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九百八十五章 什么时候
    冯念进去的时候,冯老爷子正和林微坐在靠窗的一个小圆桌旁边,冯老爷子抬头问林微:“你说我是先打开轻一点的盒子,还是先打开重一点的盒子?”

    见他纠结,林微忍不住笑趴在桌子上:“您随意。”

    随意啊?

    老爷子见她笑,兀自想了一会儿,然后道:“都说礼轻情意重,那我先打开轻的吧。”

    说话的时候,表情还有点严肃。

    林微扑哧笑出声来,“外公,您太可爱了。”

    让她想起今天来拜年的一群小屁孩儿。

    除了年纪不一样,都是那么的认真,认真的有点可爱。

    “可爱啥?老可爱?”老爷子一边说,一边打开盒子,沉默半晌,然后道,“这金丝楠木啊!”

    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的东西。

    那瑰丽的花纹,还有新切面的香味,一看就是新品,而不是经年从地里挖出来的东西。

    他研究过一段时间这个东西,还收了一件金丝楠木的玩物。

    金丝楠木独具清晰明显天然立体的纹路,如云霞般美丽,像波涛般汹涌,似传说中的海市蜃楼,魅力四射,价值惊人。

    纹理丰富多变,木分为阴阳两面,不同角度会有不同的颜色,会形成独特的移步换影特点。

    纹路越漂亮和稀少,价值就越高。

    现有的纹理据说有三十多种,

    大致分为四个级别:普通级、中等级别、精品级、极品和珍品。

    普通级别他见过金丝纹和山峰纹。中等级别的见过普通水波纹、新料黑虎皮纹。精品纹理只见过金线纹和水滴纹这些。

    至于极品纹理听说有凤尾纹、密水滴、金菊纹这些。

    所谓的珍品纹理,他还没见过。

    只是眼前的这俩球,明显不是他所知的,有些像龙鳞纹呐。

    都说金丝楠木冬天触之不凉,夏天不热,现在这个摸到手里就是这个感觉。质地温润柔和,细腻有香。

    表面黄中带绿,还是新打造的?

    有价无市的东西,这得多少钱?

    老爷子面色严肃了一些,抬眼去看林微。

    “……”

    林微眨眨眼,有些忐忑,难不成老爷子不喜欢?

    正想着,老爷子打开了另外一个盒子。

    虽然已经有了准备,可是看着那两颗宛若嫩柳初绿湛然透亮的健康手球,老爷子彻底无语了。

    这年头,用这样上等的玉石去做手球的人寥寥无几吧?

    摔碎了怎么办?

    林微屏息。

    老爷子这到底是高兴啊,还是不高兴啊。

    “手伸出来。”

    老爷子满脸严肃。

    他得给她把把脉,让重孙来平复一下他的心情。

    虽然是个孝心,他还是觉得很败家。

    用那么多钱买这些不能吃不能喝的玩意儿,实在是让人既欢喜又心痛了……

    林微赶紧把手伸过去一只。

    虽然想不通把脉和礼物的必然联系,这个时候,还是先不管老爷子高兴不高兴,乖乖照做吧。

    “什么时候带林微去做B超?”

    老爷子把脉完,一派淡然地收回手,问站在林微身后的冯念。

    “再过两天,等我上班,我带她去做B超。”冯念见老爷子这个表情,心里咯噔了一下,可怕吓到林微,面上还是笑盈盈的,“之前我们就说好了,等四十多天的时候再去做。有些着床晚,所以第一次B朝四十多天做比较稳妥。”

    老爷子闻言点点头,打发冯念和唐政自由活动,他则是拿着那两个金丝楠木的健康手球在看。

    见老爷子没有催促,冯念心里安定了一些。

    随着手的角度不同,金丝楠木表现出来颜色也不同,那龙鳞般的纹路也深深浅浅,透着别样的神秘。

    就这样看了一会儿,老爷子小心放下手里的金丝楠木手球,去拿那两个翡翠的。

    颜色很讨喜,不是那种厚重的绿,而是透着一些活泼俏皮但又不失温润的明绿翠色,水头足,衬托得越发剔透,仿佛蕴含了无限生机,随时可以爆发出热烈而坚韧的生命力。

    “唉。”

    看着看着,老爷子突然叹息出声。

    林微眨眨眼,有点不明所以。

    “你这样,”冯老爷子扭头看她,“让我很为难啊。”

    林微:“……”

    为难什么?没什么好为难的吧?

    她那儿地下室里面还有成堆的翡翠原料呢。就冲做这些东西开出来的概率看,那也很可观了。

    赵老果真是个能手,可惜金盆洗手了。

    “我想都能随便拿出来把玩。只是,”冯老爷子满脸痛苦的幸福,“翡翠的,怕碎。金丝楠木的,怕磨损。”

    林微一言难尽,“翡翠易碎不假,可是金色楠木,那质地很坚硬啊,而且见了水汽也不会翘裂……”

    所以,你让人家怎么磨损?

    “真要是碎了,磨损了,到时候我再送您啊。”林微无奈摇摇头,“本就是冲着健康送您的,要是束之高阁,也没什么意思了。”

    老爷子又盯着两对儿手球看了一会儿,突然笑起来。

    林微满脸问号。

    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你说得对,该是它们起的作用,就要让它们发挥这个作用,不然也没意思。”冯老爷子拿起金丝楠木的手球,在手里轮转了两圈,满意地点点头,“是我收藏东西的瘾又犯了,倒是忘记了这些个道理。”

    说着,老爷子起身,朝林微招招手,“走,跟我去楼上,我也有收藏一些好东西,给你看看。”

    冯家只剩他和闺女冯念,也没什么人花钱,他就给自己找了个兴趣爱好,后来上道儿了之后,倒是收藏了一批好东西。

    一年,两年,不觉得有什么。这么一二十年积累下来,就很可观了。

    楼上。

    林微看得满眼惊叹,也问了:“外公,您主攻铜器和玉器?”

    书画作品和木雕也有,只是不如这两样多。

    “被你看出来了。”老爷子笑呵呵地说道,“铜器和玉器我研究了那么多年,也觉得鲜少有能看走眼的了。这不,就想着再研究几样别的。”

    只是木制品易燃,战争年代和那十年动荡毁坏了不少东西,想去捡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