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八百八十四章 黑脸白脸
    她爸妈和姥姥舅舅肯定也是宠着,目前唯二可能唱黑脸的,就是娃的爹唐慎和娃的爷爷唐政了。

    不过,隔代亲的话,或许最后只剩下她和唐慎唱黑脸了……

    林微叹口气,摇摇头,把这太长远的事儿先抛到脑后,把菠菜拌好,汤也正好可以盛出来了。

    “我来!我来!”冯念把林微小心弄到一边站着,“你要么站着别动,要么去客厅等着吃饭,这汤汤水水的烫着了怎么办?”

    她虽然不会做饭,可她会切菜洗菜盛饭盛菜啊。

    林微没出去,笑着把碗拿出来,准备盛米饭,见金花走过来,颇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便招招手,笑道:“金花,来帮我一下。”

    金花赶紧过去,林微把盛好的米饭递给她。

    等到饭菜都上了桌,林微还没见唐政回来,正想问问冯念或者老爷子,就看见唐政顶着一身寒气站在了玄关。

    他站了好一会儿,才走进来,然后跟大家点点头,便拿着公文包进了书房,“我去放一下公文包。”

    走过林微的时候,似乎加快了步子。

    这是怕她着凉?

    林微惊疑不定地猜测着。

    等大家都落了座,老爷子先动了筷子,这顿饭便开始了。

    怕金花不自在,老爷子把她安排在他和林微中间,然后给唐政和冯念简单介绍了一下。

    “以后,金花就住在咱家,明年她高考,之后在住校。”

    老爷子如此说道。

    “行,金花就安心住下来吧。”冯念嘴上和善地说着,却有些头疼。

    年前还好,年后保姆来了,该怎么办?要是让小姑娘和保姆住一起,这小姑娘心里会怎么想?

    唐政稍迟疑一下,几乎瞬间的事儿,点点头,没多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声。

    林微正夹着一块带鱼啃的开心,就感觉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顿了顿,笑着点点头,“全听爷爷的。”

    唔,带鱼好好吃!

    要不明天让小钱再多买几条?

    反正冬天冷,多买几条洗干净了挂起来晾着也是好的。

    冯念看林微啃带鱼啃的眉眼弯弯,心里忍着笑,夹了一块带鱼便不再伸筷子到这盘子里。

    唐政见冯念不再夹带鱼吃,正有些奇怪,结果看到她不时看向林的微笑眯眯的眼神,瞬间了然,夹了两块也不再动那盘子菜。

    老爷子见金花只吃面前的菜,还甚少伸筷子,便把所有的菜,都夹了一些给她。

    饭桌上,冯念三五不时地说句话,林微极度配合地捧哏,气氛还算不错。

    等吃了饭,林微要去洗碗,金花抢着过去,一时不察,倒像是把林微推了一下。

    林微双手撑住了台子,这才避免了腰撞上去。

    知道她不是故意的,也可能不知道她怀孕的事儿,便也没说什么。

    吃过饭,唐政去了书房,冯念去给金花准备房间,老爷子跟上去,准备把金花的事儿说一说,倒是没人看见这一幕。

    她洗着碗,林微便接过来用干净的抹布擦干,这才放进橱柜。

    洗碗不慢,等好了,林微没带她去房间,而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跟她聊聊学习上的事儿。

    她言之有物,不像是敷衍,金花便也规规矩矩的回答。

    时不时,还问一下林微大学的事情。

    见老爷子从房间出来,林微这才慢慢收了话题,“今儿咱就聊到这儿,时间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到时候我把高中课本和资料拿回来了,咱再好好说。”

    “嗯。”

    金花应了一声,便被老爷子笑呵呵地叫过去。

    林微本来准备意思意思地进去看了一下,看见她那只装了课本,还有一套单薄罩衣小布包,就去自己的房间,把新的棉拖鞋和一套没开封过可以贴身穿的保暖衣拿过来,“冬天冷,你身高和我差不多,这些你先用着。等我放假了,再带你去做衣服。”

    既然要收留人家,倒也不能处成仇,和和气气地把人送进大学,这是再好不过的了。

    金花本要推辞,冯念笑道,“穿暖一点儿好,这阵子感冒的人多,你还要学习,生病了就不好了。”

    “谢谢嫂子,谢谢婶子。”金花给俩人道了谢,便由冯念带着她去洗漱。

    林微明天还有一场考试,洗漱完,赶紧睡了。

    至于金花的身世,顺其自然吧,啥时候知道都行,反正已经把人收留下来了。

    等把金花送进卧室,冯念才去睡觉,见唐政拿了本书在看,便故意不说什么,只管脱鞋上床。

    “是什么情况?”

    唐政放下书,捏了捏眉头,开口问道。

    冯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调侃他,“你说说你,明明也是关心儿媳妇,怎么就整天板着脸呢?”

    “我没关心她。”

    “哦?”冯念不信,“我再不了解你?真要是不关心,你在玄关站那么久干什么?还有,我不吃带鱼,你不是挺喜欢的么?怎么也不吃?”

    见他想说什么,冯念哼笑着堵死了他的路,“别跟我说带鱼太咸太油什么的,林微做这个非常拿手。哦,对了,带鱼也很新鲜。”

    唐政:“……随你高兴。今天那姑娘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回事儿?还不就是那回事儿!”

    冯念叹了口气,把金花的事儿跟唐政讲了,“咱爹说,金花的爷爷是他手下一个侦察兵,后来腿断了,就退役了。享受天伦之乐也才十来年,金花爹娘就出了意外死了。年初,金花爷爷也死了,她就被叔叔家养着。可惜叔叔家不是个好的,想拿她跟别人换亲,给自己儿子娶媳妇儿……”

    唐政眉头皱了皱。

    “你说怎么就有这样的人?好歹都是亲戚不是?再说,这小姑娘成绩不错,原本是准备明年高考的,可是这家里的人死活不让她报考。”

    冯念有些忿忿,转而又笑道,“不过,也算这小姑娘机灵,知道咱爹以前给她爷爷说的地址,拿了书包和户口本,还两件衣服就过来了。”

    “嗯,有空跟咱爹说一下,收留那姑娘可以,但那家人也得给个教训。”这样的换亲,跟人口买卖无异。

    想到边境发生的事儿,唐政十分不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