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跪着撑起来
    “不管如何,先谢谢您了!”

    最起码你过来跟我说话,他们就不再讲这些事情了呀!

    林微心怀感激。

    “不客气,那您还有什么需要的吗?”服务员冲她笑道。

    我需要您留下来跟我闲聊可以吗?

    林微咽下去到嘴的话,笑眯眯地摆摆手,“没有了,谢谢您。”

    服务员见林微没什么事儿,就去后厨问去了。

    她一走,这边袁飞开始起劲儿。

    有林微在,他们也不好抽烟。喝酒嘛,也不行,毕竟等会儿司机还要开车,谁喝谁不喝的,也是尴尬。

    那交通广播车天天沿着大街慢腾腾地开着,宣传交通知识。

    偶尔还会逮着个人问你一两句。

    这久而久之,他们就是再怎么不清楚交通规则,也明白喝酒不能开车了。

    不能吸烟,不能喝酒,饭菜也都没上来,干坐着也没意思,能说点什么让人抓心挠肺的东西,其实也挺好的。

    小李不怎么说话,见他开了口,老爷子也挺好奇他想说什么。

    “我讲的不好,你们就听听吧。”小李觉着刚才的司机师傅就讲得很好,抑扬顿挫,高高低低的,像是四九城里说相声的。

    抓人耳朵,盯着想听下去。

    他就不行了,他媳妇儿常说他闷。

    “那是我当知青的第五年,当时我二十三岁。”小李先说了两句,见大家都听着,没显示出来不耐烦,于是就继续道,“是个夏天……”

    袁飞听着,迫不及待问道:“然后呢?”

    “我们那儿有个女知青想不开跳了塘子。那塘子很深,看不到底,最起码也有个五六米吧。也很长,有个二十米的样子,宽吧,也应该有个十米。”

    小李一边说,一边回想,“当时我们下去了很多人去打捞,都没有找到人。眼见着快下午了,人还没捞上来,这边大队队长也着急了。他问了哪儿有捞人的好把式,就急慌慌去请人了。”

    好吧,前面不恐怖,林微还跟着一起听进去了。

    袁飞和那俩司机目不转睛地盯着小李,觉着之后肯定跌宕起伏,心里就有些激动。

    老爷子笑呵呵的,小钱表情跟老爷子差不多,就这么听着。

    小李继续道,“找来的人,年纪也不大,是个男人。”

    这话一出,林微忍不住想笑,干这个活儿的,也只有男人了吧。

    可看看大家都听得认真,她也认真听下去。

    “这个男人难不成掐指一算,指了某个地方让你们去捞?”袁飞兴奋了。“然后你们就捞到了?”

    小李突然被打断,愣了一下,摇摇头,“不是的。这个人是捞人的好把式。”

    他刚才就已经说过了……

    “咳咳,你继续说吧。”袁飞干笑了两声,摆摆手,示意他继续说。

    小李道,“那人过来之后,让女的退避……”

    “怕阴气太重?”袁飞忍不住插嘴。

    小李:“……不是,他夏天就两件衣服,湿了没得换了。”

    这人爱干净,衣服都是一天一换一洗。

    噗——

    林微忍不住笑了一声,赶紧憋了回去,一副认真听的样子。

    袁飞愣了好一会儿,才受到了打击一样,沉默一会儿,板着脸道,“我觉得这不是奇人异事儿……”

    这感情是说相声呢!

    “然后,他就下去捞人了。”小李见没人说话了,还是决定把事儿讲完。

    他说完这句话,还专门停顿了一下,看看谁要发言,发言完他再说别的。

    “……咱们普通人撑死了也就闭气一分钟对吧?”

    见没人说话,他只好继续。

    只不过这次是个问句。

    众人点点头。

    普通人确实是这样。

    小钱道,“运动员闭气时间可以长一些。”

    不过,这人不是运动员。

    小李点点头,认同小钱的话,虽然他也不知道运动员能闭气多长时间。

    “然后,这人下去了好几个小时!”

    袁飞:“……”

    林微:“……”

    司机师傅:“不可能!”

    老爷子:“具体几个小时?”

    小钱没说话,只是眼里完全不认同。

    小李比了一下,“三个小时。当时这么长时间没下来,我们还以为又死个人,正准备再下去找人捞呢,结果他出来了……”

    当时一圈人都没了声音。

    看着他上来,却没有捞到尸体,也没觉得有什么了。

    人家闭气那么长时间还没事儿,本就是牛人一个了!

    “结果还没等我们说啥呢,他拎着那女知青的脚腕子上来了,我们看的清清楚楚,那脚底都泡白了!”

    所以,这也算是奇人异事吧?

    小李说完,看看众人,见他们没啥反应,还以为自己说的东西哪里犯了忌讳,有些气弱道:“……我,我讲完了!”

    他这话一出,几个人瞬间回神儿,正要说点什么,就见服务员送过来一盘白切肉。

    众人顿时默了。

    这菜上得不是时候啊……

    “我们这儿没有牛肉了,只有猪肉,所以就给你们上了白切肉。旁边有蘸料,你们蘸着吃就好。”

    见几个人盯着白切肉,表情不是那么好,服务员怕他们非要退菜,赶忙解释道,“我们这肉都是早上刚采购的,很新鲜。如果您不相信,您尝一尝就知道了。而且啊,我们的蘸料都是秘制的,保管您吃了一次还想吃第二次!”

    她说完,去看林微。

    这白切肉是她要的,有啥话也是她说吧?

    “谢谢,挺好的。”林微礼貌地笑笑,“辛苦您了。”

    那服务员见没事儿了,松了口气,赶紧走了。

    老爷子毕竟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夹了一片白切肉,往蘸料里蘸了蘸,满满塞进嘴巴里,仔细嚼了咽下去,点点头,“确实是不错,你们都尝尝,她们家这个蘸料跟别家还真有点不一样。”

    第二个动筷子的是小钱,他见林微不动手,猜到她大概是个什么心情,怕大家僵持着,也学着老爷子夹了一片蘸了蘸料去吃。

    袁飞咽了咽口水,缓缓拿起筷子。

    自己作的死,跪着也得撑起来……

    林微看着他艰难动筷,有些想笑,但还是没发出声音,看着他吃第一筷子肉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