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九百七十七章 血腥
    舍近求远,不是他的风格吧?

    林微关上门,礼貌地朝他点点头,拎着东西就往胡同口走。

    陆建华见她如此,似乎没有一点转圜的余地,她快到胡同口的时候,终于追了上去。

    林微被拦住,只好停下脚步。

    该说的她都已经说过了,再说,无非是浪费口舌。

    她也不想再说了。

    烦!

    “除此之外,我再给你两成影视公司的利!”

    陆建华不错眼地盯着她。

    明明已经气极,却还是极力忍耐,保持着岌岌可危的绅士形象。

    林微:“……”

    这年头还有上杆子追着送钱的?

    见林微还是不为所动,陆建华知道单纯砸钱已经无济于事,只好走感情路线,无奈又无措道:“我只是想见他一面。”

    “……”

    林微简直要咆哮了。

    他陆建华见陈烬一面如此困难,难道她见他一面就很容易吗?

    好歹他们俩还住在同一个地方,她和他都隔了一个海峡了!

    不是隔着一条街,也不是隔着一个城镇,那是海峡啊!

    脑子有坑吗?!

    “我跟陈烬只有一面之缘,后来再也没有联系过!”林微不耐道,“你真诚心见他,找当地跟他有关系的人不是更好吗?”

    虽然有祸水东引的嫌疑,可她有多大的能耐,能让他见到陈烬?!

    林微说完,绕过他快步往公交车站走,结果却在经过他的时候被抓住了胳膊。

    “你——”

    大爷的!

    林微差点爆粗口,顾忌着自己的身子,甩了两下没有甩掉,也不敢强力挣扎了。

    “陆先生,麻烦你注意点儿风度!”

    不是一直彬彬有礼吗?

    不是一直西装革履,扮演绅士吗?

    这是哪门子的彬彬有礼!哪门子的绅士!

    ……

    就在林微气得想要喊抓流氓的时候,那边在遛狗的高平案忽然站定,仰头看着旁边的男人,拽了拽他的裤管。

    “舅舅,我好像听见干娘的声音了。”

    他支棱着耳朵听了一会儿,挠了挠头,奇怪,好像又没有声音了呀……

    正想拽着男人过去看看,却被脚边蹭着他乱打转,才两个多月的小奶狗吸引了注意力。

    “走,去那边看看。”

    陈烬弯下腰,单手抱起高平案,顺手捏着小奶狗脖子后面拎了起来。

    骤然腾空,不仅小奶狗不安地汪汪叫着,就连高平案也惊了一下,慌得忙用两只小胖手抱住他的脖子。

    陈烬抱着高平案不紧不慢地走到巷子口,看见的就是一个口口声声说要见他的陌生男人抓着林微,而林微已经气红了脸。

    “干娘!”

    高平案松开陈烬的脖子,挣扎着就要下地。

    他要去打坏人!

    “你的狗,自己看好。”

    陈烬把高平案放下,将手里的小奶狗往他怀里一塞。

    说着,瞥了他一眼。

    高平案立时站在原地,乖乖抱着小奶狗,不敢再乱跑。

    只是垂着头,瘪着嘴。

    陈烬眼里有了点笑意,拍拍他的小脑袋,这才懒散起身,一步一踱地往两人跟前走。

    方寸之地,霎时像是被抽成了真空。

    陆建华看见陈烬的那一刻,震惊到失声,整个人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再也没有任何动作。

    心跳随着他缓慢的脚步跳动,呼吸却急促粗重,一缓一急,肺有些受不了。

    眼睛都急红了,他却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林微清楚感觉到自己胳膊上的那只手在颤抖。

    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低头去看,微微有些诧异。

    陆建华的手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颤抖着……

    至于,这么害怕?

    陈烬在那边到底是做什么的?

    林微突然有些好奇。

    甩开陆建华的手,微笑朝向面前英俊的不带一丝沉冷的男人,正要说谢谢,却见他摆了摆手。

    林微点点头,不再说话,但却离陆建华远了一些。

    陈烬在陆建华面前站定,和缓道:“听说你要见我?”

    再正常不过的话,再正常不过的语调,认真来说,甚至可以称得上平淡。

    陆建华嘴角抽抽,却说不出一句话。

    他肝胆俱裂,实在没想到被陈烬抓了个现行。

    往日里别人对陈烬的评价开始在脑子里不停地回旋,耳听他对付别人的手段也是温柔到极点,温柔到让人倾家荡产,人财两空……

    “怎么?”陈烬微微挑眉,“不想见我?”

    这句话相比上一句话,明显有点沉。

    陆建华狠狠咬了一下口腔里的肉,这才找回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我,我……”

    本想辩解两句,可是想到那些狡辩的人的下场,他赶紧把嘴边的话咽下去,低下头,弯腰九十度鞠躬,“陈爷,是我错了。”

    陈烬最讨厌的是什么,他都打听过了,怎么当时像是鬼迷了心窍,还想着铤而走险?

    陆建华背上冷汗淋淋,弯着腰,一直没敢抬起头。

    希望,希望陈烬能看在他认错态度良好的情况,不要赶尽杀绝!

    只是,不知道他这个希望能不能实现……

    如果不能,那他还有没有机会,有没有时间逃去M国?

    “错了?”

    陈烬微微笑道,“错了,就算了?”

    这语气可以称得上是温和了,可林微不知道怎么,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子压抑。

    陈烬他,难不成是混黑的?

    据说那边确实是帮派林立……

    “但请陈爷发落!”陆建华咬牙,弓着的背又微微放低了一些,“是陆某错了!陆某绝无二话。”

    “发落?”

    陈烬轻笑,沉沉的声音从胸腔里传出来,有一种让人屏息静气的血腥。

    私下调查他,明知故犯……

    他想让他怎么发落他?

    气氛顿时冷凝到了极点。

    林微心头一颤,视线在俩人之间过了一个来回。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好像要见血……

    “大陆这边财产全部捐出,那边的产业缩紧三分之一,回去之后,”陈烬余光瞥见林微偷偷摸摸的往这边打量,顿了一下,“不要再来大陆。”

    大过年,不宜见血。

    陆建华躬身听着,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心里却还是提着,见陈烬没有继续说,他也不敢抬头,只能静静等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