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一拼
    唐慎没说话,拧着眉脱了雨披,又扒下自己身上宽松的汗衫,盯着自己胸前看了看,又把后背面向林微,“你帮我看看,伤口有没有异常?”

    他觉得伤口不舒服,有些湿痒,也有些凉嗖嗖。

    想挠,却又只能克制住。

    林微收敛了笑意,快步走到他面前,围着他,仔仔细细把他的前胸后背都看了一遍,这才松了口气,摇摇头道,“没有什么问题,伤口都好好的,没有初雪,也没有裂开。”

    想了想道,“这会不会是你的伤口对于天气变化作出的反应?”

    那些老寒腿,风湿,似乎对于天气变化也很敏感。

    唐慎闻言,把汗衫穿上,点点头,“应该就是这样。”

    既然没有什么问题,他就趁着饭前这段时间打打太极,练一下军体拳,还有老爷子画出来的那一串动作分解示意图好了。

    人暖和起来,这个湿痒的状况应该会缓解。

    见唐慎做了个太极的起势动作,林微跟他说了一声,不等他动作就跑厨房里去了。

    唐慎没去追,他身上湿痒,而且有些透心的凉,再不活动一下转移注意力,他真的很想上手去挠了。

    军体拳和太极之中那些略需要使点力气的动作,都被唐慎根据自身的情况给卸去了一些力道。

    可即便如此,对于还在康复锻炼中的他,都不是一件轻松如喝口水的事儿。

    这样一套太极打下来,他身上有了点热度。

    比之前,感觉好了很多。

    厨房里,林微正在问王姐,“王姨,家里面有没有粗盐粒儿?”

    在她没有去云省之前,家里平时吃饭都是用的精盐,后来就改成了加碘盐。

    不过,因为想腌一些肉,还有鸭蛋之类的,最开始的时候,为了省劲儿,买了不少。

    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

    早前因为不用吃这种粗盐了,她还跟王姐说要不要扔掉呢。

    “没有粗盐粒。”

    王姐道,“粗盐粒儿都腌咸肉和鲜鸭蛋了。”

    林微有些失望,正准备问王姐家里的精盐还有多少,然后就听她说道,“不过,粗盐粒儿是没了,但是盐疙瘩还有不少。只是咱平时都是吃的精盐,所以也没有想着把它给敲碎。怎么了?是要用吗?”

    那盐疙瘩还在一个红陶罐子里,密封的结识着呢。

    “王姨,那就先别炒菜了。”林微看她还没开始炒菜,赶紧道,“把盐疙瘩拿出来敲碎,炒点盐用细纱布包起来,我有用。”

    王姐见她着急,赶紧丢下了手里的菜刀,把红陶罐拿了出来,拍了拍上面的灰。

    “盐疙瘩都在这儿呢,你要用多少?”

    一边说,一边就拿出来了稍大一些的大理石臼子,还有一个臼锤,放了一块儿盐疙瘩进去,手捂着开始捣盐粒儿。

    这种臼子跟平时用的蒜捣子几乎是一样的,只不过臼子打了许多,内里也更深一些,东西不容易溅出来。

    “这个臼子的大小就行。”

    林微一边说,一边帮着拿了一个黄色的搪瓷大碗,“弄好的就放这个碗里。”

    说着起身,“王姨你先忙着,我去找一下细纱布。”

    她曾经买过一些白色的细棉布,正好可以包裹着装了盐粒儿的细纱布,省得盐粒儿掉出来,蛰到伤口。

    “你忙你的,这边有我呢。”

    王姐听说过炒盐粒,见林微紧张,立即想到了唐慎,手上动作就快了几分。

    她虽然没用过,但也听说过。

    据说炒盐能够活血化淤,治疗寒症。

    虽然不知道真假,但估计就跟冬天人一暖和就浑身舒畅一样。

    林微拿了细棉布和细纱布过来的时候,王姐已经弄好了一碗粗盐粒儿,正擦了锅里的水汽准备炒。

    “微微,这炒盐真有那功效?冯老爷子说的?”

    王姐把手放在锅子正上方感受了一下温度,见不是太热,就扭头跟林微说道,“我听别人说,这个炒盐可以治疗风湿关节痛,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是冯老爷子说过炒盐确实有用,我倒是可以跟我那几个老姐妹说一下,用这个方法治疗一下老寒腿。”

    买药治病花钱,这粗盐就不一样了,一两毛钱能买不少。

    有治疗效果,还不费钱,要是真的,那可真就是老百姓的福音了。

    林微一愣,稍后摇摇头,“对于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有没有用,只听说热盐的保温性、渗透性强。热温渗透进体内,把体内的病气、寒气吸出来。”

    见王姐有点失望,林微道,“能确定的是热盐能够松弛肌肉,促进血液循环,这应该就是中医上说的温经活络吧……”

    这些东西她没有经过求证,所以也不敢跟王姐说什么确切的效果。

    不过根据“热胀冷缩”的道理,应该是没有害处的。

    刚才唐慎说身上的伤口不舒服的时候,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弄个炒盐给他试试。

    不管如果,暖和起来,应该就没有风湿关节痛的人那么难受了。

    “好吧。”

    王姐点点头,“等会儿看看……他什么感觉。”

    唐慎的名字到了嘴边儿,王姐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喊他,似乎从见他开始,俩人说话的时候,都没有称呼过对方?

    不,不对,他还喊过她“王姨”。

    只是她每次见到他都要紧张,以至于每次都是他先说话,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听着,照做着。

    “嗯。”

    林微应了一声,提醒王姐,“王姨试试锅温,是不是可以炒了?”

    闻言,王姐把手放在锅子的正上方,感觉温度可以,拿起那碗粗盐粒儿倒进锅里,快速翻炒着。

    林微见状,赶紧拿了细棉布铺在细纱布的下面,拿了根系带,等着王姐炒好盐,赶紧扎起来。

    “微微,你等会儿得用毛巾包着吧?”王姐一边炒着盐,一边看了一下她那边的情况,提醒道,“刚炒出来的盐很烫,你这样直接跟皮肉接触,肯定会出毛病的。”

    不烫出来个泡,也肯定烫得一片通红。

    估计跟刚掀开锅,锅里冒出来的滚烫水蒸气有得一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