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九百八十二章 提前一步
    “行,你们先走吧。我们再等等。”

    孙阿姨见凌云头发还是湿的,便摆了摆手,“过年咱拉上其他几个人再好好聊聊。”

    “行。只要没有突发情况,我肯定去。”

    离退休还有几年,想要清闲日子还有的等。

    晚上临睡前,林微正窝在卧室翻行李箱呢,就听见敲门声,她站起来去开门,结果就看见老爷子拿着一个红封递给她,笑呵呵地道,“收下压岁钱,来年红红火火,大吉大利,心想事成。”

    林微欢喜地接过来,“谢谢爷爷。”

    没想到她都结婚了,还能有压岁钱!

    “那你也得谢谢我了。”冯念也笑着出现在门口,“我正说,我可能是第一个给你红包的人呢,结果被你爷爷抢了先。”

    说着,把两个红包递过去,“这是我和你爸给你的,收着。”

    林微自自然然的接过来,招呼两人进卧室,然后自己很快地走到行李箱前面蹲下来。

    “我也有礼物给你们。”

    她一边拿出那个大的木盒子,一边说道,“早就准备着呢,就等这一天了。”

    刚才就是准备拿礼物给他们送过去,结果他们抢先了一步。

    把木盒子拿出来放到卧室里的桌子上,林微把一个绒面的小盒子递给冯念,“妈,这是给你和爸的,祝你们福禄双全,岁岁平安。”

    冯念听说林微准备了好久,也有些好奇,“那我就打开看了。”

    林微点点头,含笑道:“怎样都行。”

    回去和当着面,她都不觉得有什么。

    冯念一打开,顿时惊呼出声,“好看!”

    那两个翠色的小葫芦,精致圆润,像是清晨绿叶上被阳光穿透的露水,看起来有种别样的流动透彻。

    虽然都是圆润的,但还是一眼能看出来哪一个是男人的,哪一个是女人戴的。

    见冯念对礼物满意,林微开始掏给老爷子准备的,“爷爷,这是给你的。”

    两个十二公分的木盒子递到老爷子的面前。

    老爷子喜滋滋的,“我有俩礼物?”

    “嗯。”

    林微被老爷子眼里的欢喜打动,“您看看喜不喜欢。”

    老爷子当场打开,然后有些傻眼,沉默半晌才喃喃道:“绿色的夜明珠?”

    那两个拳头大小的珠子,看着就是好货……

    这东西他放哪儿好?

    圆的,一个摇晃就要跑,万一摔碎了……

    “这是健康手球,您没事儿的时候,就拿在手里转着玩。”林微知道他故意那样说,笑道,“我见外公时不时会玩一下这个,就想着给您和外公一人准备两对儿。”

    老爷子有些无语。

    谁会拿着这上好的玉石搁手里转着玩啊,万一掉地上摔碎了怎么办?万一被人拿走了怎么办?

    “这不太好吧。”

    “所以,另外一对儿就不是玉石的了。”林微示意他打开另外一个盒子,“这一对儿你们随便带出去都行。”

    老爷子打开一看,是木头的,见上面的纹路挺好看,凑近一闻还有点香气,“这个能拿出去?”

    有香味的木头不多吧?

    “一般人只会认为这是个木头,不会多想的。”林微安慰他,“您就拿着玩吧,看看明年过年的时候能不能形成包浆。”

    据说形成了包浆之后,好看极了。

    她以前见过一串金刚菩提子,包浆了之后,那种润亮,漂亮极了。

    老爷子拿着两对儿球回去了,并排摆在床上,摸摸这个,摸摸那个,上手之后转了两圈,更喜欢了。

    不过想到正事儿,还是赶紧起来,把两对儿手球小心放进盒子里,然后拿起另外一个红包去敲了金花的门。

    而林微也在屋子里问冯念,她是不是要给金花准备红包。

    “不用了,你们年纪本就没差,我和你爷爷给就成。”冯念说着,也起身,“你好好睡吧,我去给金花一下红包,也去睡了。”

    他们都是难得休息的人,还有一个孕妇在,便不准备守夜,什么时候睡到自然醒,什么时候再起来吃饭。

    冯念先把盒子拿回卧室,然后才去金花的房间,给了红包,便回到卧室。

    “给你看看。”

    冯念把盒子递给唐政,“儿媳妇送的。”

    她真是很喜欢啊,而且连红色的绳子都准备好了,那红色的绳子就有八条,每种绳结还都不一样,光是绳子都看起来极为赏心悦目。

    当然,还有八条黑色的绳子,那黑色的绳子上的绳结跟红色的绳结一样,是配对的。

    唐政看完,本想说点什么,但见冯念开心的表情,便点了点头,“很好看。”

    “从结婚到现在,你送我的礼物可是越来越少了。”

    冯念睨他一眼,“现在就罚你当回苦力,把玉葫芦给我串好。”

    怕他把绳结穿错,又提醒道:“绳结仔细看,别弄错了。”

    都是成双成对的呢……

    “知道。”

    唐政有些无奈。

    他好歹曾经也是全能兵中的尖兵,这些年虽然不再像年轻时候那么频繁地出任务,可学到的东西都印在骨子里,成为一种本能了,怎么可能忘记掉呢?

    绳结八对,无非就是从里面找出来相同的罢了。

    唐政坐起来,找出一对看起来比较简洁大气一些的绳结,慢慢串好,然后招手,“要不要现在戴上?”

    “那肯定要戴了。”冯念本就站在他旁边看着,见他如此,自然走的更近了一些,“明天过年,还要去看孩子外公,这玉葫芦我肯定得戴着。”

    不然被亲爹嘲笑了怎么办?

    “你也戴上。”

    冯念见他给她戴上,也拿起来另外一个,“你总是不愿意戴什么,以前结婚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多讲究,再说你这个位置也不好戴着一个金戒指晃悠,现在这玉葫芦能塞到衣服里面,就当是咱们的戒指了。”

    不光他,就是她,也不能戴着戒指,上手术台都是分分钟的事儿,取个戒指下来,那耽误的都是人命。

    唐政再怎么不愿意,听见冯念这么说也软了态度,配合地戴上,然后感觉不自在,还又调整了一下。

    “睡吧睡吧。”

    冯念如了意,也高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