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不文明
    “你要等多久?”

    其中一个说道,“你先把钱给我们,我们回去交给我们老板就好,不用你多跑一趟了。”

    另外一个不说话,只是凶狠地看着林微,似乎想要威慑恐吓她。

    正要说什么,突然看见有两个军人靠过来。

    跟唐慎时间久了,对于这些军人,她几乎能一眼辨别出来。

    这俩虽然穿着普通的衣服,并未穿什么军装,身上也丝毫不见相关东西,可那一身兵味儿,林微还是一眼看出来了。

    俩人离她还有两三米远,林微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佯装为难道,“具体要等的时间,应该不超过一个小时吧。要是我认识你们,把钱给了你们也没什么,毕竟银行也没多远。关键是我根本不认识你们啊,你们说林老欠了钱,那我真给你们了,林老他不认账,我以后找谁?”

    开什么玩笑,当她傻吗?

    正说着,那俩人迅速靠近林微,不着痕迹地把她与那两个社会小青年模样的男人分开,齐刷刷地喊了声嫂子。

    要糟!

    这是来找林微的那两人的第一想法。

    只是对比看看,四人身高差不多,也无惧什么打架了。

    可是想想那个公安局的季局,他们也害怕林微是真的认识他。

    他们知道有个季局,虽然不清楚他的名字,但不妨碍人狠名远扬。

    怕蹲监狱,也怕有别的什么事儿,俩人再次对视一眼,忽然跑了。

    唐慎请来保护林微的这俩,身手不要太好,一个擒拿手,直接把两人反剪了。

    “干什么!干什么!我们是良民,是人民群众,你们这样就不怕破坏民族内部团结!”

    “我要举报你们当街打架斗殴,影响文明月建设!”

    噗——

    不等这俩兵哥回敬社会小青年什么,林微先扑哧一声笑了。

    还破坏什么民族团结,影响文明月建设?

    刚才他们气势汹汹想威胁恐吓她的时候,怎么不说这些?

    难得的是,他们还懂得用这些来为自己开脱!

    有这个脑子干什么不好,非要干类似打手的活计?

    “闭嘴!你们心里要是没鬼,会这样心虚的想跑?”瘦高个的兵哥嗤笑一声,拍了拍他擒住的这个人的脑袋,“你不跑我抓你干什么?”

    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我跑是我的自由,人民的自由!”那人还尤外强中干地嚷道,“你凭什么抓我?我又没犯罪!”

    这俩人身手那么好,该不会是公安局的人吧?

    俩人心里暗暗叫苦,林微却给了他们一记重击。

    “季局是开会走不开了吧?”林微看着两个兵哥说道,“要不你们陪我去接林老爷子,等接了人咱们再去公安局?”

    这话指向性很明确了,俩人又不傻,点点头,应了一声好。

    提溜起来两人,松开,拍了拍他们,“走吧,带路!”

    就是松开了,这俩人也不敢跑了。

    林微笑呵呵道,“你们刚才跑什么?我这人很讲义气,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乱做事的。”

    跑什么?

    当然是害怕了才跑的!

    可俩人又不敢说,哭丧着脸,带着林微往老板的住所走。

    “很远吗?”

    林微张口问。

    这么走下去,得到什么时候?

    俩人没说话,在身后人威胁的轻咳下,这俩人才赶紧说道,“走十分钟就到了。”

    想想林老也不可能走的太远,林微便信了。

    但是他真是没想到,这俩人说的十分钟是按照他们快走的脚程。

    于是,等到了一个四合院的院落,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的事儿了。

    林微擦了擦头上的汗,从挎包里拿出来杯子喝了一口白开水,才吐出一口气。

    这也太坑了!

    看来今儿回去之后是不用再散步了。

    她摸摸肚子,感觉到手下孩子翻身的动作,停了一会儿,等不动了,这才往四合院里走。

    这四合院,看起来很干净,干净到不像是人常居住过的样子。

    而客厅里貌似主人的人,穿得十分严谨,好像是特意装扮了一下,是正装。

    只是再怎么正式,却好像是不常穿这些,浑身透着不自在和生硬。

    林微进去之后笑笑,看着林老爷子,主动道,“林老,说是让您等我一会儿,我把犯罪分析资料交给公安局的季局就跟您一起走,您怎么等不急就先走了?”

    语气里有些抱怨,还有些亲昵,完全是小辈见了长辈的样子。

    “我这不是来得早,就想逛逛吗?谁知道能碰上这糟心事儿!”林老气到不行,“一个清末的非官窑的玩意儿,告诉我是清初的,打量谁不认识吗?还两三千,他去找找这个四九城有多少东西卖两三千的?!”

    关键是,还碰瓷。

    他当时一进来就觉得不对劲儿,等看到这所谓的主人的穿着打扮,立时提起来心,这分明是个局!

    他偶然间被人说动进来看古董,结果所谓的主人家竟然穿得跟要随时随地见外国贵宾一样……

    这一看,还有啥不明的!

    只是才从客厅站起来要往外走,就跟主人家撞了个满怀!

    糟心!

    没有更糟心的了!

    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了眼……

    “老爷子,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林微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瓷片,鄙夷道,“我看友谊商店有一款官窑出来的瓷碗,也才两三千啊。而且可以带出境,不被管制。那一款明显要比地上这个高出好几个档次呐……”

    都是做生意的,而且干这行的都有些门道儿,即便是被抓进去,也不会关太久,林微不想结仇,便准备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那人年纪大概有五十岁,自林微进来,便一直在打量,这会儿听她说这话,便站起来笑了笑,“可不就是搞错了吗?老先生年纪大了,可能没听清楚,我说的是二三十,不是二三千呐!”

    这年头没人敢随便打着公安局的名头做事儿,他见林微的穿戴,便已经心下了然。

    再想到昨天听人说有个很好看的女的带着一个老头去买古董,出手就是四五千,顿时了然。

    出手这样阔绰的人,怎么说也得有点背景,如今这人会做事儿,他想着该怎么卖她个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