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九百九十三章 指责
    “那个中药是——”

    老爷子本来不想问林微,想着等明天一早去找冯老爷子,可实在忍不住这个问题过夜,还是问了出来。

    “外公给开的,总共吃五天,我没问是什么。”林微想想,还是说道,“今天我们去做b超,医生说孩子是在宫角位置。外公开的药,大概就是让孩子回到宫腔吧。”

    她不想问那么多,她只是在心里坚信,只要按照老爷子说的去做,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严重吗?”

    “不严重吧,只给了五天的药量。”林微笑笑,“爷爷,先去吃饭吧。等过个五六天再去检查,就知道结果了。”

    现在就是想的再多,也没用。

    她翻译了那么多文字书籍资料,知道那些原本被判了必死无疑的病人,因为心情舒畅,乐观豁达而创造了奇迹的。

    她想,她的孩子也会创造奇迹。

    见林微神色轻松,老爷子心里也松快了一些。

    今儿一回来,他就闻到药味儿,还看见一个陌生人在厨房里忙活,顿时吓了一跳,心砰砰跳的快速。

    他是知道今儿林微去做b超的。

    等问了情况,知道林微在睡,他也没敢去打扰。

    “那就好,这几天你哪儿也别去了,就在家里呆着。实在觉得闷得慌,就在大院里走走。”

    老爷子跟着林微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我回来的时候,见咱家水果不太多了,也不知道什么水果跟药相冲,明天就只买苹果了。等你这边不用吃药了,什么也不用注意了,我再给你买其他的。”

    林微笑道,“爷爷,我已经跟王姨说过了,明天让她去买就成。”

    老爷子闻言点点头,想起今天的收获,他笑眯眯地道,“我今儿去走访的时候,看到有一家人的院子里种的有草莓,就给买了一些块根回来。”

    现在还不到植物发芽的时候,可是那草莓干枯的叶子藤蔓还在,所以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想到这也算是个稀罕的水果,四五月份就能吃,就朝人家问询。

    人家爽快地挖出来,只留了一两棵留种,其他的全部给了他,还不要钱,没办法,他最后扔了两块钱,掉头就走。

    “现在就挖出来了?”

    会不会死掉?

    林微想到那些红彤彤的草莓,嘴里口水分泌的多了一些,朝老爷子问道,“有没有带原来的土?”

    要是有之前生长过的原土,那应该存活的概率大一些。

    “都带了,那人是种庄稼的好手,专门给挖了厚厚的土,几乎没有伤到根子。”

    老爷子笑呵呵的,“我弄了三个大盆子,下面铺了一些细土,还扎了眼儿,然后都种上了。”

    到时候,还能挪两盆子到孙媳妇儿那个二进院子里,开出一个小草莓园子出来,来年,他就能领着乖孙孙摘草莓了。

    “这草莓发芽之后,会伸出来蔓子,一节一节的,等他们结节处长出来了根须,拿剪刀剪了,又是一棵新的草莓了。”

    老爷子怕林微不知道,还特意讲了一下。

    草莓生长力旺盛,就是不能浇水太勤快,土也不能太硬。浇水太勤快,根茎会坏掉。土太硬,不好生长,也容易枯黄。

    “算了,等草莓开始发芽的时候,我来注意着,到时候我去打理。”

    种庄稼他虽然不如能手,但也不是四体不勤的人。

    “好。”

    林微笑道,“那种草莓的事儿就拜托爷爷了。”

    这会儿俩人也到了院子里,林微看着墙根上三个装满了土,上面有些草莓枯茎叶的盆子,点点头,“果然是草莓。”

    俩人看完,那边王姐开始喊人吃饭。

    林微和老爷子赶紧进屋,帮着端饭菜。

    “那个金花小姑娘呢?”

    王姐见人没出来,还以为是自己不注意的时候,人又出去了。

    “我等会儿去房间看看吧。”

    王姐一边摆着碗筷,一边说道。

    林微笑笑,“大概还在屋子里学习。”

    人毕竟是住在唐家,也怕万一人发烧生病迷糊了,她忍了忍,还是去敲了门。

    不过也没说话,只是敲了敲门,听见里面椅子挪动的声音,林微翘了翘嘴角,转身往客厅走。

    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

    “吃饭了。”

    林微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然后坐下,等着老爷子动筷子。

    老爷子见金花垂着头过来,有些没精神的样子,问她,“金花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就是有一道题做不出来……”

    金花不敢说自己在发呆,也不想出来吃饭,于是小声说了一句。

    老爷子点点头,“学习用功是不错,但该吃饭还是要吃饭的。以后到了吃饭的点儿,甭管做不做得出来,先填饱肚子再说。”

    “……嗯。”

    金花头垂的更低了一些,“我以后吃饭的时候再也不迟到了……”

    老爷子一愣,随即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吃饭吃饭!”

    这孩子怎么那么敏感?

    他的意思明明是怕她饿到了,怎么到她嘴里就成了指责了?

    本想解释两句,看她都快要哭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林微见怪不怪了。

    王姐倒是有些诧异,她刚来,有些摸不清情况,也不知道这个金花是什么身份?是姓金,还是姓唐?

    只是觉得这孩子虽然可怜,但是却有些不懂事儿。

    不过,主家不说什么,她也不好说什么。

    沉默地吃过饭,王姐让林微在客厅里走走,她自己手脚麻利地收拾了碗筷去洗。

    觉着林微差不多也活动了半个小时了,便喊了她休息,自己就一边洗碗,一边时不时地看一下壁钟,等到了时间点,把药罐子拿下来,稍微放了一会儿,才找了一个干净的碗和抹布。

    抹布被她叠了两下,然后垫着药罐子的柄,握着罐子稍微倾斜,把药慢慢倒进碗里。

    林微进来,正看见她专注的样子。

    感觉到有人进来,王姐没抬头,等药都倒进了碗里,这才道,“药还有些烫,等个六七分钟再吃。你先玩去吧,我给你看着时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