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无法统一
    阳历七月十九日,唐慎和林微,还有冯老爷子踏上返回首都的列车。

    此时距离唐慎受伤抢救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月零四五天,而唐慎的恢复速度也说明了他身体素质的彪悍,以及老爷子医术的精湛。

    可人总有一段修复期,即便是再怎么医术精湛,也需要时间的堆积。他终究因为伤势太严重,而短时间内不能返回部队。

    准备出院的前三天,他们接到了通知,回城事宜已经办理妥当。

    他们所在的是火车卧铺车厢,考虑到有伤患,有老人,有孕妇,领导大手笔一挥,三人算是独占了一个空间。

    林微怀孕也有六个半月,肚子里的娃每天玩的不亦乐乎,要不是知道小人儿怀上的月份,她还以为自己已经怀孕八个月了。

    叹了口气,林微看着肚皮一会儿凸起来一个地方,隔了一会儿,别的地方又凸起来,简直要傻了。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担心,想着这孩子都快五个月了,怎么还不动。可是随着月份的增加,这会儿都快成多动症了!

    “外公,它这样动,难道不会累得慌吗?”

    林微看都看累了。

    虽然每天迎接它第一次胎动的时候,还是满心欢喜,但是这活泼起来她有些承受不住!

    小手小脚打一下踹一下,她觉得没什么。关键是那种它翻身的感觉,简直要吓死人。

    “放心放心,没问题的。”

    老爷子给她把脉无数次,最初确实是有些担心,但是后来发现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也就淡定了。

    这孩子就是活泼了一些。

    不过说归说,每天还是雷打不动地给林微把脉。

    唐慎伸手摸上林微的肚子,笑呵呵地冲着小人儿喊,“来,乖乖,叫爸爸!爸——爸——”

    林微:“……”

    感情她嫁的是个傻子!

    这孩子那么小,连出生都还有好几个月,它会喊爸爸?

    就是出生了,没个大半年一年的,它会说什么?

    冯老爷子也是没眼看,这要是嘴上说说也就罢了,咱能不能不要露出这种近乎于痴傻的表情?

    三五不时地,他总以为闺女冯念给他生了一个智障外孙!

    唐慎摸上去的时候,小人儿似乎累了,或者完全不想搭理他,一时间没了动静儿。

    “乖乖?”

    唐慎把肚子摸了个遍,见小人儿不动,干脆拿手指头轻轻朝肚皮上敲了敲,被踢了一脚之后开心了,摸了摸小人儿踢的地方,这才笑眯眯地道,“乖乖睡觉啊。”

    一脸的痴傻慈父相。

    几个人是今儿早上赶的火车,这会儿天色才亮起来。老爷子打了个呵欠,闭上眼睛不再看两人。“我先休息一会儿。”

    林微见老爷子困倦,看了唐慎蠢蠢欲动的模样,给了一个警告的眼神儿。

    她和唐慎睡的是下铺,老爷子睡在唐慎的上铺。自从那次所谓的请求外援之后,林微本来想好好冷着他一段时间的打算,也随之灰飞烟灭。

    于是某人三五不时地借着跟孩子打招呼的档口,趁机占占便宜。

    当然,这个占便宜也只是摸摸罢了。

    被林微一瞪,唐慎想偷渡过来的动作也随之黄掉,只能乖乖躺回自己的铺位。

    今儿确实是起的早,天还没亮就收拾东西过来,等了四十多分钟的车,才进到候车的地方。

    在等火车开进来,又差不多十来分钟的样子才上了车。

    不过即便是这样一番折腾,也不过是天刚发亮。

    唐慎见状,也安静躺下。

    脑子里却在想着救小女孩儿之后,又救出来的那个人。

    看着有点面熟呐。

    其实,如果不是唐慎对金花没怎么端详,他大概就能猜出来,那个人就是金花如假包换的大哥,也是那个消失之后,一直没有定性是牺牲,还是叛逃的人。

    这次的事情牵扯出来的东西太多,估计近期国内应该会秘密处理关押起来一部分对华夏有企图心的前锋人员了……

    而他回到首都之后,也得尽可能快地恢复到最初的身体素质水平,群狼环伺之下,不提前提防,安有完卵?

    深深长长的叹了口气,唐慎也闭上了眼睛。

    林微在唐慎闭上眼没一会儿,睁开了眼睛。

    虽然自从醒来之后,唐慎就笑呵呵的,不时地插科打诨,可是他那种恢复身体素质的急切,还有即便掩饰,也无法完全遮掩住的沉重,让她觉得等她生了之后,他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消失在她的世界里……

    他爱着祖国,背负着守护国门的重任,甚至愿意献祭生命。

    她尊重他的价值观,也敬佩他们这一类的人。

    可是实际上,她也只是敬佩,只是尊重罢了。

    她的性子她自己最清楚,再多一点的,看着高尚的,也就是给老爷子出资办了个退伍军人扶助机构,但实际上,大概也是哄老人家开心罢了。

    她有些隐忧,虽然和他相处很好,彼此也有不浅的爱的成分在,甚至也会为了彼此,跋山涉水不顾自身危险,但在思想高度上,她和他却无法达成统一。

    这样的一个情况,是否能长久?

    她扪心自问,却找不到一个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答案。

    “唉……”

    林微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闭上眼,呼吸清浅,能将问题暂时搁置,等时间来揭开答案了。

    火车在蔓延的铁路上行驶着,车里的人随着太阳的升起也逐渐活跃起来,唐慎听着时不时经过的脚步声,慢慢醒来。

    坐起身,他看着林微蜷缩起来的身子,心下一滞,凝目而视。

    还是感觉到不安吗?

    是他不对,吓到她了。

    唐慎苦笑。

    可即便是知道,他也明白,恐怕这个惊吓,她一辈子也无法淡忘了。

    时间太特殊,在孩子胎动的那一日,在他们结婚纪念日的的那一天。

    怎么可能忘记掉?

    他该用怎样的方式消抹掉她的不安?

    原本决定在最近的三五年,或者七八年里退到后方的打算,在经历过这件事儿之后,可能只要不是死亡或是伤残到无法服役,他终究是不能做到这个决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