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清账
    俞青安和包国瑞都是新潮的人,喜欢尝试新事物,但要真说起来,俞青安比包国瑞更细致一些,对这些玩意儿也算有点研究,让他跟着过去,也算是涨涨见识,顺便充当一下保卫了。

    林微对此没有任何反感。

    之前兑换外币的时候,跟梁芜茵偶然的碰面,就是一个例子。

    如果不是周边有人护着她,梁芜茵做出点什么来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

    “你之前的那两个战友呢?就是来过咱们家的那俩。”

    这两个人听他说,已经住进了二层小洋楼那边。

    “依然保护着你。”唐慎拧眉,“黄金仓不简单,他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伺机而动的毒蛇,趁你不备就想咬一口……”

    虽然自始至终他都没什么动作。

    “你说,黄金仓是不是没准备对付我,而是我想的太多?”

    时间过去那么久,近乎一年的时间,跟着黄金仓的人都没发现什么异常。

    即便是钱财,也因为借据在,金额不多,而构不成贪腐受贿。

    他的儿子黄根生,胃口比较大,陆建华给了十万。不过因为有借据在,而且是黄根生的媳妇儿钱宝珠出的面,也跟他牵扯不大。

    再要说别的,他几乎也就是云省、经济区、还有他们老家三处跑,跟着他的人有新款相机在,也应该漏不掉什么。

    “这些你不用想,有人跟着他,有人跟着你,你能平安无事儿,那就继续耗着吧。”

    引蛇出洞对于黄金仓来说,并不适合。

    “嗯。”

    也只能这样了。

    反正不缺钱,就耗着吧。

    唐慎把自己知道的,结合实际,一一给林微分析,简直是事无巨细,周到的简直像对待幼龄儿童。

    他是第二天下午五六点的车,中午的时候非要午睡,林微只好陪着他,本以为自己睡不着,结果沾到枕头就睡过去了。

    等她醒来,唐慎人已经不见了,只他躺过的地方留了一封信。

    闭了闭眼,林微慢慢坐起身,定定地看着那没有封口的信,良久才叹了口气,伸手拿起来。

    都做到了这一步,他估计已经走远了。

    拿起信的时候,林微看了一下手表,显示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半。

    想想,有点不甘心,拿着信,穿着拖鞋走出来,看见王姐正在择豆角,林微站了一会儿,语气才毫无异常地问道,“王姨,唐慎走了?”

    不告而别!

    以前都是恨不得让她跟到站台的!

    “……嗯。”

    王姐见林微表情似乎有点奇怪,弱弱地应了一句,“他走了有半个小时了。”

    她是搞不清楚现在的年轻人是怎么想的,不就是分开一段时间,咋还弄的跟牛郎织女一样……

    “哦。”

    林微说了一声,转身趿拉着拖鞋准备回自己的卧室,走到一半又掉头,“王姨,做的肉酱他带走了吗?”

    “带走了,带走了,还把你今天上午给他准备的凉拌牛肉和饼子也带走了。”王姐道,“你交代的东西,他都带走了,走的时候还检查了一遍呢。”

    “嗯。”

    闻言,林微才真正往卧室走去。

    她觉得自己有点奇怪,对于分别的容忍度降低了那么多。

    大概,是因为怀孕的缘故?

    摸了摸肚子,却被狠狠蹬了一脚。

    林微猛地停住,看着单薄裙子下面明显的凸起,心惊胆颤。

    时不时担心一下自己的肚皮会不会破是个什么见鬼的感觉?!

    “怎么了?怎么了?是哪不舒服吗?要不要去医院?”王姐见林微停下不走,还隐隐倒抽了口气儿,吓了一跳,豆角往盆子里一扔,赶紧小跑过去,“内裤有没有湿?像不像是来例假?”

    林微回望王姐,艰难吐出两个字儿:“……没有。”

    这话问的,怎么觉得有点羞耻呢?

    “哎呦喂!差点把我吓死了!没有就好,没有就好。”王姐拍拍胸口,一脸的如释重负,“我还以为你停下来是感觉到哪里不对劲,要生了呢……”

    以前有种说法,叫什么“七活八不活”。

    说的就是小孩子七个月的时候早产,还能活下来。如果是八个月,十有八九那是活不下来了。

    虽然现在医疗条件比以前要好了很多,但这事儿谁也没办法说个准儿。

    “……没有,我就是感觉自己的肚皮时时刻刻都有被它踢破的感觉……”

    林微也不敢摸肚子了,说完,摆摆手,“王姨,你去忙你的吧,我没什么事儿。”

    “好。”王姐指了指客厅,“你要是有事儿,就直接喊我,我就在客厅里,哪儿也不去。”

    王姐也是担心,林微的月份越来越大,她也就敢早上趁她还没睡醒的时候出去买买菜和水果,平时都守在她身边,生怕自己不在身边,她出了什么事儿。

    人家请她过来,就是为了照顾孕妇和孩子的,万一出了个什么事儿,那就是她的失职了。

    “嗯。”

    林微点点头,捏着手里没封口的信慢吞吞的往卧室走,生怕动作太大引起孩子的反应,再来一记无影脚什么的。

    回到卧室,她坐在靠窗的桌子旁边,伸手扬着信封,对着阳光去看信的透明度。

    手指白皙,信封黄褐色,倒是有一点韵味儿。

    林微看着看着,点点头,颇有一些自娱自乐的感觉。

    收回信封,两指伸进去,夹起那薄薄的一页信纸。信纸不是太厚,因为笔力遒劲,破有些力透纸背的感觉。

    也正是因为如此,林微才有点奇怪。

    这信纸上似乎并没有写太多东西,好像是几行字?

    展开,定睛一看,林微简直笑哭。

    他是怎么做到的?

    事情过去了不短的时间了,他对每个月的信件往来怎么还是如此执着?

    她都想蒙混过去了的……

    是的,信纸上没写什么,也不是几行字儿。

    上面只有一行龙飞凤舞,仿佛透着他坏笑的字儿,“林微同志,欠我的四封信,麻烦尽快清账。”

    尽快清账?

    想的美!

    都敢不告而别,还哄着她跟他一起午睡,结果呢,就为了偷偷溜走!

    正要合上信纸,结果发现信纸脚注那边还有一行字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