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九百一十章 雁过留声
    “这些东西你有带来吗?”

    老爷子开口问道。

    小钱是跟着来的,那想必是开了车。东西放的车上,也是比较方便的。

    “没有带来,都在家里放着呢。”林微有些尴尬,“当时没有想到这么多……”

    那些零食本来是买给婆婆和老爷子的,当然这里面还要匀出来一小份给自家妹子。

    她本来想着,如果他们几个到了,就请他们下馆子去吃饭。但是现在听老爷子说准备零食的话,倒是想起来,他们可能晚上到这里。

    如果到得太晚,到时候就没有饭馆儿营业了,一些零食,当然是能够垫肚子的零食,肯定要准备一些了。

    见林微有些懊恼,老爷子摆摆手,“这有什么,东西买好了就行,不过就是多跑一趟罢了。”

    说着,指了指跟着来的几个兵,笑道,“他们的体能那都是练出来的,你骑着自行车,他们两条腿跑,估计都比你快。放心好了,即便不让他们过去,让小钱回去拿也行。”

    多大的事儿?

    她现在保持心情愉快最好!

    如果不是孩子外公保证了孙媳妇儿身体健康,一般的行动完全没问题,他肯定监督她天天在家呆着。

    “爷爷,那就让小钱回去拿吧?”林微看着几个还在忙活着外墙工作的大兵,扭头说道,“现在快五点了,正好忙活完带他们去吃饭。”

    “成。听你的。”

    老爷子爽快答应。

    孙媳妇儿会赚钱,会花钱,还对人热情友善,他就当个跑腿的就好。

    “行,等会儿小钱回来了,咱们坐车去吃烤鸭吧?”

    说起这个,林微有些意动。虽然在首都时间不短,可是吃烤鸭的次数寥寥无几。

    倒不是没钱,而是没时间,再加上家里开了个饭馆,里面的厨师也都有拿手绝活,一时间还真没想起来吃烤鸭。

    这会儿想起来了,还真觉得有点馋了。

    “烤鸭?”

    老爷子有点为难,看看林微眼里闪闪发光,又想想他打听出来的一堆孕妇不能吃的东西,犹豫道,“还是别去吃烤鸭了吧?你看咱们有好几个人,真要是点了烤鸭,那得点多少只?再说,他们也放不开吃啊。”

    林微本来想回一句“那就一人点一只好了”,结果看着老爷子担忧的眼神,还有大兵们的饭量,只好改了口,“去吃炒菜?多点几个菜,米饭管够?”

    鸭子寒凉,她之前就宫寒,虽说现在身体健康,可还是得注意。

    刚才,确实是没想到这一茬。

    “这个好。菜色丰富,也不用拘谨。”

    老爷子点点头,“那就这个吧。”

    他一确定下来,林微赶紧想这周边有什么好一些的馆子。不过,她也就是买房那天随便看了一眼,对这边确实是不太熟悉,吃饭去哪儿,估计还得问这边住的人。

    “对了,我已经安排了人在车站候着,你不用再找人过去了。”

    老爷子想到这儿,赶紧跟林微说道。

    老爷子安排的妥当,房间也都整理干净,她省心很多,对此自然干脆点头。

    等小钱拎着两大袋子吃食过来,林微忍不住跟老爷子说道,“其实,其中一袋子是给您的。”

    老爷子:“……”

    小钱一来,几个人在老爷子的吆喝中收了尾,然后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跟着打听好饭馆位置的林微向目的地进发。

    而此时的火车上,胡有粮已经生无可恋了。

    他看着那群人嘴里吃着鸡蛋,手里拿着饼子,腿上放着咸菜,搁中间还放着一碗炒面,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群人太不人道了,光给他吃窝头,喝白水……

    要是以前,他还觉得没啥。可看看他的吃食,再对比他们的,他觉得人性本恶。

    “嗨,还不吃呐?”马亮瞥他一眼,“再过几个小时,你可是连这点干粮都吃不上了。”

    王大山闻言,眼瞪的犹如铜铃,虎视眈眈地看着他手里的窝窝头,“你不吃吗?是不是不饿啊?你要是不饿,就给我吃呗……”

    他自小饭量就大,块头也长得比别人高状,后来家里吃不饱饭,听别人说去部队就能吃饱,每天就是训练训练,他就趁着机会去当了兵。

    如今退伍回来,他觉得自己又吃不饱了,家里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可吃的,于是,他又跑出来了。

    之前一直在崔爱国家里呆着,他不好意思放开了吃。看着胡有粮那没胃口的样子,他觉得不能浪费粮食。

    一听王大山这话,胡有粮浑身忽然有了力气,抓着一个窝窝头,就着白水,就这么迅速吃下去一个。

    吃完,他发现自己更饿了……

    “想不想吃鸡蛋?想不想吃白面饼子?”吴学文笑得可亲可近,晃了晃手里的东西,“我这里还有一份。”

    胡有粮要哭了,不给吃饱饭,还对他进行轰炸式的问话,上个厕所被盯着,还不让他打瞌睡……

    有这样欺负人的吗?

    他是真不知道写信那人的样子啊!那封信也被他按照要求烧掉了!

    他上哪儿给他们找出来什么嫌疑人啊?

    真是要了亲命。

    “你们就饶了我吧!我是真的不知道啊!”胡有粮欲哭无泪,“我都跟你们说了好几遍了,你们该问的也都问了,肯定知道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他这是实话实说了啊,是,刚开始他是有些隐瞒,可是后来不是被他们折腾了都说了实话了吗?

    除了强了一个女人,偷窃的事儿他也都说了。

    “知道你做过这些事的人,都有谁知道?”

    吴学文笑眯眯的,表情依旧可亲可近。

    “这我哪知道啊?都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再说,这事儿知道的人——”说着,他顿了一下,仔细回想道,“也就我一个人知道。你们想啊,要是还有别人知道,我还能平平安安的到处跑吗?”

    “话可不能这样说。”吴学文继续道,“雁过还留声呢。”

    “好好好,你们说得对。可我不是已经把我来往比较密切的人都跟你们说了一遍吗?来往不紧密的人,比如说我的邻居,还有那些跟我有点过节的人,也都说了一遍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