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九百三十八章 听你的
    B超?

    林微顿了顿,做倒是要做的,可是现在做会不会太早?

    再说,外公可是国手!他都说好了,还能有什么不好的?

    “爷爷,您别着急。”她安抚他,“这事儿听妈怎么说,我再怎么做吧。她对这些应该了解的。”

    婆婆没说让她去做B超,外公也没说,所以她还真就没想过。

    不过,等到快生的那几个月,还是需要做一下B超的,省得脐带绕颈而不自知。

    “你妈最近忙着呢,都没空回家。”老爷子直接命令道,“这样吧,你们明天去你们外公那儿一趟之后,再去你妈那边一趟,问问她这个B超的事情。”

    现在,国家提倡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尤其是国家公职人员,就更需要遵守这个规定了。

    一对夫妻只让要一个孩子,那能不金贵着吗?

    肯定是从肚子里开始,就各种注意着啊。

    “都听爷爷的。”

    林微对老爷子的唠叨,觉得还挺暖心,爽快答应了他的要求。

    唐慎在一边听着,没有应和,却还是听在心里。

    脑子里过了一遍明天需要带的东西,发现没什么遗漏了,这才看过去。

    这一看,顿了一下。

    老爷子目光极其凶残!

    “爷爷?”

    “……”老爷子盯了他一下,冷哼一声,扭头,把门推开,让林微进去,砰一声把门关上。“自己反省。”

    刚才他说了啥,估计他都没听见吧?

    反省?

    他需要反省什么?

    唐慎试了一下,发现门还可以开,打开走进来,对着仿佛孩童似的老爷子头疼道,“爷爷要我反省什么?刚才您说的话我都听着呢,没说话,只是在想明天去医院需要带哪些证件。”

    如果明天到那儿需要做B超,证件带齐了,也省得再跑回来一趟。

    “那明天如果需要做检查,在做之前你先问问你妈,做这个有没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如果有,咱就不做了。反正你外公医术也是数一数二的,咱就不搞那些西洋玩意儿了!”

    虽说他对这些西洋玩意儿挺不感冒的,可如果对孩子好,他还是愿意接受的。

    “爷爷,您放心。我妈在医学上比我们懂,真要是有问题,她不会让我们做。”唐慎看了林微一眼,回转视线,无奈道,“爷爷,您别紧张。”

    “你妈又不是妇产科医生,这些她能懂?”老爷子表示怀疑。

    林微朝听到声音出来的金花点点头,然后对老爷子说道,“应该在实习时期轮转过科室。再说她们医院人很多,妈可以去问的。”

    见老爷子还是想辩驳,她赶紧转开话题,“爷爷,今天的饭是你和金花做的?”

    她实在不想跟老爷子来一场别开生面的辩论会!

    还是直接找医生来的粗暴直接有效。

    “我,我不会做。”金花摆摆手,脸有些红,“我就是打打下手。”

    洗洗菜,递个东西罢了。

    他们吃的东西,比她来大院之前吃的精细多了,她不敢动手,也是怕糟蹋了这些吃食。

    林微勉励了她几句,然后跟着过去端菜上桌。

    唐慎把林微的挎包放进卧室,紧跟着挽袖子进了厨房。

    陶罐里还炖着鸡汤,他找了个托盘,用布垫着,握着把手放到托盘里。

    “不盛到汤碗里吗?”

    林微正端了一盘炒土豆丝,看见他的动作,赶紧道,“别都端走,爷爷说了,爸没吃饭就去给妈送饭了,让给留点。”

    要是往常,连带陶罐全部端上去也能保温,吃到最后也不会觉得凉掉。

    只是今儿得留饭呢。

    “好。”

    唐慎放下托盘,找了个白瓷汤碗出来,倒了一部分。

    林微见状,这才端着土豆丝往客厅走。

    金花跟她走了个迎面,“嫂子,就剩一盘炒菠菜了,我去就行,你不用再跑一趟。”

    “好。”林微颔首。

    金花到了厨房,看了唐慎好几眼,终于鼓足勇气,问出了一直以来想问的话,“哥,我想问问,我大哥牺牲之后为什么没有抚恤金?”

    连死因都是含糊不详。

    爷爷不说,爸妈也不问,她很不理解,现在她们家就剩她一个了,她想知道这里面的原因。

    而且,在内心深处,她总觉得她哥没死。

    “为什么问我?”

    唐慎漫不经心地盛着鸡汤,看都不看她一眼。

    “……我,我不敢问叔叔。”金花小心翼翼,“爷爷年纪大了,我也不想他操心……”

    见唐慎无所谓一样,金花有些着急,“为什么他们对我哥哥的死因也是含糊不详?”

    她在大院里虽然时间不长,但比之前对部队的了解更深。

    所以,以前脑子里的这个问题越来越显眼,让她不得不找个安稳的人问出口。

    “有没有抚恤金,死亡性质决定。”

    “死亡性质?”金花喃喃,精神恍惚了好一会儿,才咬牙问道,“什么是死亡性质?”

    难道她哥哥不是因公牺牲?

    难道她哥哥……是叛徒?

    金花不相信自己脑子里蹦出来的念头。“我哥哥说要做好人,说要做为国为民的好人的!”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做叛徒?

    “一切都会变。”

    金花的哥哥?

    唐慎脑子里迅速搜索,终于找到了一个金姓少年的脸。

    他是金花的哥哥?

    那些年,他对休假不感兴趣,也不想休假,于是就趁着所谓的休假时间去帮忙训练训练所谓新兵里的好苗子。

    那个看起来大概一米七,瘦瘦的宛若书生一样,一看见他就双眼放光,仿佛看见了标杆一样的年轻人?

    “我哥哥不会变。他喜欢绿军装。”说到她哥,金花强硬了不少。那怯怯的模样似乎也有了点变化。

    如果不信,你也可以亲自走走这条路……

    唐慎想说这个,可看见身后林微的摇头,终究还是咽了回去。

    林微比划了几下,唐慎张嘴转述道,“等你大学毕业了,进入工作岗位,你先看看你自己的初衷是不是会变,再来说这个问题。”

    他家媳妇儿是这个意思吧?

    林微给他比了个大拇指,然后在金花发现之前,转身回了座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