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九百五十六章 这个雪天有点暖
    冬日本就静,再加上下雪,偶尔几声麻雀的脆鸣就显得尤为清晰。

    林微和唐慎并排坐在沙发上,腿上盖着同一张毛毯,捧着水杯,透过修整后的透亮玻璃窗看着外面的雪花纷纷扬扬,偶尔低语几声,惬意无比。

    雪越下越大,似乎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唐慎不时碰碰她的脚踝,引得林微看他。

    “我不冷,之前外公调理过之后,我一般不怎么会手脚冰凉的。”

    唐慎笑笑,问她,“晚饭想吃什么?”

    “不知道。”

    她似乎并没有什么想吃的。

    “弄个热锅子烫菜吃吧?”厨房里有什么东西,唐慎都还记得,“厨房角落里的煤炉子和蜂窝煤可以用上,到时候直接把锅放上去就行。”

    “不好吧?”林微迟疑,“不是不提倡在内室用煤炭吗?”

    不是室内二氧化碳达到一定的量,人会中毒来着吗?

    “就在厨房吃。”

    唐慎说着,下了沙发,“厨房通风透气性不错,围着炉子也不怎么会冷。”

    这倒也是个办法。

    林微点点头,就要跟着一起去厨房。

    厨房里还有点鸡肉和猪肉,油条也有七八只,不过放了两天,估计有些风干掉了,应该是不影响吃的。

    菠菜两把,白菜有四棵,一些香菜,萝卜土豆,还有就是她妈做的菜干,木耳这些东西。

    算算,做涮菜也尽够了。

    “生炉子有点呛人,你先在客厅呆着,等我弄好了炉子你再过去。”

    叮嘱好林微,唐慎去杂物间拿了斧头,还有几块小臂长的木板,去了廊下。

    木板被他劈成指头大小,细细码成一摞,那整齐的样子,让旁观的林微想起来他被子的整齐度。

    “你们当过兵的,干活都这样?”林微指了指那一堆粗细长短均匀,且都整齐排列的木柴,好奇道,“不会觉得麻烦吗?”

    唐慎蹲着劈柴,闻言抬头,笑看她一眼,“不全是,但也不少。”

    习惯了,也就不觉得麻烦了。

    闻言,林微肃然起敬,递过去一份早前几天的报纸。

    唐慎接过来,把报纸摊平,小木柴都被他弄到上面,然后一兜,稳稳妥妥的被他弄到厨房。

    “好了,你去客厅吧。”

    唐慎放下报纸,指了指客厅,笑着赶她走。

    煤炉子不是很重,但也不轻,大概有个二三十斤,他随便拎起来拎到厨房门口左边,把煤炉子里以前烧过的几块蜂窝煤完整取出来,又把里面清扫干净,这才开始生炉子。

    现今家家户户几乎都是烧煤炉子,放眼望去,两排大烟囱。

    有好天气的时候,很多人家就打了蜂窝煤,一排排的晒在院子里。

    等晒干了,或者稍微风干,不会轻易碎掉了,就一块块码起来放在走廊里,或者干燥的地方,找张塑料布盖在上面,怕风吹走塑料布,还会在上面压点东西。转头或是木柴,只要起个放风的作用就好。

    唐慎生煤炉子还是有一套的,在煤炉子最底部放了三团抓皱了的报纸团,然后就在上面三横三纵地搭起了小木柴,每隔一段就再塞两个报纸团,然后继续搭架子,差不多了,直接火柴引燃报纸。

    直到小木柴被引燃,自己烧起来,才把蜂窝煤放在上面。

    林微见没有烟雾气了,慢悠悠地踱步到厨房。

    她过去的时候,唐慎已经把木耳和菜干先泡上了,这儿正拿着鸡肉和猪肉准备清洗。

    “那我削土豆吧。”

    林微看了一圈,拿出来三个男人拳头大小的土豆,拿了把削皮刀和小盆子,找了个凳子坐下准备削皮。

    “你去把白菜叶子给掰些下来,土豆等会儿我来削。”唐慎一边清洗肉,,一边对她嫌弃道,“你看你那个拿刀的姿势,万一割伤手了有你哭的。”

    林微瞪他一眼,“不带这样儿埋汰人的!我做饭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了,区区几个土豆而已。”

    怎么可能搞不定?!

    她只是不怎么喜欢土豆丝,所以不常碰罢了。

    但如果有肉,和肉一起炖煮,她还是蛮喜欢的。

    小时候没什么机会吃肉,干巴巴的土豆丝着实不如猪油炒萝卜丝。

    而且那时候怕浪费,土豆皮都不用削,洗洗了事儿。后来皮是不吃了,但也是用铁汤匙去刮蹭上面褐色的皮,几乎不会刮下土豆肉。

    真要是伤到了土豆里面,奶奶能暴吼好几天。

    这印象太深刻,以至于她现在都记得。

    说着,林微调侃他,“你是不是觉得我削的土豆皮太厚,浪费食物,所以不让我弄这个?”

    那白菜叶子还用掰吗?一刀下去,根切了,叶子自然松散,轻轻松松就弄好,两分钟都不用。

    “你想多了……”

    唐慎说着,无奈摇摇头,也不阻止她了,手起刀落,很快案板上就出现了两片薄薄的肉片。

    拎起来肉片对着光照了照,他有些不满意,摸出来角落里放着的磨刀石,到外面磨刀去了。

    肉片不够薄,涮起来费劲儿。

    等他刀磨好,林微已经削好了一个土豆,另一个土豆也差不多完工了。

    唐慎坏笑着夸了她两句,这才去片肉。

    林微白了他一眼,没搭理他的调侃。等土豆削完,接了水正准备清洗,又被他抢了去。

    “我没那么脆弱啊。”她很无奈,“就是洗个菜。”

    “水凉。”

    唐慎头也不回地给了她俩字儿,迅速洗好了土豆。

    接下来,只要是涉及到清洗的活儿,几乎都被唐慎揽下。

    林微干脆不管这些了,直接去配涮菜需要的调料。

    花生需要炒熟,然后用刀拍成花生碎。大蒜需要剥皮捣成蒜泥,还有香菜末这些东西。

    这会儿煤炉子已经好了,唐慎把那块引燃的煤夹出来,把之前烧过的煤块放进去,这才把夹出来的煤放在烧过了的三块废煤渣上面。

    把煤炉子拎进厨房,唐慎拿着锅,长身而立,动作熟练地拿锅去炒花生。

    林微拿出来一个盘子放在灶台,然后含笑站在他身边看着。

    炒好花生,他就着锅子直接把还带了点肉的鸡骨头和猪骨加料放进去翻炒了几下,见有点焦黄色出现,舀了两瓢水进去,然后盖上锅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