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八百五十章 容易
    “哎呦,真是对不住了!”

    正当大家去找人的时候,就见一个女人扯着一个孩子往这边走,脸上喜气洋洋的,赫然就是她们要找的人。

    爬上车,她满脸红光,把手上的布料展示给大家看,“我正要回来跟大家集合呢,就听旁边人说有个巷子口处理布,便宜的很。想着再过一个月多月要过年了嘛,就想着买几米给孩子做衣服。”

    “你们看,这料子不错吧?我买了六米多才用了五块钱,还不用票!”

    可惜就是太少了,等她过去的时候,就剩她手里这一点儿了。要不是她眼疾手快,这一点儿也轮不到她。

    她说着,其他几个人摸了摸布料,发现质量也还不错,羡慕的有,平淡的也有。

    林微还是靠着几个孩子坐着,见没出什么事儿,便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孩子身上。

    到了营区下了车,给养车上的老兵再次申明了一下纪律的严肃性,以及后果,才放行。

    林微拿了自家的东西,跟大家打了声招呼,迅速回了家。

    她们去的时候是早上,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打开门的时候,就见唐慎已经在厨房忙活了。

    林微放下东西,分门别类地放好,这才问唐慎要不要帮忙。

    “不用,你去等着就好。”唐慎悠闲地翻炒着锅里的蒜苗炒肉,抽空指了一下餐桌,“那上面有我刚买的红糖,你冲点喝。”

    他记得他家媳妇儿的例假就在月初,所以昨天晚上才那么使劲儿折腾,争取吃饱。

    虽然自私一点儿,可他们这不是好长时间没见了么……

    “喝红糖水?”

    林微挑眉,虽然有一丝别扭,但还是故作镇定,“我没来例假。”

    上次的例假比之前延后了几天,按照这个情况,这次例假也会延后几天。

    所以,红糖水暂时用不上。

    唐慎把蒜苗炒肉和醋溜白菜端上桌,盯着她看了一眼,笑得了然。

    感情他和他家媳妇儿还能再深入交流几天?

    转身又去端汤,他动作透着一股子雀跃和轻快。

    林微感觉有些好笑,可耳根却悄悄红了起来。

    这人知不知道什么叫矜持?!

    “对了,你们去YN——”

    “买玉。”不等唐慎问完,林微就笑道,“顺便掩饰一下东西。”

    林微就把为什么去,去做了什么,有什么收获给细细说了一遍。

    “我这次算是有一件大喜事儿,也遇见了一个奇怪的事儿。”

    林微笑看着他,等他捧哏。

    “讲讲看?”唐慎递给她一双筷子,顺便给她盛了一碗蛋汤。

    “第一件事,你猜我把那些茶叶瓷器还有衣服交给何盛之后,这半年里,他帮我赚了多少钱?”

    “这个数!”不等他回答,林微就比了五个手指头。

    笑得异常的灿烂欢喜。

    “五十万?”

    唐慎猜了个数字。

    “再加个零!”林微说完,笑嘻嘻地看着他,“那些钱投资给他,钱滚钱,利滚利,早就不是最初的那笔钱了。”

    唐慎深吸了一口气,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还有啊,这次去YN那边,我把爷爷给的那笔钱全部用来买玉石了,其他没开的就不说了,开出来的那些,也小赚两万块。”

    林微继续跟他说,“爷爷平时挺孤单的,我就在想,能不能找个事儿,集合他的几个老战友,让他们合起来做个什么事儿。”

    至于做什么事儿,她还不那么了解部队,所以暂时也不知道做什么好。

    但老爷子人脉广,肯定能找到门路,缺的无非就是资金和场地。

    这些她都能提供。

    而且真要是做起来了,也算是满足了赵老说的那个条件,帮助退伍军人吧?

    见自家媳妇儿陷入深思,唐慎也想了一下,然后拍拍她的脑袋,笑道:“先别想了,好好吃饭。你想的这个事儿,交给我,争取给你把这事解决了。在你回去之前,我再给你写个报告,”

    军人最想要什么,肯定还是问他们自己。至于退伍军人想要做什么,问已经通知了要退伍的人也是一样。

    “嗯,那就交给你了。”林微笑眯眯地当了甩手掌柜,“请务必让咱爷爷满意,让他们几个战友,还有以后会加入的老兵满意。唐慎同志,你任重道远啊!”

    她最后一句,颇有点领导忧国忧民又对任务人寄予厚望的感慨。

    唐慎霍地起来,在林微讶异不解的视线中,“啪”地敬了个礼,“保证圆满完成任务!”

    自家媳妇儿觉悟高啊,这项工作做起来,那真还就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儿。

    林微:“……”

    这就是闲聊,能不能不要这么严肃?

    刚才那一下,她饭都要呛到喉咙里了!

    见林微一脸无语,唐慎笑的越发灿烂,“那你说的奇怪事儿是什么?”

    林微立即忘记他生硬的话题什么转移,跟他说道,“我在那边遇见了一个人,年纪似乎跟先生一样,但看着却比先生年轻,他一眼认出来我的字儿跟李先生有相似。”

    见唐慎认真听,林微继续说道,“可是我问他的名字,他又不肯说。我思来想去,先生如今相交的人寥寥无几,这人又是怎么冒出来的?”

    “那人看着很慈祥和善,可我仔细回忆了几遍,还是觉得那人很伪善。当时我看见他的第一眼,就感觉不是很好。到了后面问他姓名的时候,他也是顾左右而言他……”

    虽然他这个反应算是合理的,可是她总觉得怪怪的。

    “你的结论是什么?”

    唐慎听完,问他。

    “我的结论?我的结论是,这个人如果认识先生,那也应该不是朋友间的认识。”林微继续道,“想得再恶劣一点,或许是仇人也说不定。”

    唐慎见她眉头拧紧,捏了捏她的手,“别想了,先吃饭。你不是会画画吗?下午你画一下那人的肖像,咱再来分析。”

    他们经过特殊训练的人,分析人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他家媳妇儿看起来对那人记忆深刻,既然如此,画到纸上,肯定是把那人的特点无限放大。

    这样分析起来,更容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