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九百七十八章 抱好
    “要我送你回去?”

    陈烬单手背在身后,声音不急不缓。

    陆建华闻言一愣,随即抬起头,有些不敢置信。

    就这样?

    陈爷就这样放过了他?

    他还弓着身,头却抬起来去看陈烬,脸上有些扭曲之后的放松庆幸,看着有些滑稽的诡异。

    林微有些想笑,又觉得这样的场合需要严肃,翘起的嘴角被她强制拉平。

    “想笑就笑吧。”

    陈烬见她忍得艰难,人都有些抖,颇有些无奈地开了口。

    “哦。谢谢陈家舅舅。”

    林微也实诚,他让她不要忍,她也不忍了,嘿嘿笑了两声,只不过声音还是有些压制着。

    陆建华起初以为陈烬在跟他说话,赶紧想要解释一下他没想笑,却听见林微的笑声,还有一句近乎于调侃的称呼。

    原来不是跟他说话啊!

    陆建华有些庆幸。

    他站直身子,正要跟陈烬说点感谢的话,却见陈烬冷冷斜了他一眼。

    于是,陆建华不发一言,颇为恭谨地鞠了个躬,慢慢退出林微胡同口。

    “怎么认识他?”

    陈烬见陆建华离开,收回视线,看着林微,神色平淡地开了口。

    只不过,语气却有些嫌弃陆建华的意思。

    “之前出手过一些玉石给他,后来他说有个投资项目,问我要不要加入,如此算是认识了。”

    林微觉得没什么隐瞒的,但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有些时候,当时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对,但转过头再看,却是不一样的感受。

    是她当时太急着找个投资项目升值了……

    “你需要多看书。”

    陈烬视线从她脸上滑过,然后朝抱着狗站在原地等待召唤的高平案点点头,示意他可以自由活动了。

    只是不等高平案到身边,又转向林微,以长辈教育小辈的口气,道:“多看看老祖宗留下的相人相面的书,对你没有坏处。”

    相人相面?

    他看过这些书?

    “谨记教诲。”林微有些嘴角抽抽,“只是‘人’这门学问太高深,总要有个学习到运用的过程。”

    她对人际交往本就不是太擅长,不管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

    “我怎么觉得你在说我老?”

    陈烬面上严肃,眼里却有了点笑意,摇摇头,轻声道:“伶牙俐齿。”

    时间,确实是个好东西,可以让人从一无所有,到……

    “那你认为呢?”林微指指自己,笑眯眯道,“总是比我大上不少吧。”

    她似乎听陈灵淑说过他的年龄,只是当时好像在做什么,错过了这一瞬间的记忆。

    “不是还有事儿吗?”陈烬指了指她手上的袋子,“去忙吧。”

    “嗯,今天的事儿谢谢你了。”

    林微真心祝福,“祝你在大陆的第一个新年快乐。”

    不管别人,陈灵淑肯定是高兴的。

    第一个新年?

    陈烬把这几个字儿在嘴里含了一下,眉目温润许多,“倒是个有趣的说法。”

    说完,摆摆手,抱着来不及跟林微打招呼的高平案离开。

    闲散,凌厉,又温润。

    也是个有趣的人呐……

    林微笑笑,迅速往公交车站走。

    走出去几步,她还能听到身后高平案的抗议声。

    高平案确实是生气的,爸爸跟他说过,大人说话的时候,小孩子是不能插嘴的,要等大人不说话了,小孩子才能说话。

    可是等他能说话了,舅舅没跟他提前说一声,抱起他就走了。

    都没有告别!

    也没有来得及说新年好!

    “舅舅,我很生气。”

    高平案小声音脆嫩,可话里的不高兴却很是清晰。

    “生气什么?”

    陈烬把他放下,淡然道:“既然生气,就自己走。”

    “舅舅,你要尊重我。”高平案拽住他的裤管,认真道,“刚刚我也有尊重你的。”

    所以要相互尊重。

    “尊重是自己给自己赚的,不是你随便一句话就能得到的。”陈烬轻哼,“等价交换?天真。”

    所以相互尊重不成立。

    高平案闻言,瞪圆了眼睛,脑子里两个小人在疯狂打架。

    晕了一会儿,他才结结巴巴地说道:“可是,可是爸爸不是这样说的……”

    “那我和你爸爸跟你说的那些东西,谁的更有用?”

    陈烬嗤笑一声,“你爸就是个以德报怨的,不好。”

    即便平反,即便朋友都回来,可让他姐姐单打独斗的那些年呢?

    他怎么赔?

    高平案这么一个小人儿,被高志国建立的三观轰然倒塌,可是对上陈烬的,又觉得也不是那么对,一时间整个人懵在那儿。

    听谁的?

    谁才是对的?

    “舅舅说的就是对的吗?”高平案有些迷糊,“可我觉得爸爸说的也对。”

    那些老爷爷,老奶奶还因为那些夸过他呢……

    “舅舅说的也不全对。”

    陈烬一边闲庭信步地晃晃悠悠往姐姐家走,一边跟小人儿对话,完全不去管那还不足他腰身高的小孩儿该是如何的崩溃。

    “……”

    高平案瘪瘪嘴,想着不能哭,又咧咧嘴,可也笑不出来了。

    好气哦!

    舅舅怎么坏?

    每次舅舅一来,他都头疼!

    “舅舅,那个人为什么那么怕你啊?”高平案想不通舅舅说的话,脑子里却猛然闪过刚才那个人的脸,眨眨眼,口齿清晰道,“我看他都要哭了。”

    看着很可怜。

    可是他硬拽着干娘,不让干娘走,又很坏。

    “因为舅舅比较威风。”

    陈烬毫不脸红地哄小孩子。“所以他害怕舅舅。”

    微风?

    “就像大壮和黑点一样吗?”

    爸爸也说过干娘家的那两只狗狗威风凛凛,所以,舅舅像它们一样威风?可是它们不会说话,舅舅会说话,这也是威风吗?

    “大壮,黑点?”

    陈烬终于施舍了一个眼神给他,只不过眼睛微微眯起,“狗?”

    “不是的。”

    高平案摇摇小手,满脸自豪,“爸爸说它们是军犬!军犬是保家卫国的好伙伴!”

    那还不就是狗?

    陈烬手指动了动,俯身捏了捏他的小脸,然后把他怀里挣扎的小奶狗提溜出来,和那无辜又湿漉漉的狗眼对视了一会儿,又扔回他怀里,“抱好。”

    毫无杀伤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