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九百二十九章 谈话
    因为下雨,吃过饭,唐慎和林微并没有急着走,而是陪着两老闲聊。

    等雨停下,两人才拎着程曼准备好的菜干出门。

    他们过去的时候,李先生正在和王阿珍下棋,孙芳不在,老王头也趁着午饭和晚饭中间的这段时间回家去了。

    “林微,过来替我的位置,你们俩来下棋。”李启站起来,指了指王阿珍,然后又对唐慎道,“你跟我来书房,我有话问问你。”

    他面色严肃,似乎很想挑刺儿。

    王阿珍以为他是想说教唐慎,提醒了两句,才放俩人离开,转而笑着和林微一边聊天,一边下棋。

    林微棋艺不比王阿珍,没多久就败下阵来。

    于是,王阿珍干脆收了棋盘,转而问起了她的学业。

    而在书房,李启那颇似横鼻子竖眼的表情坍塌下来,揉了揉鬓角,才疲惫道,“黄金仓的事儿你知道多少?”

    想到黄金仓那个畜生,李启就觉得脑门上的筋都在跳动,他怕因为他,黄金仓对林微下手。

    这一段时间,他并没有得到黄金仓的消息,便知道这人又准备使用龟缩大法,以不变应万变,让别人无法找到他的错处。

    他担心林微。

    因为林微不像他,可以整日呆在家里,把危险拒之门外。

    所以,见到唐慎,他准备把这事儿说给他听,让他给林微分担一些。

    “我知道的,大概和先生一样多。或者,”唐慎顿了顿,看了他一眼,才道,“还不如先生。”

    他们才是一辈人,也率先经历了那么一段难熬的岁月。个中情形,只有他们知道。

    这些年月过去,也没有什么能说不能说,李启平静中略带一些愤恨地把他和黄金仓之间的事儿大致说了一遍。

    “他这个人比较阴险狡诈,但关键时刻又比较沉得住气,所以对上他的时候,需要的耐心往往超乎你的想象。”

    李启叹了口气,“你要是想背地里协助调查,除了关注他,他的儿子也不要忽略了。”

    “明白。”他找了人暗地里跟着了,只是到目前为止,黄金仓还没做过让人生疑的事儿。

    跟梁芜茵也似乎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但他不相信这个表象。

    所以,人一直没撤回来。

    李启叹了口气,微微垂下头,这事儿虽然没有任何线索指向黄金仓,可确实是遇见他之后,才发生诬陷的事儿的。

    如果真是黄金仓,那林微这次受害的确是因他而起。

    唐慎站得笔直,从他的方向看过去,李启头上的白发似乎又多了一些。

    “先生不用自责,我们受了您的教导,理当负起责任。”

    唐慎感觉到屋里的亮堂,扭头看了一眼外面,转过头来,说道。“黄金仓谨慎,不敢冒进,也算是个好消息,我的人能有更多时间去搜集信息。”

    老爷子点点头,“这事儿咱们几个知道就好。”

    他不想妻子知道。

    “明白。”

    俩人说完,沉默了一会儿,便一起出了书房。

    王阿珍看着李启,嗔怪道,“孩子才回来没多久,也不是乱玩不着家,你说两句就好了,还拉着人在书房里说那么长时间。”

    军人啊,哪里就能当的那么轻松了?不是说想回来就能回来的。

    “也就这一次。”李启笑笑,走过去摸摸她的手,见有点凉,赶紧弄了个暖水袋递给她。“你先暖暖手,我也暖一会儿,等会儿好给你按摩。”

    林微和唐慎本来就还有事儿,在李启这儿呆了一会儿,便提出告辞。

    等俩人从院子里出来,林微有些好奇,“你们在屋里说什么?”

    “黄金仓的事儿。”唐慎说着,认真看了她一会儿,有些不放心,直接道,“我知道你的专业水平,即便不去上学,那也完全没问题。你在家休养,只考试去几次怎么样?”

    这些手续,他都可以趁着还在首都,帮她全部办妥当。

    “既可以规避风险,也能休息一阵子……”

    “好。”

    “之前你一直连轴转,都没有……”唐慎正准备继续说点什么,却被她的干脆难得炸的楞了一下,“什么?”

    “我说好。”林微笑眯眯的,“可以啊。都行。”

    她本来是想申请提前毕业的,可是想着毕业之后跟学校的联系可能会变淡,可能也遇不上那么多单纯的同道中人,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之前爷爷他们也是这样说。只不过当时大家都在忙,就没跟老师好好提这个事儿。等开学吧,开学了再好好弄这个申请。”

    现在都放假了,学校里估计也就只剩下巡视校园安全的人了。

    “趁我在,现在就把手续办了。”唐慎坚持,“你们学校的台阶不少,去陈老师和孙老师那里,需要爬的楼层不少。”

    “都要过年了呀……”林微无奈,“耽误他们过年不好吧?”

    她推了推他,“走啦,走啦,不是要去公安局吗?再晚一些,他们估计就下班了。”

    “你不用担心,到时候我带着小钱过去,跑腿儿的事儿都交给他。”

    唐慎被她推着背走,有点好笑,“行了,都随你。”

    他再另想办法保证她的安全吧。

    俩人去公安局的时候,局长还在,倒是以前那个到机关门口逮她的那个队长不见了。

    他的办公室里,换了个人坐。

    林微经过的时候,看得分明。

    “来了?”

    局长笑笑,指了指面前的椅子,“说吧,有什么事儿?我的习惯你们可能也清楚,没调查清楚的事儿,我一般不会说出来。所以,你们看着问吧。”

    “季叔,先给您拜个早年。”唐慎笑着拉开椅子,让林微坐下,自己才大开大合地坐在另外一张椅子上。

    “别,你给我拜年,我总觉得没啥好事儿。”

    “有好事儿的,季叔。”

    林微笑眯眯地看着他,“这应该是个大惊喜。”

    大惊喜?

    对他来说,还有什么是大惊喜?

    季局看着林微,摇摇头,他只想在这个位子上做一辈子,不求升官发财,只求一个罪犯都别想从他手上逃脱。

    经历了那么多案子,看过那么多阴暗的,或者无可奈何逼上梁山的人性,很少有什么能触动他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