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零五十章 管好你家鸟儿
    “好了,从今天开始,可以稍稍翻翻身,试着下地走动一会儿,但不要太长时间。”

    医生把唐慎身上的东西都取下来之后,笑道,“当然,我觉得现在给他擦擦身,剪个头发会比较好。”

    唐慎伤势太重,之前都没有可以下手的地方,只能擦擦手脸和脚。

    这么二十来天下来,他已经臭了!

    医生走了之后,老爷子去打水,准备给唐慎擦擦身体,而林微准备去外面找个剃头的师傅,来帮唐慎理一理头发。

    “媳妇儿,你别走成不?”

    唐慎涨红了一张脸,“你给我擦吧?”

    他自从六岁之后,就再也没有让人帮着洗过澡。

    现在那么大的人了,赤/身/裸/体在长辈面前,他觉得以后再也无法面对老爷子了……

    “外公不行吗?”

    林微也有点害羞,他俩是夫妻,该做的也都做了,可是,那啥,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啊。

    再说,他俩真正天天腻歪在一起的时间也才几个月吧,估计一个巴掌都呛。

    “不行,我害羞!”

    唐慎干脆不要脸了,拽着林微的手腕,“你要是甩开我,把我伤口甩裂了,我肯定哭给你看!以后告诉闺女你欺负我!”

    外公咋啦?

    外公在他六岁之后也没见过他全身光溜溜的样子!

    反正,就是不可以。

    “那是外公!”

    林微无语,“他不是外人啊,而且你不觉得,这样才更自在吗?”

    “那你设身处地地想想,然后给我答案。”唐慎抓着她手腕的手更紧了一些。

    不行,想想外公要给他擦身体,他就觉得他以后要不举!

    林微听他这么说,想象了一下姥姥给她擦身,然后,果断留下了。

    “好吧。”林微咬了咬嘴唇,“不过,你去跟外公说这事儿。”

    于是,在冯老爷子拎着暖水瓶过来的时候,感觉到了气氛里的怪异。

    “怎么了?”

    冯老爷子说着,放下盆,兑好了温水,就要去湿一下毛巾。

    “……外公,”唐慎硬着头皮,声音里透着飘忽道,“让林微帮我擦,你去外面找剃头的师傅……”

    他反正是不能想象老爷子帮他擦身的!

    “怎么了?你以为擦身体是个轻省的活儿啊?”老爷子把毛巾放在盆子里浸湿,“就你这么多天没洗过澡,身上还出了汗,人都臭了,擦洗一遍肯定是不行的,你愿意让你媳妇儿累涨着,我还不愿意让我外孙媳妇儿累着呢!”

    肚子里这个都五个多月近六个月了好么?

    弯腰、起身,重复几遍,别说是个孕妇了,正常人也受不了啊。

    “外公,你可以把脸盆子放在凳子上。”

    冯老爷子拧了毛巾里的水,起身转向他的时候,才发现自家外孙脸红脖子粗的扭捏样儿。

    “……”

    沉默一会儿,老爷子突然爆笑出声,把毛巾递给林微,水盆放在凳子上,笑得不行,“哎哟笑死我了,你还扭捏上了!忘了你小的时候谁给你洗澡的了?”

    得亏这儿没有照相机,不然他非要把他这副囧样儿给拍下来!

    “行了行了,你自己去害羞你的,我出去给你找剃头的师傅,哈哈哈哈哈!”

    老爷子走出去很远,林微还能听见老爷子时不时爆发出来的笑声。

    “丢脸了……”

    唐慎低垂着眉眼,一脸的无助样儿,“媳妇儿,随便你了。”

    林微笑得笑得露出一口小白牙,一边笑着,一边给他先擦了脸。

    然后就是耳后,脖子,胸前,大腿,小腿。

    看着盆子里黑掉的水,林微嘴角抽抽了好几下,才控制住自己揶揄的冲动。

    不能伤了他的自尊心!

    忍住!

    一定要忍住!

    走到床的另一边,林微看着宛若鹌鹑一般的他,拍了拍他的胳膊,“我等会儿给你翻身的时候,你先别用力,我试一下。如果不行了,我再喊你,你稍微借点力。”

    “……嗯。”

    林微原以为很重,结果却是难以想象的轻。

    简直要瘦脱形了……

    给他擦了背后,腰臀,林微去换水。

    第二遍擦完之后,唐慎纠结着眉毛,看向林微,“媳妇儿,你是不是什么地方忘记擦了?”

    胳肢窝都擦了!

    其他为什么不擦?!

    厚此薄彼!

    林微:“……”

    她确定她只有臀缝儿和鸟儿没有照顾到!

    但——

    “你确定要擦?”

    “确定!”

    唐慎回答的毫不迟疑。“肯定。”

    林微难以言喻地看了他一会儿,才开了口,“如果你肯定要擦,我也是可以给擦的。但是先说好,等会儿剃头的师傅要来,万一你家鸟儿要飞,我可是不负责的!”

    医院的被子那么轻薄,他难道不怕屹立不倒闹笑话?

    “我都伤成这样儿了,几乎大换血,元气都伤了……”

    所以呢?

    林微看他。

    “擦吧。没事儿的。”

    见他坚持,林微又去兑了温水,然后一言难尽地给他擦鸟儿。

    可是不怎么好擦,只好一只手固定,一只手拿着毛巾给他擦。

    “唐慎!”林微猛地放开手,霍地回头,凶狠瞪他,“管好你家鸟儿!”

    不是说元气大伤吗?

    你倒是别起立啊!

    等会儿老爷子回来看见了咋办?

    老天爷,想想都觉得难为情啊!

    “既然擦了……那还是擦完吧……”唐慎实话道,“我觉得它暂时不会休眠……”

    他也没想到的好吧?

    他其实也很无辜的!

    林微看着支棱起来的被子,捂着脸呻吟,这没有做贼,还得担着贼的罪名?

    “我是真难受……”

    唐慎觉着之前不擦身的时候还好,这会儿别的地方都擦了,只有一两个地方没擦,那对比越发明显,感觉痒的不行。

    “趁着老爷子没回来,媳妇儿,速战速决吧?正好留给我时间平心静气!”

    林微也慌啊,这会儿他说的话,也觉得蛮有道理的。

    索性不管了,一手抓起鸟儿,一手略显粗鲁地给他赶紧擦完。

    然后转到床的另一边给他擦臀缝儿。

    擦完,林微觉得有些虚脱,脸也燥热的不行!

    香艳吗?

    香艳!

    刺激吗?

    刺激!

    可是后果呢?

    林微捂脸。

    没法承受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