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九百五十二章 包住
    冯念准备陪老爷子两天,就让林微和唐慎先离开了。

    “刚才害怕了?”

    回到家,唐慎一边开门,一边问笑问她。

    “我没见过外公这样。”

    林微点点头,诚实回答。

    当时是有点怕的,太突然了,后来就还好。

    等进了屋子,唐慎看了一下时钟,显示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半。

    “瞌睡吗?”

    “不瞌睡。”林微摇摇头,“昨天睡得很好,今儿就不怎么困了。”

    昨晚她睡的昏昏沉沉,但还是能感觉谁在给她按摩头部,而除了唐慎,再无二人。

    “那等会儿你躺下,我再给你按按。”在部队,经常训练,对于那些新兵蛋子来说,这样的强度下来不舒缓一下估计就要废了。

    他在部队学了一些,还专门去老爷子那儿取取经,按摩起来还是有些章法的

    “好。”

    林微一进门,就换了一双棉拖,给唐慎也递了一双,“下午也不出去了,你也换换鞋吧。”

    刚才回来的时候,外面的天灰沉沉的,像是要下雪的样子。

    她趿拉着拖鞋,“哒哒”地凑到玻璃窗前,看了一会儿,又走到客厅门口,朝外一看,对正在倒水的唐慎道,“外面下雨了。”

    “嗯,你去坐着吧,我给你倒杯水就过去。”唐慎抬头,“这两天天气不好,外面没晾晒什么东西,就是鞋子,也都是在廊下。”

    廊檐比较宽,外面也没刮风,雨不会湿到鞋子。

    “嗯。”

    难得的二人时光,又不用去交际,林微心里涌上一股轻松惬意,踢踢踏踏地去沙发上坐着了。

    家里客厅有两个,一个是正厅,一个是把西间改造出来的。

    正厅放着中规中矩的原木桌椅,厚重内敛。

    西间的这个客厅就比较休闲了,里面摆放着宽大的布艺软沙发,中间放着条形小茶几,每个沙发边上还有一个比沙发略高的圆形茶座,上面或空着,或摆了装饰花艺。

    她不经常在,所以养在盆子里的花几乎没有。

    两个客厅中间有个博古架,上面放了几本书,造型独特的花瓶,还有一些有趣的摆件。

    唐慎端了两杯热水,放在沙发中间的长方形茶几上,在林微的视线中,又走了一趟,最后抱着个果盘坐在她身边。

    “山核桃?”

    林微捏起来一个,在他眼前晃了一下,笑道,“什么时候买的?”

    唐慎盘腿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和林微面对面,把她手里的核桃拿过来,一边用劲儿,一边道,“不是买的,是我们大厨给的。他说难得弄来两斤,给咱们孩子补补脑。”

    林微一边听,一边看他徒手剥山核桃,看了一会儿,有些心疼他的手,起身去旁边的工具箱拿出来一把钳子,递给他,“用这个。”

    山核桃那么硬,上面还没敲开口,徒手弄开估计他是可以,但是也太费劲儿了。

    钳子递给他,林微学他盘腿坐着,双手手肘拄着腿,托腮凝眸,一会儿看看他的脸,一会儿看看他手里的核桃,听着他低低沉沉地说话。

    “张军的事儿你不用管了。”

    唐慎把手里的核桃仁递给她,见她就着他的手,倾身覆过来吃了,笑笑看着她,“好吃吗?”

    “好吃。”

    林微也不想什么脸皮厚不厚的问题,眨眨眼,冲他眉眼弯弯一笑,强调道:“极好吃。”

    唐慎摇头轻笑,声音从喉咙里低低传出来,让音色加了几分绵柔的暖意。

    “张军的事儿你不用再惦记了,我那边得了消息会告诉你。”

    怕她刚才注意力全在核桃上,没听见他前一句话,他又说了一遍。

    “好。”

    她现在这个身体状况,本就是小心翼翼守护着,去看张军是不可能的。

    “看样子年前那个案子不会有太大的进展了。”唐慎皱眉,“如果期间碰上梁芜茵,你就直接走人,她可能脑子有点问题,别跟她硬碰硬。”

    他一般都是早上得到消息汇总,虽然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异常,但梁芜茵跟以前相比,变化有点大。

    平静的,又蕴藏着危险。

    唐慎停下手里的动作,眉毛皱起,心里闪过几个保护林微的人选。

    算了,这样安排之后他还是不放心,直接请战友来保护一段时间吧。

    “怎么了?”

    林微点点他眉心,“你放心,我什么情况我自己清楚,如果遇上她,我掉头就走。”

    想想,如果她突然推她一把,而她没站稳,也是极可怕的。

    “明天吧,我去问问季叔,看看胡有粮吐出来多少东西了。”

    最好有个线索能让他们顺藤摸瓜找到幕后的人。

    明天?

    明天还不知道天气怎么样呢。

    林微扭头去看外面,却突然顿住,头也没回,揪住唐慎袖子晃晃,语带兴奋:“看外面,下雪了!”

    外面的雨似乎停住了,纷纷扬扬的雪花悄无声息地登场。地面上因为有雨水,并不能看出白色来,但是树上就不一样了,上面已经挂了一层白。

    “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子!”

    院子里有一棵枝繁叶茂的石榴树,纸条纤细,分叉的地方更是如此,如果落了雪,大概就像书里形容的北国风光,如雾凇一样吧?

    “很期待?”

    “对啊。”林微回头,一下对上他的视线,愣了几秒,踮脚勾住他的脖子,对着他的嘴唇亲了上去。

    原来她不知道的时候,他看她,依然眼里满满都是她……

    唐慎呼吸一滞,化被动为主动,撬开她的唇舌,缠了上去。

    他怕擦枪走火,所以这几天一直做俯卧撑或者别的事儿让自己不去想那些旖旎的事情。

    可不去想,不代表真不想。

    新婚夫妻,一段时间没见,本就小别胜新婚,这一吻就颇有些干柴烈火的架势。

    不知什么时候,衣服都已经凌乱,两人气喘吁吁。

    唐慎看着她,鼻息有点重。

    林微回望他,胸脯起伏不定。

    无言半晌,唐慎身体侧开,脑袋砸到她颈窝,无声叹气。

    林微好笑地揪了揪他短短的头发,轻声笑。

    见她如此,唐慎深深呼吸了几下,咬牙拽过旁边叠的整齐的羊毛毯子,恨恨抻开,一把把她包了个结实。

    然后起身,走路姿势颇有些外八的抱着人塞进被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