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八百九十八章 失禁
    “干什么?烦不烦!”

    孕妇回头,“得理不饶人了是吧?”

    林微没有管她的语气,只是平平静静地指了指林果,“她给你让了位子,你得说谢谢。”

    妹妹很少坐公交车,学校离得近,几乎都是步行,偶尔会被他们骑自行车接回去。

    这不是感谢不感谢的问题。

    “毛病!”

    孕妇转回头,不再理林微。

    “说谢谢。”

    林微坚持。

    善良的种子理应被呵护。

    “行行行,谢谢好了吧?”孕妇被人盯着也不自在,迅速说完,转过头,又嘟囔了几句,“毛病真多!”

    林微心平气和,看着林果低垂着头,又坐了一站,拉着她下了车。

    “走吧,到姐姐那儿看看。”

    她这个二进院子,林果还没怎么来过。不是她忙,就是林果在上学,时间不凑巧,也就算了。

    今儿,也算是个机会。

    下了车,林微慢慢拉着她走,“这儿离我那儿有一段距离,咱们走走也就到了。”

    “嗯。”

    林果闷闷应了一声。

    她明明做了好事儿,可却不开心,弄的姐姐也受委屈……

    “你怎么想着给人让位子的?”林微笑道,“我都没想到。”

    “老师说的,坐车的时候遇上老弱病残孕要文明礼让。”林果见林微不像是责怪她的意思,闷闷道,“老师还跟我们仔细讲了什么是老弱病残孕。”

    所以,她能判断是不是老师说的那些人的。

    “嗯,这个倒是没错。”林微点点头,慢慢往前走,速度不快,恰好能迁就她的步子。

    “我有点不明白……”

    “什么不明白?”林果被勾起了好奇心,抬头去看她。

    “你让座是想得到什么?别人给你点什么,或者夸奖你,还是别的什么?”

    这话一出,林果愣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没想着别的,就是觉得该让位……”

    “那你的目的达到了么?”

    林果重重点点头,“达到了。”

    “既然你想的已经达到了,为什么还不开心?”林微问,“你做的事儿,是你想做的事儿,别人的言论会决定你要不要做你想做的事儿?”

    这话有点绕,林果嘴里无声重复了几遍,又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才道,“我知道了。”

    她本来就没想要什么的。

    只是,还是好气哦!

    “别生气了,我都没生气呢。”林微笑着垂眸看了她一眼,“咱们下车了,那车上还有好多人看着她们。你想啊,要是好多人围着你看,你还能自在?”

    当然不能!

    林果想了一下被人围观的情景,顿时就是一个哆嗦。

    不过稍后又有点幸灾乐祸,哈哈,被当猴看了吧?

    走了一会儿,终于见到了院子,林微把东西锁在保险柜里,就领着林果在院子里走走看看,时不时再跟她科普一下,差不多天稍微暗下来,俩人才锁了门往回赶。

    到了家之后,想想,俩人又往程姥姥那儿走。

    到的时候,程姥姥已经做好了饭,见俩人进了院子,才喊程亮端饭。

    “这是去干啥了?天都黑了才回来。”程姥姥说着,递给林微一盘菜,也没想她回答,直接道,“端过去吧。”

    “嗯。”

    林微前脚走,林果后脚也端着一盘菜往客厅走。

    程亮收拾了一下,紧赶慢赶吃完,又开始动手干活儿。林微见状,就让几乎没怎么动筷子的林果过去帮忙。她自己则和程姥姥一起吃饭,倒没觉得撑,只是觉得胃里有点空。

    “我看你咋像是胖了点啊?”程姥姥见她胃口好,笑道,“小姑娘就得这样,多吃点,吃的白白胖胖才好看。”

    林微一言难尽抬起头,“姥姥,我,我胖的很明显?”

    这才一个月……

    “也不是很明显,就是脸上有了点肉了。”说着,程姥姥脸上的纹路都舒展开了,眼带笑意,“你以前太瘦了。”

    脸都能看出胖了,身上得胖成什么样?!

    不行,明天得找个秤称一下。

    “果儿作业还没做,你明儿还领着她出去玩?”程姥姥提醒,“这首都能耐人多,可不能由着她的性子来。要么你就领着她玩两三天,还是去部队看看小唐吧?”

    当兵是个危险活儿,俩人还是有个孩子好一些。

    “那我问问我婆婆他们吧。”林微笑道,“姥姥,您不用操心这个。”

    程姥姥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

    那边估计没催,要不然这孩子也不会一点愁闷都没有。

    算了,算了,既然这样,她也别给孩子添不痛快了。

    吃过饭,林微照旧领着林果回去,洗漱睡觉。

    她没想着去爸妈饭馆帮忙,倒不是怕累,而是怕进了后厨油烟大,她会刺激到有孕吐反应。

    索性那边爸妈也准备找俩临时工,每天给八毛,倒也省事儿了。

    就在林微睡着的时候,首都到疆省这条火车停靠站点的倒数第三个站点所在的城市,一群人悄无声息地包围了一处院子。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从院子里走出来一个短头发,身材略瘦,看起来挺惬意的人。

    蹲点的人一拥而上,捂嘴,抬腿,抬胳膊,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速闪人。

    到了一处几乎无人会经过的树林子里,一群人二话不说就开始扒他衣服。

    “你,你,你们是谁?”

    胡有粮肝胆俱裂,惊恐地看着眼前这群人,死死护住身上的衣服,嘶声叫道,“我可是根正苗红的老百姓!”

    这群人跟普通百姓截然不同!

    “哈哈,是他!”

    说话的人吊儿郎当地揪了揪胡有粮脖子黑痣上面的那根黑毛,直揪得胡有粮脸皮都开始抽抽,这才放开手,“这根毛还真特娘的黑!”

    这人一句“是他!”让胡有粮心都停掉了一拍。

    心里,脑子里,闹哄哄的,像是几百场戏一起上演一般。

    看着眼前这五六个人,难不成是公安局的?!

    想到这里,胡有粮一下子变了脸色,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以前那封信里叮嘱的话,在这一刻他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心里一慌,直接尿失禁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