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裤衩
    唐慎满目愧疚,坚毅的唇微动,却徒劳地垂下肩膀。

    她说的是事实,他无力反驳。

    而他所着急的事儿,并不能说出口。

    “你去忙你的吧,我虽不能为你分忧解难,最起码能做到不拖后腿。”

    林微笑笑,想到沈立和吕优,眼神坚定起来,“或许,我也能做点和你志同道合的事儿。”

    说完,又摇了摇头,摸摸肚子无奈道,“估计我这点儿出息在孩子面前还是要却步……”

    但,不会放弃也就是了。

    “是我对不起你。”唐慎垂着头,声音嘶哑,“我自私娶了你,却不能陪伴你。”

    如果当初……

    算了,没有如果,也没有当初,他若遇见她,必然还是这样的决定,还是这样的结局。

    “谁说你没有陪伴我?”林微笑着把他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这不就是你的陪伴?”

    唐慎闻言,既心酸,又忍不住咧嘴笑。摩挲着她的肚子,心里满溢着说不出来的东西,胀得人心软的一塌糊涂。

    见他这样,林微又来了句让唐慎感动到差点落泪的话。

    她说,“我能平平安安的睡着,平平安安地走在大街上,静待孩子平平安安地降生,全都是因为你在我们的最前方保驾护航啊。”

    负重前行,无非如此。

    唐慎眼睛酸涩的厉害,胸脯起伏不定,鼻翼翕合,最后却只是紧紧抱住她,脑袋深深埋进她的肩窝,“我爱你,终此一生。”

    声音微不可见,却重若泰山,狠狠砸在她的心上。

    林微没说话,只是拍了拍他的背。

    眼见着有人往这边走,她只好提醒他,“有人来了。”

    唐慎:“不管!”

    “……”林微无语凝噎,“你,咳咳,大可不必这么感动,我估计等你退休了,我可能也不会退休,到那个时候你别老是说我不陪着就好!”

    她只要不是老年痴呆,健忘症,估计会在军情部门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毕竟外语这东西并不因为体力和年纪的增长而减弱,而像是窖藏的老酒,越来越醇厚有底蕴。

    沈立只是跟她说了让她负责海外版物及其他文件的翻译整理和分析,具体负责哪几国的,她并不是很清晰。

    只不过奇怪的是,沈立还没来让她去工作……

    难道是她还没毕业的缘故?

    或者,怀孕的缘故?

    唐慎对于林微可能会有的身份很好奇,可是她不说,他自己又是部队里出来的,知道保密条例这些东西,所以也只好忍住不问。

    这会儿听她说,他隐隐感觉,可能是要进外交部,或者是外交部下面的翻译室?

    但这个地方需要按时上班,说要保密,那大概是工作内容保密,工种也要保密吗?

    这会儿好奇,他放开了她。

    “小唐,又陪媳妇儿散步呢?”一个老者停下来,“这几个月了?快生了吧?”

    “是。”唐慎道,“您这是饭后快走呢?”

    “对,你爷爷如今都是早上运动了,晚上回来也不找我们了,一进家就钻书房里办公,忙得嘞,跟打仗差不多了!”

    唐慎笑笑没说话。

    “你这样啊,回家跟你爷爷说说,有啥需要帮忙的喊上我们,别一个人玩儿啊!”老者呵呵笑道,“我们也想为了各位战友贡献一份力量。”

    “好,您放心,我回家指定跟他说。”唐慎故作严肃道,“到时候真要是有事儿了,您们可别嫌他麻烦!”

    “不会不会,你尽管说。”老者说完,摆摆手,“好了,你们慢慢散步吧,我再快走一圈就回去休息了。”

    说完,人就走了。

    唐慎这会儿浑身轻松,笑道,“回去?”

    “好。”

    俩人说开了,也就没有了之前那种时不时的沉重。

    俩人回去,林微去洗漱,唐慎正要跟着一起,却被老爷子喊住,递给他一张纸条。

    唐慎一愣,大约猜出来那是什么,扭头去看林微,却见她并没有往这边看。

    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沉重。

    打开纸条,上面果然是归队时间。

    八月二十六日中午十二点前归队。

    唐老爷子见唐慎面色凝重,叹了口气,小声道,“她再过一个多月就要生了,之前你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她就担惊受怕,这次归队,唉,你跟她好好说说吧……”

    说完,老爷子进了卧室,把空间留给两人。

    唐慎站在客厅,手指紧紧捏着纸条,有些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刚才两人说的情况,没想到那么快到来,而这个日期恰好是他原本许诺的时间点。

    林微洗漱完,见他站在客厅不动,目光发直,没有任何落点,有点奇怪,本想开口喊他,余光瞥见他手里的纸条,猛地怔住。

    这是——

    怎么来的那么快?

    林微嘴微张,无措地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他,视线也没了着力点……

    说跟做完全是两码事儿,她能说出她想说的话,也能说出她不想说的话。

    可真到那么一刻,却突然觉得有些暴躁,想要发脾气,想要抱怨所有!

    “去洗漱吧!”

    林微面上尽量平和,声音却不自觉到了一点儿冷意。

    跟唐慎说完,转身就去了卧室。

    手放在门框,想狠狠甩上,最终却紧紧抠着上面的漆面,努力克制那种铺天盖地的暴虐。

    唐慎听着她的脚步声再次响起,那垂在裤缝处的手才猛然握起,手臂上青筋凸起,根根分明,甚至能听到指节骨头咯咯作响。

    良久,才颓然松开,将纸条塞进口袋,乖乖进了卫生间去洗漱。

    他看着镜子里自己,镜子里的人也在看他,隆起的眉头,苦笑的表情,无奈的神情,一模一样,让人陡然升起一种无力感。

    快速洗漱好,唐慎想了想,只穿了一条军绿色的大裤衩回了卧室。

    反手关上门,他干笑了一声,喊道,“媳妇儿,你给我挠挠背,有点痒……”

    “自己挠!”

    林微看都不看她,拿着桃木梳子慢慢疏活头皮。

    唐慎僵了一下,不着痕迹地看了一下比平时拉低不少的大裤衩,心下一横,直接挤进林微和梳妆台之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