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失约
    “这四合院我之前看过,损毁并不严重。而且主人有过修整,所以整体看上去虽然有些不搭调,但是房间里面都是好的。”

    袁飞这人做事儿比较细心。但凡他要给林微介绍的东西,必定先过目,自己觉着好了,才会喊人过来实地查看。

    这一次,依旧如此。

    他敲了敲门,房主很快打开,看样子,也是昨天他吃了饭又过了来跑一趟的功劳,人家并没有出现正在吃早饭的尴尬场面。

    “你们来了?随便看吧,看完咱们再说。”

    房主一身文气,神色淡漠,这种淡漠却不是面对人的习惯使然,而是那种仿佛被生活侵蚀之后留下的痕迹。

    林微不动声色地打量了房主一眼,寒暄两句,然后便站在院子里,大致看了一下院内的布局。

    这之后,又仔细看了房间内的格局。

    除此之外,还又着重关注了一下木质门窗房梁,见并没有被白蚁侵蚀过的样子,便点了点头,示意房主出来说话。

    这房主的家人目前都还住在这儿,她想知道,给了钱,这家人什么时候搬出去。

    价钱袁飞之前已经说过,她觉得还算合理,便不准备再讨价还价。

    “如果今天付钱,明天下午就能把钥匙给你。”房主道,“不瞒你们说,我们家准备移民。”

    那个国家除了Y语,普通话一样属于当地语言,华人很多,早在RB入侵华夏的时候,就有很多商人逃亡到那里,成立了不小的势力。

    他有堂叔在那儿,也怕再次被人莫名举报受冤,所以在堂叔的又一次催促下,也下了决心移民了。

    目前孩子和他们母亲已经过去,现在也就剩下他和父母了。

    要搬,随时的事儿。

    “可以。”林微点头,“只是麻烦您先陪我去附近的银行一下,我取了钱,咱们过了手续,我把钱再全部交给您。”

    这要求不过分,那房主跟家里人说了一声,便进屋拿了户口本和房契之类的东西,跟着林微和袁飞出了门。

    看房比较顺利,俩人也都是比较爽快的,再加上有袁飞在,一切都还算顺利。

    只是,到底取钱的时候耽误了点时间。

    办手续的时候,林微不时看一下手表。

    见房主看她,她不好意思地笑笑,“抱歉,之前跟一位老先生约好了十点前见面,这会儿怕耽误时间,才看手表。”

    不等房主说什么,袁飞开了口,“你还准备买古玩什么啊?”

    再买下去,还有住的地方吗?

    有外人在,林微笑笑没说话。

    那房主看了林微几眼,没有说话。似乎是优点想不明白,那么一个年轻的姑娘,怎么就玩起来了这么烧钱的一个玩意儿。

    办好必要的手续,其他交给袁飞,林微便赶紧去往和林老约定的地点。

    她过去的时候,林老还没来。如此等了一会儿,一直到中午还没见人来的时候,林微就有点坐不住了。

    心里不安之下,她跟这边一个卖烧饼的摊主说了一下林老的特征,让他注意一下林老,回头见了人报她的名字,林老会给他一块钱。

    然后就准备去林老家看看,看他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结果没走两步,就看见两个精瘦的人往这边走,她往旁边让了让,结果人还就挡在了她的面前不走了。

    “你是林微?”

    来人如此问道。

    林微看他们气势汹汹,自然不准备硬扛,但也不准备一下子就示弱,于世就看着他们,没露什么情绪。

    “你认识林老爷子吗?他在我们老板那儿。”

    “弄碎了我们老板的瓷器,还不准备赔钱,我们念他一把年纪,也就没动手。”

    弄碎瓷器?

    林微简直想笑三声。

    行业内的规矩,没拿定主意之前,都是先上眼看,怕弄碎瓷器,一般都会背着手,或者垂着手,林老又是这里面的翘楚,怎么可能弄碎瓷器?

    这是被人坑了?

    “所以他让我们找你借个两千块,赔了这瓷器。”

    两千块?

    林微心里冷笑,他们怎么不去抢!不对,已经是明抢了,应该是他们怎么不去偷?!

    就友谊商店卖的清中末期的瓷器,贴了不粘纸,可以带出境的,也不过才这么多。

    当然,这东西也是看人的,如果碰见外商,肯定是往高了说的。毕竟真要是两千的瓷器卖成两三万,大半年的业绩就完成了。

    先不管什么外商不外商,就冲这人敢坑林老两千,林微也想吞下去了。

    “抱歉,那你们可能要等一下了,我暂时走不开。”林微笑笑,不等他们说什么,继续道,“我在等公安局的季局,这阵子违法乱纪的事儿太多,他让我做的一个犯罪分析和应对措施,避免产生那么多的死刑犯。你们稍微等一下,我等到了人,把这份文件交给他,再陪你们去看林老。”

    说着,她拍了拍自己的挎包,又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然后笑道,“只是我现在不方便,等季局来了,我把钱给他,让他陪你们去一趟吧。”

    见俩人眼珠子乱转,还有点不敢置信。

    她神色不变道,“瞧我,忘了跟你们说了。季局是我叔叔,你们不用怕我骗你们。”

    说着,看了一下手表,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茶楼,“这样吧,他可能开会又耽误了,咱们先到茶楼坐坐,等着他过来好了。你们要是不嫌弃,就是我做东,请你们去茶楼里吃个茶。”

    这俩人起初还一脸横硬,听了林微说什么公安局,已经心惊胆战了,这会儿再看她的手表,还一脸轻松自在的请他们喝茶,更是两股战战。

    如今的公安局比革委会权利更大,抓住了犯罪证据,说枪毙就枪毙。

    偷盗的,枪毙。

    杀人的,枪毙。

    猥亵妇女的,枪毙。

    这种坑蒙拐骗的,大多也枪毙。

    关监狱里的,教育罚款的,这都算轻的了。

    如今犯罪人数增加,他们也是知道的。

    只是总以为那些离自己很远,根本轮不到自己头上。

    谁知道今天——

    俩人看了林微一下,又互相对视一眼,心里有了定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