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为什么着急
    三天后,结案。

    至于老太太是怎么找到的,找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林微一概不知。

    等唐慎回来,她才算知道了一星半点儿。

    老太太见到林志远的时候失声痛哭,抱着人不撒手,嘴里喃喃道再也不来城里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亲自送老太太回镇上。

    程曼得知人找到之后,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只是心里却不是滋味儿。

    离了十万八千里,结果却因为一个林明月,继续跟老太太牵扯,实在让人气郁。

    在林志远回去的那天,程曼直接拉着程姥姥和程亮,还有林果出去玩儿。几个人中午全聚德,下午玩到点了去吃涮锅,花了那么一通钱之后,心里气儿是顺了,可却肉疼的不行。

    “你这不是找不痛快吗?钱花了就花了,以后再赚就是了。”程姥姥叹了口气,无奈道,“再说,你赚那么多钱不花,难道等老死了之后带坟里边去?”

    程曼:“娘,我这不是节省惯了吗?这突然一下子花那么多钱,怎么都觉得有点儿心慌,好像对不起谁似的……”

    要说对不起谁,她还真没有个固定的人选。

    “你——”程姥姥看着程曼,摇摇头,“人得向前看,以前没办法吃吃喝喝,那是因为穷。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咱们也得学会享受是不是?你就说吧,人这一辈子能活多长时间?咱们还有多长时间好活?”

    存钱固然是正经,可啥都不缺了,花点钱不是正常吗?

    程亮也说道,“姐,你得跟林微学习。她要是喜欢,就买。尽量让自己舒坦。虽然吧,这可能是因为底气足,钱包鼓,可那也算是能花能赚。”

    想想那一袋袋的汝窑碎瓷,还有那些翡翠石头,一些老旧物件,以及秀水街那边的一些店面,程亮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人生真谛。

    程曼被他们说的没了脾气,心里铺天盖地的心慌也算是消弭了一大半。

    林果不想说话,她天天到少年宫练跳舞,腿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天天吃那么多,还觉得不饱……

    人生艰难。

    “对了,姐,林微她生了孩子准备住哪儿啊?”程亮想的远,“如果生了住大院,咱们过去不方便吧?每次都要例行检查。”

    让人带进去的话,更麻烦。来回传话什么的,也让人头疼。

    “这个说不定。”程曼道,“如果那个时候唐慎在家,估计会住二进院子。如果不在,十有八九是住大院。”

    “不方便就不方便吧,咱们又不是天天过去……”

    这边几个人吃完饭慢慢往家走,那边唐慎也陪着林微在大院里散步。

    三天前林微和唐慎回了一次二进院子,正好碰上了老太太失踪这件事儿。但在此之前,唐慎还出去了一趟。

    这会儿正跟她讲的,就是金春查出来的文物走私案。

    一个外国人到华夏玩儿,找了几个地头蛇,很是买了一批所谓的艺术品。经查证,这并不是单纯的艺术品了,而是正正经经的文物。

    于是人被海关拦截,并通知了文物部门,专家当场鉴定,有近乎三分之一的文物很有研究价值。

    于是,东西扣留,有研究价值的被收文物部门,其他的准备挂拍卖。

    “挂牌卖?”

    林微很感兴趣,“在哪儿?什么时候?”

    这个年代鲜少有做假的,最常见的无非就是把朝代末的物件儿给标成朝代初的买卖。

    这事儿高志国跟她说过,有一次他就遇见过。人家把清朝末的东西说成清朝初东西,想狠宰他一笔,结果被他识破,这才完事儿。

    正是因为如此,她买东西才不会太过计较。

    当然,也是她研究了真假分辨,这才敢大胆的买。

    只是,这个买也仅限于她了解的范围。

    现在文物部门要挂牌卖一些东西,最起码不用担心是假的。

    “想去?”

    “嗯。”林微笑盈盈地点点头,“我还没有去过这样的场合,还真就想去见识见识。”

    “那你等着,八月二十六号他们那边开始挂牌卖,我带你去看看。”不过再等十一天的时间罢了。“我顺便通知一下高大哥。”

    “好。”

    关于在港城开影视公司的事儿,林微没有跟高志国说,她也不确定什么时候跟他说比较好。

    于是,这事儿就暂时搁置了。

    时间不着急,再加上包国瑞和俞青安要学粤语,她倒是有段时间可以好好想想。

    说完,突然都有点沉默。

    这种沉默跟平时的默契不一样,而是凝着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昨天做过检查,唐慎身体已经痊愈,就连恢复情况也十分良好,即便是不能达到以前的十分,也有了七分的标准。

    这说明什么,很显然。

    唐慎也不是滋味儿,他一边想着尽快回部队,一边想着多陪陪林微,整个人恨不得劈成两半。

    因为部队没有下令归队,他还能撑得住,可是俩人自从检查结果出来之后,时不时就冷场一会儿……

    唐慎有些愧疚。

    “咱们回去吧?”

    唐慎看了看手表,声音有些哑,“快到休息的时候了……”

    说国家现在群狼环伺,其实并不为过。这次间谍行动牵扯出来的东西,以及国外武装力量的重新评估,未来布局,实在是让人寝食难安……

    “陪我坐坐吧。”

    林微抬起头,狠狠叹了口气,指了指斜对面的长椅,语气里有些释然,“去那边儿。”

    能让他着急的事情……

    唐慎坐在林微边上,微微斜向她,双手放在膝盖上,腰杆笔直,标准的部队坐姿。

    林微看了一会儿,忍不住笑,“我没准备审问你什么,你放松点儿坐吧。”

    “嗯。”

    唐慎姿势不变,只是稍稍并拢了双腿,往她身边靠了靠。

    林微好笑,不再纠正他,想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自从清醒,你还是你,看似与往常无异,却像是背负了万千枷锁,你一直着急,着急伤口愈合,着急痊愈,着急恢复以前的身手……”

    说到这里,她苦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着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