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零六章 我是一个穷人
    想必舞会上也有放过这些所谓的,靡靡之音的歌曲吧?

    “你问平案他爸。”

    陈灵淑但笑不语。

    她还怕冷,所以冬天几乎不怎么出门,即便是出门,也就是去友谊商店或者百货商店逛逛。

    可是高志国不一样,这首都里大大小小的巷子胡同,他几乎都走过,甚至有些还去过不止两三遍。

    有时候还不止他,天暖的时候,他就带着她和儿子一起去吃藏在街头巷尾的小吃食。

    尤其是近一年多,国家确定了改革开放的方针,有些事儿再也不用藏着掖着,所以很多小馆子或者做吃食的小推车也出现了。

    “笑话我呢?”

    高志国无奈看一眼陈灵淑,见她捂嘴笑,便跟林微道,“我没事儿喜欢走个街,串个巷,所以吧,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几乎都知道。”

    哪些地方有偷偷开的歌舞厅,哪些地方有偷偷弄的录像厅,哪些地方聚集打牌小赌,他都清楚。

    咳咳,这样看来,是有那么一点儿游手好闲……

    “那你肯定知道哪儿有好吃的吧?”

    林微这话脱口而出,说完,自己猛然反应过来,干笑两声,“要不你还是忘记刚才那句话吧……”

    “干娘,我知道,我带你去。”

    高平案终于能说上话,趁着几人都没开口,脆生生地道,“爸爸带我去过。”

    被小人儿解了围,林微凑近他,颇有些赞叹道:“你都记得怎么走啦?”

    “有些记得,有些不记得。”小人儿有些不好意思,“我先带干娘去我知道的地方,不知道的,我再走一遍,记得了,再带干娘去。”

    “行,那就这样说定了。”

    林微把他的小手握住,晃了晃。

    她以前是没钱逛,现在是有钱逛,但却摸不到地儿。

    跟高志国和陈灵淑他们说了会儿话,想到还在不远处等着她的小舅舅程亮,林微赶紧提出告辞。

    陈灵淑知道林微的性子,于是也不多说什么,送她出了门。

    林微过去的时候,程亮正在车子旁边来回跺脚,自行车就在他旁边。

    “我说,你是不是把你舅舅我给忘了?”程亮哈了口气,双手搓了搓,“外面那么冷,你就不能快一点回来?”

    林微看了看手表,认真提醒他:“舅舅,只过去了二十五分钟……”

    这二十五分钟,还包含来回走路时间呢。

    “好好,咱别说了,赶紧回去吧。”他也就是一说,哈哈。

    “舅舅,正月十八有空吗?”

    林微一边上了自行车,一边问道。

    程亮努力蹬着自行车脚蹬子,头也没回,“干啥?”

    目前来看,正月十八,确实是没什么事儿,不过

    “你都不用上学的吗?”

    过了元宵节,不管是小学生,还是大学生,都开学了吧?

    “请假了。”

    程亮:“……有你这样上学的吗?要是都跟你似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咱国家还有啥人才能拿得出手?”

    上学跟玩似的,净浪费国家资源!

    “我这捕鱼技巧已经没问题,其他的就是多历练,你说我能不潇洒吗?”林微专业水平在那儿搁着,也不怵,“等我十七号去学校,就跟老师申请一下看看,能不能提前毕业。”

    这样省得她三天两头请假给老师造成麻烦,她也自由一些,想去干什么就去干什么了。

    “提前毕业?”程亮声音都有些扭曲了,“你以为大学是你家开的,想毕业就毕业啊!”

    他上个夜校,都快把毕生的精力都用上了……

    “学校不是我家开的,但是学的知识能让学校给我开个提前毕业的大门吧。”林微笑着调侃程亮,“小舅舅,你是不是觉得心里不平衡?”

    程亮:“……”

    什么不平衡,他不懂!

    咳咳,就是心里真不平衡,那也不能说啊,不然多丢面儿……

    “行了,快坐好。”程亮翻了个白眼,“快到吃饭的点儿了,咱得快点回去。”

    跟她比学习,这不是纯粹找不痛快吗?

    “诶,舅舅,你还没说呢。正月十八有没有空?要是有空,就来帮我个忙,我一个人顾不过来。”

    “干什么去?”

    程亮说她,“你姥姥和你妈说了,让你不要到处乱跑。”

    他有点莫名其妙,不明白怎么突然就把人当成小孩儿来养了。

    林微也不瞒他,“平案他爸说,正月十八有个地方卖古董,这次来的有汝窑瓷片。价格算是很便宜的,我准备能弄多少弄多少。”

    趁着有高志国这个高手在,还能少走弯路。

    “汝窑瓷片?”程亮咂摸了一下,“你的意思是,你要买碎瓦片?”

    能吃还是能喝?

    “还有,为什么不买完整的,非要买碎片?”

    他觉得有点奇怪。

    “……”

    林微无言以对。

    她也想要完整的,但是也得她能遇得着啊。见不着完整的,她能买到真品的汝窑碎片,那也够本了。

    只要一毛钱一片!

    成袋买的话,更是便宜到让人心痛。

    现在一毛什么的,几年后,十几年后,甚至几十年后,那价格绝对得节节攀升!

    一片平均增值到五千块一万块的话,那已经是多少倍的升值了?

    林微摇摇头,有些乡巴佬进城的开阔感。

    算了,还是不要想了,这一想就恨不得开着卡车去买,一买一卡车。

    要不是怕太招摇了,得给别人也留点,她好想包圆……

    不过,再怎么想,她估计也没办法包圆儿。

    谁让一过年何盛就又开始出征商途了呢?

    之前说的五百万,最后一次赚的四五十万,这次她拼拼凑凑,给凑了整六百万出来。

    这凑的钱,有食品厂汇的钱,也有南方投资的分红汇款。当然,也有一些是她的私房钱,甚至唐慎给她的小金库也都奉献了。

    当时跟何盛告别的时候,何盛都有些惊了,看着她无语片刻,只给了她一句“我会保重”的,带着赵全亮就走路了。

    如今,她是一个穷人。

    一个买东西需要克制的穷人。

    “我是一个穷人……”

    林微幽幽地叹了口气,“花钱需要克制的穷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