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九百二十章 小小的她
    “我——”

    话到了嘴边,唐慎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微见他沉默,笑着挥了挥手,“今天下午请你的那几个战友来家里一趟吧。需要买的菜我都写纸上了,你去买。”

    说着,递给他一张纸条,笑眯眯道,“早去早回。”

    “……好。”

    唐慎看了一遍菜单,瞄了她一眼,这才推出来自行车,骑着去菜市场了。

    他走之后,林微去了厨房,小心摸了一下炉子上的水壶,见已经热了起来,便找了洗菜的盆子,倒了热水进去,袖子一挽,拿出来碗碟开始洗洗刷刷。

    这边很长时间没有住过人,想要待客,厨房和正房肯定要打扫一遍。

    厨房先打扫,等会儿唐慎回来再让他打扫正房和院子。

    酒盅,碟子,杯子,碗筷,洗好之后又换了热水烫着,这才拿着抹布厨房里的台子。

    厨房里都用了瓷砖,只不过脚下的瓷砖和台子及墙壁还是有些不同的。

    把台子刚擦好,唐慎那边就骑着车子回来了,见她拿着拖把要拖地,赶紧把车子放好,拎着菜进了厨房,夺过她手里的拖把,指着一边道,“你先去那边晒晒太阳,等会儿地拖干净了晾晾你再进来。”

    林微顺从站到一边,看着他认真拖地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唐慎看过去,却见她笑吟吟地看着他,似乎觉得有什么很有趣一样。

    “你真不说?”林微暗暗叹了口气,“结婚之前,不是说了吗?有什么事儿要摊在明面上说,不能藏着掖着,各自猜来猜去。”

    她不太明白他怎么突然低落起来,但看他不开心,心里也不舒服。

    俩人在一起的时间本就少,有些事儿还是不要占据太多这些宝贵时光了。

    “我之前说那些话,你似乎并不开心。”

    唐慎也干脆,她问了,他也算是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什么?”

    之前哪些话?

    “就是……洗碗的时候……”

    “早上?”

    林微追问。

    唐慎沉默。

    林微“扑哧”笑出声来,简直不能忍,“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高兴的?”

    这次他回来,似乎有些变化,好像是有什么压抑黑暗的东西在涌动。

    联想到这次假期是特批,林微若有所觉。

    唐慎:“……没有不高兴?”

    可她没回应。

    似乎,还有点苦恼。

    大学里的生活,大学里的人,确实要比他们部队丰富多彩多了……

    “你过来。”

    林微满脸严肃。

    唐慎放下手里的拖把,颇有些沉重地走过去。

    她要说什么?

    “你怎么了?”林微望着他,“我是你的妻子,如果不涉及保密条例,我愿意听你说。不用怕我害怕,也不用顾虑那么多。”

    她听过的,在资料上见过的,甚至亲眼所见的,不难勾勒出他们出任务时的危险。

    张军的胳膊,算是他们对“伤”的定义里,最轻的吧?

    唐慎心猛烈一跳,看着她就红了眼眶,咬紧牙关,半晌才道,“不能说。”

    这次任务,需要高级保密。除了他的直属领导知道,除了他们几个出任务的人知道,再也不能透露给其他人。

    那事儿,得烂在肚子里,即便是他们几个出任务的人也不能再说半个字。

    林微看着他红着的眼睛,心里有些抽痛,脖子也像是被人掐住一样,难受得很。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

    林微踮起脚,抱住他,“你看,你们要保护的人都在你们的保护中啊。”

    唐慎弯腰,回抱住她,脑袋窝在她的肩窝,混身上下僵硬至极,分明是在克制什么。

    林微眼睛发酸,当感觉到脖子里的湿意和他压抑的鼻息,眼里“唰”地掉了下来。

    她再没有这一刻那么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内心。

    她心疼他!

    她这辈子就认定他了!

    “你要是心里不舒服,”林微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咱们就多做些对他们好的事儿。”

    林微絮絮叨叨的说着,“退伍的,咱们进行就业再培训。烈士家属,咱们进行帮扶。无父无母的烈士遗孤,咱们办学收养。”

    “可能我说的不是太全面,但事情只有做了,才能知道怎么改进。一步一步来,总能帮到咱们想帮的人。”

    老爷子和他的战友在努力推进这样的事儿,她一样也能让他不必背负那么多!

    或许,在此刻,那一闪而过的念头会是她以后的生活目标……

    林微轻轻拍着他的背,感觉到他发泄了过了,这才轻轻推了推他。

    唐慎微微松开她,“?”

    “你不是想知道今天早上刷碗的时候,我为什么表情不对吗?”林微勾勾手,笑得眉眼弯弯,眼波如犹如浸了水的新月。“你低头。”

    唐慎依言照办,心快了一拍。

    他似乎明白了……

    林微勾住他的脖子,凑上红唇,在他坚毅的唇上咬了咬,又“啾”了一声,才道,“我当时很开心,就想着怎么才能让你知道我的开心。”

    说着,林微就要松开他,却被他扣紧了腰肢,霸道道:“就这样说!”

    林微笑倒在他怀里,“我当时想亲亲你来着,可是你也知道嘛,家里有老爷子,还有金花……”

    她当时是想着,怎么才能偷袭他,而不被老爷子和金花看见听到。

    结果,还没等她想明白,这人就转身了,还脸色很不好。

    起初她没明白过来,就问他。结果他不说,她就来劲儿了,想看看他能憋到什么时候。

    现在看看,憋不住的明明就是她……

    林微唾弃自己。

    太不矜持了,太没耐性了,只是看着他拖个地,她就心软了,巴巴赶着给他当知心人了。

    “原来你想偷亲我!”

    唐慎一把抱起她,让她高出自己许多,然后咧嘴笑道,“来来来,给你个机会,使劲儿亲,不用偷袭!”

    “还来劲了是吧?”林微被举高,心里有些害怕,双手却抱着他的脑袋,睥睨道,“以为谁不敢似的!”

    “你,把脸仰起来!”林微眼睛闪闪地命令,“我得看看哪里好下口!”

    “都可以下口。”

    唐慎抬头看着她,林微甚至可以从他瞳孔里看到小小的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