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申请摸摸
    首都连着下了几天雨,洗刷的路边的树叶更碧,但是云省的天气却很好,艳阳高照。

    当然,也把人晒的不行。

    林微戴着一顶草帽,穿着长袖的衣服,也免不了其他没遮住的地方被晒到。

    如此几天之后,她手上的颜色已经跟其他地方的皮肤颜色分了家。每次喂唐慎吃饭的时候,她自己也免不了眼神溜达到手上,然后再给自己的手和手腕以上的部分,做一个色号上的对比。

    唐慎现在已经转入普通病房,不用再呆在重症监护室了。

    而今天是他呆在普通病房的第二天。

    饭食已经可以吃了,但主要还是以流质易消化的食物为主。

    招待所里不能自己做饭,所以早在医生宣布他可以进食的时候,林微就找了个医院旁边的房子租下。

    当然,能租到医院旁边的房子,也是医院院长的功劳。没有他说话,估计林微想租下看中的那两间房子,难度肯定要加大。

    于是,林微白天来医院陪着唐慎,顺便投喂,晚上回去休息。

    当林微再次看着自己的手走神儿的时候,唐慎无奈提醒,“到鼻子里了……”

    “哦哦,不好意思啊。”

    林微赶紧定定神儿,然后笑得毫无诚意地道歉,“我不是故意的。”

    唐慎看着林微,颇感委屈。

    他还能怎么样?

    在结婚纪念日搞出来这么一桩事儿,她不跟他秋后算账已经够好的了。

    被唐慎提醒之后,林微喂饭的时候就专心了一些。

    “这已经过去十天多了,妈医院那边的领导催得紧,我和外公跟妈说了,让她先回去,你这儿我们两个照看着。”

    林微一边喂他,一边说道,“明天早上七点的飞机,大概要五点起来,到时候妈就不专门过来再看你了。”

    冯念本来就是医院外科方面的一把手之一,平时几乎没有特意休过假,她在的时候倒是井然有序的,这一走十多天,医院那边的几个主刀医生大呼吃不消。

    于是今天早上开始,电报一封接一封,言辞恳切,外加歉意,总之就是赶紧回来吧,医院离不开你。

    老爷子觉得几个人都在这儿纯属浪费人才,于是点了头,让冯念坐明天的飞机离开。

    “嗯。”

    唐慎吃着饭,看着她,却发现林微依然不看他。

    这种情况从他出了重症监护室就开始了,起初他没发现,这会儿再傻也知道他媳妇儿在跟他闹脾气了。

    “还有啊,明天早上我要去妇产科做一下检查,也不过来了。”

    林微收了碗,笑得礼貌地道,“外公要陪着我,所以也……”

    她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自行体会。

    唐慎:“……”

    媳妇儿诶,你确定这不是家暴?

    他抗议好吗?!

    把东西收拾好,林微看了看手表,挥了挥手,笑吟吟地道,“再过十分钟外公会过来陪着你,所以我先走一步了啊。”

    每天下午一点半到两点半之间,是老爷子给她固定的午休时间。

    为了孩子好,她是非常乐意遵守的。

    顺便给某人添添堵,长长记性。

    “……那你路上小心。”

    知道这是自家媳妇儿的休息时间,唐慎再不舍,也只能同意。

    眼神狠狠在她身上刮蹭了一圈,在她转身的时候,不甘心地道,“我要求摸摸咱闺女!”

    林微笑看她一眼,没说话。

    唐慎顿时蔫了。

    要求?

    他没资格要求啊……

    “那,我申请摸摸咱闺女。”

    从清醒到现在,他再也没碰过他闺女了,更没碰过他家水嫩嫩的媳妇儿了。

    “不好意思,我这边没有申请书。”

    林微拒绝的毫不留情。

    唐慎觉得自己的脸很疼……

    “我可以口头申请。”

    唐慎严肃着一张脸,开始记忆着入党申请时的格式,给她申请道:“申请书,亲爱的唐慎媳妇儿林微,你好……”

    老爷子提着水果进来的时候,恰好听见这一句,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谁让他跟林微刚好打了个照面!

    “咳咳,那什么……”

    “外公,我回去休息了。”

    林微耳朵红了一星儿,强撑着走了,留下唐慎看着老爷子默默无语。

    等出了病房门,林微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过因为是公共场合,她笑得稍微矜持了一些。

    回去的时候,冯念正在收拾东西,顺便还把几人的衣服给洗了。

    见林微回来,冯念说道,“我给咱隔壁房间的阿婆五块钱,让她帮忙给你和你外公洗衣服一个月。大件儿的衣服交给阿婆,贴身的衣物你们自己洗。”

    “嗯。”

    林微点点头。

    冯念看了她一会儿,叹了口气,“明天我不能陪你做检查了……”

    事情来得太突然,预约好的检查,也总不好让医院再给改时间。

    “要是——”

    冯念本想让林微做完检查给她来个电报,或者去邮局打个电话,不过想想医院离邮局的距离,又摇了摇头,“不用特意告诉我了。你爷爷在这边,应该能保证你和孩子健健康康的。”

    这样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通,冯念都觉得自己有点啰嗦了。

    有心想再说几句,又怕林微不耐,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妈,有什么你就说。我年纪小,有很多东西不懂,您能多说几句,我也高兴。”

    闻言,冯念纠结了一会儿,摇摇头,“该说的我都说过了,你们安心呆着。等可以出院了,咱们就回首都来养着。”

    这次受伤确实严重,领导也已经来看过,让他安心养伤,不用着急回部队,给足了假期。

    只是,要看恢复程度,医院这边才能确定出院时间。

    所以,她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首都。

    “嗯,妈你回去之后,跟我妈说一下,就说我去做生意去了,省得她找不到我着急。”

    当时来的太匆忙,也不想让爸妈跟着担心,所以也没给个信儿。

    眼见着要在云省呆不短的时间,那是肯定要给家里带个信儿。

    “你放心,这事儿我搁在心上呢。”

    冯念觉着,就是林微不说,跟程曼说一下情况也是很必要的。

    只是刚开始的时候,她是决定实话实说的。

    儿媳妇特意交代了,她还是照做吧,省得程曼也跟着着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