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八百九十七章 跟老师讲的不一样
    那地方不近,林微带着林果过去拿了东西,付完钱,顺便就把手里的糕点递了过去,“小小谢礼,不成敬意。”

    那些糕点点上来之后,俩人并没来得及吃。

    一个是陆建华来得巧,另一个就是林果吃的太撑,尚且没有空出肚子吃这个。

    这人是林老介绍的,所以也是爽快,接过东西一看包装,笑了,“难得你们有心。”

    这糕点不便宜。

    关键是好吃,对老年人胃口。

    “您喜欢就好。”

    林微跟这人寒暄了几句,就带着林果离开。

    想到以前给她做玉葫芦的那家老爷子,林微有些感慨,他们就这么毅然决然地跟着陆建华去了那边。

    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

    “姐,是什么?”

    林微并不准备打开,只是告诉她,“跟你脖子里带的一样。那年给咱们家里的人都弄了个坠子,今年也给你姐夫家里人送一点。”

    “哦,那姐夫有吗?”

    林果仔细想了想,发现并没有见过自家姐夫戴的有坠子。

    林微忍不住笑了一会儿,才跟她说,“有。”

    第一次送给他的坠子,被梁芜茵拿来恶心她,后来弄是弄回去了,可唐慎心里膈应,怎么都不愿意戴了。

    于是,第一个坠子就被束之高阁。

    第二次……

    第二次是某人硬抢走的。

    但真追究的话,并不算是硬抢,而是某人趁她不备,在那个特别的氛围里,把她的弄下来自己戴了的。

    “我怎么没看见?”林果疑惑,“一次都没看到过。”

    还有,她姐在笑什么?

    “你姐夫比较保守。”

    林微揉揉她的脑袋,笑得揶揄,“你看过你姐夫穿衣服不扣扣子的么?”

    “……没见过。”

    “那你见过你姐夫最上面的那颗扣子不扣的时候吗?”

    “也没有。”林果摇摇头,心里想,姐夫真是很保守呢。

    她夏天的时候都看见好多人穿裙子露出来小腿和胳膊呢。

    姥姥说那些人真不保守,她也听路边的老大爷说什么有伤风化。

    虽然她不知道什么叫有伤风化,但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因为那些穿裙子的姐姐回头瞪人,那些老大爷就不敢说什么了。

    “那姐你见过吗?”

    林微瞅她一眼,摸摸她的额头,“这也没烧啊,怎么就脑子不好使了?”

    她都回答了唐慎有坠子,那肯定是见过啊……

    傻气!

    林果挠挠头,“嘿嘿”笑道,“我都忘了……”

    俩人上车的时候,车上是有位子的,林微和林果各占一个。

    这会儿到了站点,一部分人下去,一部分人上来。

    最后上来的是个孕妇,她旁边还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看那样子,似乎是那个孕妇的婆婆。

    那个婆婆模样的人,手里拎着鸡蛋和薄饼子,身上背着一个可以挎起来的水壶,似乎极为紧张孕妇,一上车就开始到处看,想要找到空位子。

    可惜,实在没有。

    林果一见是个孕妇,想到老师说的话,赶紧站起来,对那个孕妇说道,“阿姨,你坐我这里吧。”

    说完,看了林微一眼,见她给她比了个大拇指,脸上顿时笑开了花。

    她站起来,往林微边上走。

    那孕妇坐下,扭头对林微说道,“小姑娘,你看你年轻腿脚也好,站站也没什么。我婆婆年纪大了,把位子让给她吧。”

    林微看了一眼她所谓的婆婆,笑道,“我拒绝。”

    这婆婆头发几乎没白的,脸上皱纹也不多,略白胖,手脚麻利,精神头十足,看起来,并不像是年纪大了,身子孱弱的。

    “你这小姑娘,素质怎么这么差?你们老师没教过你们要礼让老弱病残孕吗?”

    说着,一指林果,“你看这个小姑娘,多自觉。你比她还大呢,觉悟还没她高!”

    “哦。”

    林微不想跟他们吵吵,一拉林果,“坐我腿上。”

    刚才自家妹子就当是日行一善了。

    林果不高兴,很不高兴,凭啥她让了座,这俩人还说她姐!

    “你跟我妈看起来没差多少,只是没我妈好看,也能叫老人吗?”林果抓着座位上的靠背,“你头发都没白!也没有弯腰!也没有腿僵硬!”

    老师有跟他们讲什么是老弱病残孕,这人根本就不算!

    林果气呼呼的,嘟着嘴,盯着她们。

    她们没跟她说谢谢!

    这跟老师讲的都不一样!

    老师讲了,她们要是主动让座,人家会说谢谢的……

    林微本来还生气呢,结果听到林果那句“只是没我妈好看”就破了功,再看那个婆婆羞恼的模样,更是笑意未歇。

    她这妹子也是人才,时不时还能趁人不备戳一刀!

    “哎我说你这小姑娘,我这是夸你呢,你咋还跟这种人站一起去了?”

    那婆婆伸出手指就要去戳林果的额头,林微皱眉,没有拉过林果,而是突然把装玉饰的盒子挡在了她额头前面。

    她动作太迅速,那婆婆也没想到林微会这样,一时收不住手,手指头狠狠撞在实木盒子上。

    林微甚至能听到骨头与木头的撞击声。

    好疼!

    她忍不住替那婆婆默默喊了一句。

    “打人啦!售票员你管不管啦?”

    林微的位子就在售票员边上,售票员神色不善地看着几人,那婆婆倒不敢直接上手抓林微,反而开始干嚎着找人主持公道。

    那售票员抬起眼皮子看了那婆婆一眼,干脆利落地怼了几句,“你管好你自己吧!人家小姑娘让了位子,一句谢谢不说,还蹬鼻子上脸,倚老卖老不成?”

    这样的人她见了太多,见一个怼一个,绝不姑息!

    反正她又不差这么一个工作,没就没了。

    “你,你,你——”

    “我怎么了?来说一下,您多大岁数?”售票员一边问,一边拿笔写写划划,看样子实在记录什么一样。

    那婆婆一下子蔫了,嗫嚅着没敢说。

    “这是你儿媳妇吧?真要是心疼你这个婆婆,怎么不把你身上的水壶和吃的接过去?她可是有位子了。”

    售票员说着,下巴抬了抬,点了点那孕妇。

    这下子,车上的人也都看过来了。

    人都要脸,俩人再不敢说什么。

    林微却在这个时候敲了敲前面的座椅靠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