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自我修复
    “而且我不要钱,我只要粮票。”

    李时:“……你要多少?”

    钱他没有那么多,但是粮票还是有的。老鼠身上也应该有几斤粮票,算起来应该有十斤?

    最后和房主人成交,给了十一斤粮票,外加十二块钱。

    当然,锅灶免费用,还又附送了两把小米,三个土豆。

    李时和老鼠没有让林微动手,迅速杀鸡拔毛,清理干净剁块。

    林微在厨房里把小米粥熬上,就去看李时和老鼠。见他们把鸡块剁好,土豆切成块,都放进锅里添上水,她才撒了一点盐进去。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左右的时间,借用厨房一通忙活之后,也差不多到了四点。

    李时见天色渐亮,跟林微说了一声,就跑出去买馒头了。

    为了方便,林微又给了李时和老鼠各十张大团结,起初他不收,说到以后买一些东西给唐慎炖汤,这才收下。

    等李时回来的时候,不仅买回来了几个大馒头,还买回来了几副碗筷和可以腌咸菜的两个塑料小桶子。

    “嫂子,小桶盛粥和鸡汤,饭盒等会儿盛饭。”

    李时说着,迅速把碗筷和桶洗干净,又用主人家暖水瓶里的热水烫了一下,这才递给林微。

    林微看了看手表,先给两人各盛了一份小米粥和鸡汤,“咱们先吃,吃完了再去送饭。”

    李时和老鼠无异议。

    三人吃了饭,李时拎着林微的行李箱和碗筷,老鼠拎着两个小桶子,林微拎着馒头,三人迅速往医院赶。

    到了重症监护室那边,林微对小护士要去看唐慎,麻烦拿一下无菌服。

    结果就见这个小护士一边拿眼不住地看她,一边说道,“您先等等,我去喊您家人出来一个。”

    这个人就是里面那个差点死掉又被吓活过来的伤者的家属?

    就是她和好朋友交班的时候,被好朋友一顿猛夸的人?

    长得是很好看,但是没有很可怕啊……

    人和和气气的,根本不像他们说的那样。

    很快,冯老爷子先从里面出来了,一看林微就笑了,“稳定了!也没有发热现象。”

    “嗯,爷爷您先去吃饭吧。我们熬了小米粥和清炖的鸡汤,您先过去吃。我进去替换我妈出来。”

    林微一边说,一边换了无菌服,然后指了指李时和老鼠,“饭菜都在他们那儿。”

    老爷子点点头,他这几天几乎没有进食,人一放松下来,感觉各种疲累。最直观的一个感受就是瞌睡和饥饿,不过好好睡了两个小时,精神好了许多,就只剩下了饿。

    因为没到饭点的时候,所以这会儿医院食堂里并没有什么可吃的。

    林微带来的饭菜,算是来得很及时了。

    “你吃了没?”

    老爷子按了按太阳穴,努力睁开闭上了眼睛好几次,舒服了一些,才说道,“要是没吃就一起吃了再进去。”

    说话的时候,老爷子一直在观察林微的气色,见她精神很足,还是叮嘱道,“昨晚没睡吧?等会儿你看了人,赶紧去招待所去休息一下。”

    “已经吃过了。”林微点点头,然后道,“那外公我进去看唐慎了。”

    老爷子点点头,看着她进去了,这才去吃饭。

    林微进去的时候,冯念正用温水给唐慎擦脸,一边擦,一边念念有词,只不过声音太小,她并不能听清楚她在说什么。

    “妈,你去吃饭吧,这边我来看着。”林微上前,接过冯念手里叠了几叠的医用纱布,“外公已经在吃了,您去外面吃了饭,也跟爷爷和爸联系一下吧,他们那边估计也着急的够呛。”

    冯念本来准备给唐慎擦完手脸再出去的,听林微这样说,想到当时老爷子得知消息之后的表现,还有自家丈夫那个有什么事儿都闷在心里的性子,点点头,交代了几句,赶紧出去了。

    洗了洗医用纱布做成的脸巾,拧成半干,林微才起身。

    看着眼前嘴唇起皮毫无血色的某人,她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才由额头往下巴给他擦脸。

    唐慎脸上除了轻微的几道子血痕,几乎没有受什么伤。他的伤集中在身上,尤其是躯干部位。

    因为伤势太重,且为了急救方便,他一直是**着身体的,好在身上还盖了一条轻薄的几乎毫无重量的白色薄被。

    擦完脸,林微又准备给他擦手,只不过手里的纱布拿起来了,却不知道如何下手。

    他手上针孔密布,手指上还有一个监测仪器。

    想了想,避过手背,只给他擦了擦手心。

    昨天那些主治医生来给他检查的时候,曾掀起来过被子,林微透过缝隙看了一眼,便不忍心再看。

    上面伤口密布,她实在怕掀被子的时候弄疼他,只能给他擦了脚就完。

    把洗漱用品洗干净放在规定的区域,林微回转过来,坐在他的病床边,呆呆的看着几乎脱了形的男人。

    突然肚子动了一下。

    林微看了一下他的脸,然后小心凑近了一些,轻轻抓起他的手,包着放在肚子上。

    里面的小人儿安静了一瞬,随后大力的踹了两脚,再然后怎么都不愿意动了。

    林微低笑了一下,放回唐慎的手,轻轻摩挲了一下肚子,无奈摇摇头,“你是不是生气了啊……妈妈有分寸的,当时也没敢真的对你怎么样呀……”

    说着,抬头去看唐慎。

    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

    “你……醒了?”

    林微眨眨眼,眸子里一下泛起了泪光。“你……”

    然而还没等林微想好说什么,他便又沉沉地闭上了眼睛,似乎刚才一个睁眼的动作耗去了他所有的力气。

    林微心脏猛地一跳,赶紧去看他的监测仪器,发现上面的监测指示没有发出预警,提起来的那口气才松开。

    “怎么了?”

    老爷子吃完早饭一进来,就听见林微叹了一口气,他也是条件反射地去看监测仪器,发现一切正常,才开口问道。

    “外公,我走之后,唐慎醒来过吗?”

    “还没有。”老爷子走过来,手指搭在唐慎的脉上一会儿,对林微说,”没醒过来也算正常,一切都好,不用担心。”

    一袋袋的血输进去,几个医生联合做手术,即便是再年轻健康的身体也吃不消。

    睡眠,也是一种自我修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