心不真心的。

    因此,见馄饨上来了,说了句谢谢,吹散热气,塞了一嘴。

    何盛跟赵全亮不一样,他先喝的汤,这一喝,赶紧赞了一句,“您这汤是高汤吧?味儿鲜着呢!”

    汤水清澈,他还以为是水,结果喝到嘴里,立即觉察出来不一样。

    “对。”

    程曼笑眯眯地把林微和林志远的那两碗也端了上来,听见何盛的赞美,也是高兴,“好吃就行!锅里还有呢,咱们都吃的热乎乎的,到路上也舒服。”

    “嗯,听您的,我吃完就再盛点去。”何盛一点不客气,“您手艺真好。”

    程曼被他真心实意地一通夸,有点不好意思,幸好这个时候林微洗了脸进了屋,她才算是解脱。

    “那馅儿可是请教过我们饭馆里的大师傅的,不好吃才怪!”林微笑着坐下,看着程曼,笑眯眯道,“当然,没有我妈,咱们也别想吃上这么实心实意热气腾腾的小馄饨了。”

    程曼一听,干脆出了客厅。

    得,本来以为来了一个缓和气氛的,结果又来一个不要脸皮的。

    子不嫌母丑不假,可这样自夸也不好吧?

    林志远招呼着程曼进屋,拿外面冷,还是进去吧。”

    “我去厨房,你们先吃着。”

    程曼被俩人一唱一和地夸,实在是不好意思。

    林志远没强求,进了屋子,见何盛端起碗,好爽地把汤喝掉,也笑得自豪,“这汤用了几种肉熬制的,起先汤水也是浑浊的,后来按照大师傅说的,用开水白菜的那种汤水过滤法给过滤了几遍,这汤水才那么清亮的。”

    何盛吃过开水白菜,闻言,直接一竖大拇指,“您实在是有心了。”

    那种汤水过滤方法,不仅需要耐心,还得注意火候,过滤的材质也有讲究,实在是极费功夫的一件事儿。

    所以有时候他也听人说,就为了一口吃的,折腾那么久去熬至汤底,那才是真的会享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