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表决心发生的意外
    “我向你保证,一定会抓住她。”

    唐慎低着头,手上断下来的动作继续进行,只是声音坚定郑重了许多。

    林微看着自己的脚腕,又看了看他不复之前蕴满爆发力的手腕,摇了摇头,认真道,“还是让我来吧,你去做你自己喜欢的事儿。”

    他这一双手,合该是对外御敌的。

    那样的他,也是高兴的吧?

    林微说着,有点出神儿。

    唐慎这次任务到底知道了些什么?那压在他身上的重担,并不是他一个人就能背负的了的吧?

    “清理掉你身边可能会有的危险,我才会觉得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儿,我还喜欢的。”

    唐慎垂着头,看着自己手里略有些浮肿的脚腕,歉疚不已。

    “对了,你还没说呢,你那两个战友是跟着保护我的,还是盯着梁芜茵的呢?”

    林微脚趾头稍微错了错,拧了拧他的胳膊,笑道,“我有时候就在想,我要是大吼一声让他们出来,他们是不是就立即到我跟前了。”

    可惜最后还是没好意思做。

    “是保护你的。你不在的时候,他们就自动去盯梢。”

    唐慎说完,捏了捏她肉乎乎的白嫩脚趾头,“调皮!”

    不痛,却有点痒,让他忍不住想双手一起搓一搓她秀气的足弓。

    “嘿嘿,你别捏,有点痒!”林微脚趾头躲了躲,却挣脱不了他的大手,娇嗔道,“再捏我可就生气了!”

    她生气了,他就别想摸他们的小乖乖了。

    唐慎嗤笑一声,又捏了两下,才笑睨她一眼,“虚张声势!”

    换了一只腿,按摩了好一会儿,不见她说话,他抬头去看,却见她怔怔地看着他。

    眼里有点失落,还有点不服气。

    这是?

    “怎么了?”

    唐慎低头,在她脚踝上咬了一口,笑道,“真在生气啊?”

    “我要是生气你怎么办?”

    林微回过神儿,眯眼笑看着他。

    她想的是两人思想高度,是否价值观一致的事情,肯定不能跟他说。

    万一他没察觉,而她提前说了,那造成两人之间嫌隙的,就是她了。

    “真生气?”

    “对。”

    唐慎笑得嘚瑟而得意,“你都没有生过我的气,我想不出来办法。”

    他们像这样相处的时间不长,每次有机会了,根本都来不及生气……

    “我觉得你话里有话。”林微俯身,盯着他内敛中又优点外放的不羁,“你是想让我生一次气给你看?”

    “不!”唐慎坚定道,“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在炫耀你的好!”

    炫耀她的好?

    这句话是说她——

    “你是说我比较包容,没脾气?”

    “一部分。”

    “……那其他是什么?”林微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出来个所以然,好奇道,“明明是你在炫耀我对你没脾气。”

    怎么就成炫耀她的好了?

    “你为什么对我没脾气?”

    唐慎停下手上的动作,把她的腿往床上一放,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让她被迫望着他。

    为什么没有脾气?

    还用说吗?

    喜欢呗!

    她喜欢他,所以就成了她的好?

    “我喜欢你就成了我好?!”

    林微稍稍后仰着,眨眨眼,有些不满意,“我要是不喜欢你,那就是我坏?”

    这什么逻辑?

    “那你会不喜欢我吗?”唐慎眼里都是笑,看着林微满溢着欢快。

    如果不是他长得英俊,棱角透着坚毅,她甚至觉得他在狂甩尾巴。

    “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林微推推他,“谁知道你以后对我好不好啊?万一你遇见一个跟你一样热血奋斗合得来的人,估计就把我抛之脑后了……”

    “那除非我死了!”

    唐慎满脸严肃,脸贴近她的,“在你之前,我从没有想过结婚,甚至没想过找对象。”

    他一严肃起来,林微再不敢开玩笑,眼睛盯着他的,不敢错开一点儿。

    “以前我是你的聘礼,现在是你的家底儿,你愿意把你的家底儿丢给别人?”唐慎越发凑近她,见她眼里浮上一层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愧疚,才凑近她的唇角啄了一口,声音暧昧不清,“咱们俩的结合从身到心都是干净的,你说是不是啊,唐夫人?”

    “咳咳。”

    林微脸上晕染了一丝粉色,佯装不满道,“你这样很犯规啊。”

    “怎么犯规了?”

    唐慎不敢置信,稍后理直气壮道,“我跟我媳妇儿表决心,怎么就犯规了?唐夫人,麻烦你好好解释解释!解释不好,请你今天好好对待一下随时可以飞向你的大鸟儿!”

    林微本来还想说,你那张俊脸让我犯规。

    结果他最后一句话一说,她整个人从头到脚爆红,看着他,完全傻掉。

    不是说表决心吗?

    还说她犯规?!

    到底是谁犯规?!

    说着说着,怎么就提起来鸟儿了?

    再说——

    “我不是鸟主人!”林微推他,极力控制脸上的热度,“你请鸟儿的主人管好他家鸟儿。”

    “他的主人是你的聘礼,是你的家底儿。他的,就是你的。所以你来管!”

    唐慎就是不想要脸了,他想和他媳妇儿亲热,哪怕不给吃肉,给喝点肉汤也高兴。

    林微:“……”

    不好!

    某人在发情!

    怎么办?

    谁来给她想个办法?挺急的!

    “媳妇儿~~~”

    这声音拐了好几个弯儿,让林微差别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媳妇儿~~~”

    见林微不点头,唐慎不要脸地还往上凑,“你看我多可怜啊。”

    “你是病号!”

    “病号怎么了?病号就没人权了?病号就不能想要自家媳妇儿了?”唐慎哀怨道。

    “你伤口裂了怎么办?现在还是别想这事儿了,乖哈!”

    “不乖!不管!”

    血气方刚的人,这段时间冯老爷子又给调理的比较好,说实话,并没有那么弱了。

    但是,谁也看不到深层皮肤的愈合情况,于是只能继续进行缓慢康复锻炼,忌讳剧烈运动。

    “你别小孩子气儿。”

    林微顶着一张红彤彤的脸,硬着头皮跟他理论。“你不能剧烈运动。”

    “那你运动运动!”

    林微:“……那你想怎么办?”

    “摸摸!”

    俩字儿落地,地裂石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