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九百六十三章 太激动了
    “先等等。”

    唐老爷子看着屋子里投射进来的漫漫阳光,紧走两步打开了门,“我去外面看看再说。”

    要是天气好,雪也化了,路上也没结冰,那他们可能还得去走访。年前这几个月光把精神头用在别的事情上面了,走访登记这事儿,还真没什么进展。

    他们几个老头子就想着,年前能登记多少登记多少,多走访几个周边地方也好,就当是提前宣传告知一下,让退伍了的,尚且还有劳动能力的知道,可以到这边进行咨询,他们给予创业帮助和其他工作上的指导。

    那些没有行动能力的,到时候看了情况之后,再具体情况具体办理。

    其实,目前他们也没有想到什么特别好的法子,只是想着赶紧走访一些退伍兵,听听他们是怎么想的,遇到的困难是什么,做个登记,大家也好商议一下,看看是不是给定个困难等级,或者事情的难易程度,省得人多了出乱子。

    老爷子光是想想,都觉得麻烦。

    林微没跟着出去,而是回卧室去拿挎包。

    户口本存折之类的东西都放在一起,都塞在挎包里,真需要用了,随时可以拿了走。

    林微拿了包,站门口往外看。

    小钱一直跟在老爷子身边,俩人不仅在路面上用脚蹭了蹭,还跑到绿化带去查看,小钱甚至还会走到花圃里踩两脚。

    两人很快回来,老爷子一身冷气站在门口,说话的时候,嘴边还能看见白色的哈气,他朝站在门内的林微道:“这个路况去周边不行,都是泥路,车会打滑,等会儿咱们去银行。”

    老爷子说着进了屋,小钱还站在门口清理脚上的泥巴。

    “除了户口本,还需要带啥?”

    老爷子从卧室里找出来户口本,走到客厅跟林微说道,“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过银行了,也不知道规矩变了没……”

    “您拿个户口本就行。”林微昨天来的时候,存折和户口本都带了,这会儿去银行,也是方便。她拍了拍自己的挎包,笑道,“其他该带的我都带了。”

    这年月汇钱相对方便,知道对方姓名,知道对方地址门牌号,那就可以了。

    地方远的,无非就是先去个信告知对方一声,让对方注意拿了汇款单带着户口本去取钱罢了。

    “那咱现在就去吧,人家银行同志现在都已经上班了。”老爷子说着,朝在厨房里还没出来的金花喊了一嗓子,“金花,我们出去一趟,你吃了饭就赶紧去老师那儿学习。”

    说完,没等金花回应,就招呼着林微和小钱麻溜地出门。

    只是才走出来,一个小战士就跑步过来,见了几个人,先是例行敬礼,然后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大红请帖递了过去。

    “这是?”

    请帖是指定给老爷子的,林微也没想着去看,结果老爷子看完,倒是把请帖给了她,“你来看看。”

    那大红请帖上面,署名写的是常明伟和林明月。如果排除重名的可能,那这个林明月就是自家孙媳妇儿的小姑姑了。

    至于这个常明伟,他还真没听说过。

    林微没扭捏,接过去直接打开看了,只是看着看着,眉毛就忍不住皱了起来。

    这是一封结婚请帖,看似没有什么问题,却又实实在在说明了问题。

    常明伟是什么人,她是知道的。当时两家订婚场地,就是在自家爸妈那个四合院。

    只是,为什么这个邀请函直接越过了她?

    常明伟家跟唐家八竿子打不着,甚至连面儿都没见过,他们是以怎样的身份来送的请帖?

    林明月不懂礼数,难道常明伟也不懂?

    还是说顾意给她难堪?添堵?

    打谁脸呢!

    老爷子把请帖给她,估计也是看出了这一点儿,想给她做面子。

    合上喜帖,林微去看小战士,问:“送请帖的人还在大院门口?”

    “是。”

    林微闻言笑笑,让小战士先回去,然后才对老爷子说,“小姑姑结婚,我一个人去就好。”

    老爷子没说话,看她。

    “这请帖咱们收到了,只不过下午还有事儿要做,就不特意请人进去坐坐了。”常明伟想做什么,林微心里清明,“想必他会理解的。”

    如果想踩着林家借势唐家,想都不要想!

    “你做主就好。”

    老爷子见林微立场分明,心里欣慰,就笑着点点头。

    几个人到门口的时候,常明伟正来来回回踱着步。

    化雪天是最冷的,他没穿那么厚,只能不时地走来走去,再双手放在嘴边呵气来取暖。

    听到有脚步声,常明伟立即看过去,唐老爷子他不认识,但林微他是认识的。

    “林微,这位就是伯伯吧?”常明伟笑着上前,给老爷子鞠了一躬,“伯伯您好,我是常明伟,明月的对象。年后二十八结婚,想请您做我们的证婚人。”

    他随着林明月的辈分来喊唐振东。

    说实话,这样大大方方的常明伟还挺讨老年人喜欢。

    老爷子笑了笑,拒绝的意思还是出来了。

    “我年纪大了,人多的地方本就不爱去,生怕磕磕碰碰给主人家添麻烦,所以啊,这个证婚人我是做不了喽。”

    常明伟也不气馁,站的规规矩矩,笑得阳光灿烂,“您不做我们的证婚人也行,人多,确实是需要注意的。年轻人磕了碰了倒是没什么,您可是老革命家,咱们国家的顶梁柱,要是受了什么伤,我这心里也不好受。”

    见老爷子没有不耐烦,常明伟心里松了口气,看着有点不好意思说道,“伯伯到时候来我们婚礼上喝杯喜酒吧,我很崇拜你们这些老革命家,有你们的祝福,我想我们以后会给更幸福。”

    林微在一边站着,看得有些纳闷。

    照理说,常明伟这一番做派,应该很懂人情世故吧?

    可请帖的事儿却是做的不太地道。

    “你们年轻人的婚礼,应该是你们年轻人的主场,我老了,就不参加了。”老爷子笑呵呵地指了指林微,“到时候我这孙媳妇儿去就行,我就在这儿提前祝你们新婚快乐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