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八百二十八章 恳求
    林志远这会儿吐了之后,吸点冷空气,感觉人都精神了许多。

    林微不放心他,又怕他进了屋子闷得慌,就干脆进了屋子,把自己的挎包拿出来,东西哗啦啦倒了一桌子,慢慢整理。

    他们住的是民宿,一行四个人,没办法全部住一个院子,只好分散住。怕赵老一个人住久了,冷不丁有人过去,尤其还有一个是女的,他会不习惯,索性就让特别能聊天说话的何盛赵全亮住了过去。

    她和她爸另外找了一家,因为要两间房子,所以找了许久,也才找到了靠近大队边上的一家人。

    这家人的院子不大,却用一堵墙隔成了两个院子,听主人家说,他们和小儿子住在一边儿,另外一边空着的,是大儿子的。

    只是大儿子大儿媳妇最近有事儿需要住在农场,这房子就空出来了。

    看那样子,如果不是林微他们给的钱够多,他们也不可能不经过大儿子大儿媳妇儿的允许,就把房子租出去。

    不管怎么说,这家人挺干净,还可以管早饭,于是她和她爸就定在了这一家。连饭一起,一天给一块五。

    两间房,两个人的早餐,其中林志远还是个大男人,吃的肯定要多一些,这个价格相对来说还算厚道。

    何盛和赵全亮知道了他们这边给的价格之后,也是按照一块五一天的价钱给赵老算房租。

    省得以后这两家闹别扭。

    这地儿离赵老那边有个不近的距离,走得快的话大概需要十分钟。

    院子另一边大概是听到了呕吐声,又看这边亮着灯,操着生硬的普通话问了一句。

    林志远这会儿好多了,于是笑着说了一下情况,并表示没什么要紧了,那边的灯光才灭掉。

    林微把挎包里的东西重新分门别类放好,见林志远走回来,站起来问他,“爸,好些了吗?”

    “好了好了,去睡吧。”

    林志远刚才喝了点水,又吹了吹风,这会儿胃里舒坦了,人也就又犯困了。

    他肚子现在咕噜噜直响,但却不是难以忍受的饿,怕再吐,也就没准备再吃东西。

    俩人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间睡去。

    因为还不到出发的时间,俩人都睡得有些沉,直到隔壁来喊他们吃早餐,俩人才赶紧洗漱了过去。

    人生地不熟,俩人装了重要物件的挎包一直没离身。

    这会儿去吃饭也挎着。

    这家人的小孩子不怕生,盯着林微和林志远的挎包,眨眨眼,奇怪道,“你俩的不一样。”

    他见过农场里那些外地人,男男女女都爱穿黑裤子白衬衫,斜挎着军绿色的包,那包都一样。

    林微笑笑没说话。

    “里面装的是什么?跟我们一样吗?”他挎包里都是书和作业本。

    “我的里面也装了一本书。”林微避重就轻,笑笑道,“我和你一样爱学习。”

    这家的大人就在一边,她总不好敷衍地给人家,三个字儿“不一样”吧?

    等吃了早饭,林志远说要去拜访赵老。

    他这几天难受,全身都没啥力气,也就没跟赵老说上几句话。这会儿好了,肯定是要去看看,总不能给人留下一个轻慢的印象。

    林微本来是想劝他的,毕竟赵老说了,他需要为明天的事儿做一些准备的。但想想早上或许能见到他,也就带着林志远过去了。

    俩人走到半道上的时候,正碰上迎面走来的何盛和赵全亮。

    林微他们一见这样,干脆站在原地等他们过来。

    “你们怎么过来了?是有事情要找赵老?”何盛到了跟前,说道,“赵老现在不在家,说是去准备一些东西,你们就不用过去了。”

    去了也看不到人。

    “也没啥,就是想过去看看,跟赵老说几句话。”林志远无奈笑道,“我这几天不舒服,也没真正跟他说过几句话,昨天吐出来之后好多了,就想着过来看看。”

    何盛关心了几句,几人便往林微他们的住处走。

    明天就要出发,今儿他们也不想往市里跑了。赵老虽然说了这边的风俗禁忌,可看现在这边的一个形势,在村镇里面来回跑也是最好不要的。

    当年返城浪潮就是在这个省份开始的,他们也害怕万一点子不好,碰上有硬茬的村落,然后再碰上硬茬。

    四个人一合计,干脆哪儿也不跑,就呆在院子里打打牌,等中午了,就跟隔壁说一下多做上几个人的饭,到时候直接饭前另算。

    四个人在桌子前坐定,才玩了两局,就听见有人疯狂拍门,嘴里还说什么,只是来人喘气儿太大,他们根本听不出什么。

    赵全亮“嗖”地一下窜了出去,打开门,就见一个干部模样的人满头大汗地看向他们。

    “同志!四海皆兄弟,拜托你们帮帮忙!”

    来人胸口大幅起伏着,不等赵全亮让他进屋,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话,像是遇见了十万火急的事儿。

    “怎么了?”

    这会儿林微他们几个也到了门口,见状赶紧说道,“你慢慢说,能帮的我们一定帮。”

    来人说,“这是这边的队长,是这样的,我们队上有俩孕妇怀相不好,得送去大一点的医院,可是又没有车,自行车骡子车也不快,烦请你们行个方便,开车送一下。”

    对着外人他不能说实话。其实哪里是俩人怀相不好,明明是他们的村医昨天晚上跟人喝酒,估计喝得多了,到现在还没醒酒呢。

    去找别的大队的人,人过来了,也只说这么一句话。

    照他说,就是别的大队上的人怕担风险。

    因为这俩孕妇都是知青,平时都是吃不饱的状态,又因为平时得干活,营养跟不上,休息又不足,这才难产。

    唉,其实他都不知道是难产,还是因为没力气生。

    可现在这边的知青跟刺头似的,不能不管,也不能出什么意外。不然他们把大人尸体一拉,或者小孩儿的尸体一拉,全部跑去市里抗议,这不还是给上面领导的知青返城工作造成困难吗?

    绝对不能出事儿!

    队长急出了一脑门子汗,看着几人,目露恳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