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九百六十一章 老地方啊
    “我相信你们的。”

    林微点点头,温声道。

    老一辈人,比年轻一辈更珍惜得来不易的和平,对于为和平做过贡献的战友,也是念念不忘。

    他们愿意为国家无私奉献,希望看到祖国强大。

    大概,气节和奉献是这一辈老兵的烙印。

    林微跟老爷子又说了一会儿,进厨房看了一下砂锅里的鸡汤,又看了看炉子下的煤球,见几乎看不到火星,便不准管了。

    这样炖一晚上,到第二天再吃,味道会更好。

    不过,也许是考虑到她,里面只是放了几颗打了结的小葱,其他的食材几乎没放。

    林微洗漱完,才从卫生间里出来,就见金花欲言又止地看着她。

    “……怎么了?”

    对金花,林微还是抱有几分戒心的。大概因为是不了解,大概是因为她的性格,所以她始终无法像接受孙姐一样接受她。

    “嫂子,我有一道题,怎么都解不出来,你能帮我看一下吗?”

    金花犹犹豫豫地道,“我知道可能耽误你时间了,可是解不出来这道题,我睡不着……”

    林微其实是被突然出现的金花吓了一跳的,她刚回来的时候不见她,还以为她是休息了,所以也没在意。

    再加上她亲眼看到老爷子去卧室休息,这么冷不丁冒出来一个人,还是大晚上,人说话又轻飘飘的,说真的,还真挺让人心肝发颤的。

    “可以。”

    林微说着,把头发散下来,一边按摩着头皮,一边往客厅走,“就在客厅里说吧。”

    刚参加高考没几年,一些知识点她还记的。

    看着金花指出来的问题,林微先写出来一个公式,然后才问道,“这个公式学过吗?”

    金花一愣,要用到这个公式?

    “……记的。”

    听她这么说,林微拿起笔准备给她讲解,只不过讲解之前还是说了一句,“这个公式经常会用到,有时候,也会进行一些延伸。只要真正理解了,活学了这个公式,这道题就不难了。”

    林微语调和语速都正常,没有责怪,没有看不起,只是明明白白指出来关键点。

    金花涨红了脸,低低“嗯”了一声。

    林微给她讲完,见她眼神还算清明,带着恍然大悟,便知道她是理解了。

    想了想,便顺带着这次讲解,把她还记得的公式和知识点给金花串讲了一遍。

    等起身的时候,金花说了声谢谢,便跑进了屋子。

    林微看了看手表,上面的时间显示的刚好是十一点五十分。

    距离唐慎走,已经有五个小时了……

    林微摇摇头,打了个呵欠,回房休息。

    夜静,人安。

    而唐慎半夜归队,门口的哨兵看见他,例行检查了证件,赶紧放行,并传达上面的命令。

    唐慎闻言,神色沉冷肃穆,背着背包,连分的家属区的房子都没回,直接去了目的地。

    会议室门口守卫的人敬了个礼,直接放行。

    看到这一幕,唐慎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

    “这就是任务。”

    庄中华甩给他一叠子资料,语气冷凝的背后充满着火气,“你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翻阅并确定要带过去的人。一个半小时后,出发!”

    王八犊子!

    这才打了Y战,一群畜生就想捡便宜,格老子的!也得看看他允不允许!

    唐慎耳朵听着,嘴里简短的应了一声,脑子里一边记忆这些资料,一边确定战术,最后点了几个人的人名,然后背着背包,迅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兼临时休息处换了作战服,下一秒已经边扣风纪扣,边往外走了。

    这次任务时间可能有点长,归期不确定,所以林微那边要是有麻烦,他可能兼顾不了了……

    唐慎有点愧疚,却还是迅速把这股子歉疚抛之脑后,心里脑子里全是对刚才看到的那份资料的再分析,以及会出现的种种可能。

    “报数!”

    唐慎一到,直接甩出两个字儿。

    见人都到齐了,直接带队坐车离开驻地。

    至于分析战术,车上完全可以。到了目的地,还要针对当地的风俗习惯和环境气候做出调整。

    所以唐慎并没有在驻地就开始讲述任务。

    就这样,在众人都在安睡的时候,一群铁骨铮铮的汉子彻夜奔袭,悄悄守护了他们一方小天地的安宁。

    天冷,有雪,无事儿,睡足了的林微在被窝里里又呆了一会儿,这才起床洗漱。

    闲着无事儿,她也得好好写写来年的规划,然后再问问老爷子唐家这边的人情往来,然后过年的时候也好有个准备。

    厨房里的鸡汤不错,林微也不想麻烦了,直接倒了砂锅里的一半鸡汤到锅里,又加了两瓢水,盖上锅盖,然后拿了一把小青菜择洗干净放着。

    最后想想,来了兴趣,煮了几个鸡蛋,等了个几分钟,把鸡蛋拿出来,皮剥了,直接扔砂锅里,算是来了个简单的卤蛋。

    刚把砂锅的盖子盖上,就见老爷子穿戴整齐地从卧室里出来,看那精神头,估计也醒来一会儿了。

    林微笑眯眯跟他打了个招呼,道,“爷爷,昨天下雪了,今天化雪会更冷,就不要出去锻炼了吧?”

    大院里的雪都已经干净了,但是难保地面就不滑。

    老爷子迈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来,笑呵呵地应了。“行,那我就在客厅了打一套拳吧。”

    林微看了一会儿,觉得跟唐慎打的不太一样,就直接问了老爷子。

    “以前我们就图个能杀敌,这会儿的加了点东西,更统一了。”

    老爷子收了势,走到厨房门口跟林微讲,“现在的这套啊,还有点养气功夫在里面。”

    老年人说起从前,总是滔滔不绝。

    老爷子也不例外,说着说着,就讲到了那些年还在打仗的时候。

    见林微没有不耐烦,他也乐意有个人听这些,于是越讲越兴奋,兴奋到最后想到牺牲的或是离世的战友又觉得心里难受。

    林微见老爷子沉默,佯装没看出,疑惑道,“爷爷,咱家的龙须面放哪儿了?锅里水开了,该下面条了。”

    “老地方啊。”老爷子一边说,一边疑惑地站起来,“从来没变过地方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