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零七十章 难受
    林微低头看了看板子上铺的平平整整的细棉布,又看了看薄得透亮的细纱布,然后点点头,“等会儿王姨炒好了,我给唐慎敷的时候再包毛巾。”

    “那也行。”

    王姐看了看外面越来越大的雨,万分庆幸,“还好还好,在你们回来之前,我就把所有的被子褥子都晒了一遍。即便是这一次雨连绵几天,到时候也不怕没有被子用。”

    晒过的被褥,不怎么容易沾染潮气。

    唐慎现在还需要炒盐热敷,略有些潮湿的被子他肯定也不习惯。

    “这雨——”林微顺着王姐的视线往外看,犹豫道,“王姨的意思是,这次的雨能下好几天?”

    那唐慎还不得难受的撞墙?

    “这可说不定。”王姐摇摇头,“每年麦收之后没几天,都会下好几天的雨,地里面湿透了,就能够种秋季庄稼。所以,每年麦收之后,或者秋收之后,大家都会急急忙忙地把粮食晒干收进仓库。”

    她不知道林微是否清楚,反正她当年还种庄稼的时候,经常听老农这样说。

    也见很多生产队一收完庄稼就赶紧把粮食晒上,又发动其他老弱劳动力去田间地头拾麦子,青壮年就用耙子把地里的树叶子和漏掉的一些庄稼的秸秆聚拢起来,给生产队里的孤寡老人用。

    如果没人要,就会就地烧了。有些小孩子就满地的去抓蟋蟀和蚂蚱,串成一串,趁着地里有火,赶紧烤了吃。

    那个时候谁家的柴火都很珍贵,烧的多一点儿,可能到了年底就不够烧,只能去借,或者漫山遍野的捡干树枝子,或者割一些干草用。

    但,哪里有那么多的干草或者枯树枝子?

    于是,家里的孩子都被三令五申,不许玩火,尤其是粮食收获的季节,更是天天口头警告。

    就怕一个不小心,自家熊孩子引燃了火,弄的谁的日子都艰难。

    粮食珍贵,更不可能糟蹋,也不舍得它们发霉,所以一收回来就赶紧晒,说起来也是跟老天爷抢脸了。

    林微听王姐这么说,愣了一下,回忆之后,果断点点头,“好像还真是这样。”

    似乎从她能记忆起,每次到了收庄稼的时候,大家都跟打仗一样,恨不得的一下子粮食全收完,恨不得一下子全脱粒儿晒干装仓,恨不得一下子就种……

    不对,种庄稼不一样。

    不管是秋收还是麦收,一般都是等下了一场雨,晾一晾土地,觉得土有些松软干燥一点儿了,这才赶紧趁着湿气给种上相应季节的粮食。

    为的是庄稼好发芽,也为了那些地蝼蛄和老鼠不至于吃种子吃的太猖狂。

    “就是这样。”王姐肯定地点点头,“你看,麦子才收了没几天,地里遗漏的麦子也收完了,这老天爷就给脸的下了雨。”

    王姐说着笑笑,“这今年的秋季庄稼,估计又是个好年成。你闻闻,这雨里面都有些庄稼秸秆的味道。”

    不用王姐说,林微也能闻出来。想着她说的好年成,不由有些感叹。

    以前想着不种庄稼,不受那个苦,如今离开了,真的不种庄稼了,竟然还觉得怀念!

    到底怀念什么?

    林微有些好笑。

    种庄稼不容易,有牛的不多,有骡子的也少。一般都是一个公社才有那么一两个村子有耕牛和骡子。想要等着一个个轮着来,那估计就错过了种麦子的好时候。

    所以,一般寒露过后,都是人力拉着犁子,还有种麦子的斗子吭吭哧哧地埋头在地里一趟趟的跑。

    等种好庄稼,拉斗子的人的肩膀都磨的出了跑或者茧子。

    那个时候,小孩子不用做什么,但是半大的孩子却要背着良种,等候着大人的招呼,然后及时补上粮种。

    她当时很爱偷懒,因为背粮种也不是什么轻松的活儿。

    种秋季庄稼更是恼人。

    那个时候还有秋天的余威,地里水汽蒸腾,往往种一上午的玉米,不仅人能晒伤脱皮,就连手上也会磨上水泡。

    种玉米的工具简陋,一般都是用成年男人手指头粗细的木板子来刨土,或者就是随便在哪儿折一个树枝子。

    这活儿不止是大人需要做,就连七八岁大的小孩儿也逃不过。

    抢收抢种,趁的就是天晴和雨后,没有人有任何理由可以逃脱。

    回忆起以前自己偷懒躲滑的日子,林微心里有点内疚。

    “好了,盐炒好了。”王姐说了一声,端着炒锅往林微铺好的布上倒。“快让让,别盐粒子溅到你身上烫到了。”

    林微回过神儿,笑着躲到一边,赞了一声,“王姨很麻溜儿。”

    “麻溜什么?就是炒个盐。”王姐哭笑不得,“你老是这样夸,等以后你要是不需要王姨了,王姨都不知道该怎么再找个东家了……”

    王姐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无心的,但到了最后,却觉得或许能得到一个答案或者安慰也不错。

    “王姨哪里话,我和婆婆都对你满意的。以后,你要是像现在一样做事儿,我们挽留你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放你走?”

    林微不知道王姐在忐忑什么,还是笑着给了一个有前提条件的保证。

    王姐听了心里松了口气,她这人本来就不是虚头巴脑的,林微给她这句话,比跟她立即说一句肯定不会赶你走,还让她心里踏实。

    这会儿得了保证,王姐不自觉放松了很多。

    “这炒盐,你自己拿过去,还是我帮你拿过去?”

    林微自己动手包好系好,抓着多出来的那一丢丢,笑道,“王姨赶紧做饭吧,我这样拿着不会烫的。”

    说完赶紧往客厅走。

    唐慎打了一套太极拳和军体拳之后,又倒了一杯热水,一边捧着往外走,一边啜上几口。

    见林微进来,他又退了回去,指了指她手里的东西,鼻子嗅了嗅,“盐?”

    “嗯。”

    林微点点头,“这是炒盐,听说有活血驱寒的作用,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不管怎么说,先试试吧,省得你难受。”

    明明想挠挠蹭蹭抠抠,最后却不得不忍,这种感觉比让人疼还难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