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正想找你
    他那东西确实是清末的,不过因为特征不是太明显,因此不管是对内行还是外行来说,都不太好分辨,谁知道今儿却碰上了行家。

    本想着将错就错坑人一把,谁成想来的这个小的还是个硬茬子。而跟在她身边的两个人训练有素,跟他这两个找来充数的没得比。

    在全国经济大环境下,玩这个的,真热爱的有,但有钱长期玩这个烧钱的却不多。

    如今人愿意后退一步,他也得卖个好才好,可也得把握一个度。

    在一个行当混,很多事儿并不能单一考虑。

    最后,决定打个折收了十五块钱,另外赠送了一个玉扣。

    其实别说两三千了,就是二三十块,林老暂时也拿不出来那么多。

    昨天林微给他的劳务费,他一气儿全给花了。

    所以,现在这人要钱,他还真是囊中羞涩。

    有心想说一句那东西顶多就值六七块,但想想还是闭了嘴。

    干这一行的,门道比较多。都说小人难防,他也不冒这个险了。

    怪谁?

    还不就是怪他自己防备心太低!

    林微把钱给了,朝对方笑了笑,接过他手里的玉扣,领着林老出去。

    这玉扣没什么特别,应该是近代的东西,不过胜在成色好,倒也值几个钱。

    从那四合院里出来,林老兴致不高,良久,叹了口气,朝林微说了句对不起。

    “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事情防不胜防,以有心算无意,没有多少人能立即察觉出来。”林微安慰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只是个意外罢了。再说,那点钱就当是打发麻烦了。”

    林老长叹一声,无奈摇摇头,不再提之前的事儿,而是道,“你刚才垫付的钱,等我下个月退休金发了再还你。”

    她给他的劳务费花完了,这个月老伴儿给他的零花钱也花完了,只能等下个月退休金了。

    “不着急,我还想着如果情况允许,这个月就多麻烦您几天呢。”林微笑笑,“我眼看着也快生了,之后应该有大半年时间不会再碰这些东西,就想着趁生产之前,多入手一些好东西,省得将来后悔。”

    “而且,我那边东西也不少了,正想找个时间请您过去帮忙看一下,归归类。”

    所以,她还要再付给他钱的。

    林老闻言,想了个折中的方法,“你看这样行不行?你不是有个舅舅吗?让他跟着我,有什么好的东西,让他给你捎带回去?”

    这样,她可以安心待产,他也可以赚点钱继续买这些心爱之物了。

    林微闻言,楞了一下,随即摇摇头,“我舅舅不行,他还有工作要做。”

    而且舅舅要和她妈回旺山村一趟,什么时候回来根本不确定,人选得换个人。

    只是换谁,她并没有好的主意。

    这段时间她肯定都是要住在大院的,她那二进院子的钥匙交给谁,她都不放心。

    林老还以为她不乐意,于是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道,“既然这样,你就趁着月初和月中多看看,有什么好的就买下来。”

    至于以后,以后再说吧。

    这些东西多过一天,就少很多。尤其是那些外国人,他们经济条件正是最好的时候,又赶上华夏进行改革开放政策,有不少人到华夏来寻宝。

    别的先不说,就说前段时间吧,一个Y国人买了一件瓷器,拿到港城去拍卖,直接给拍出了天价。

    这个价格是当时他们入手价格的几百倍!

    说起来价格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最后却被外国人拍走了。

    华夏文明瑰宝,就这么被人给带出了华夏,林老爷子想想都觉得心痛难忍。

    他和几个朋友曾约定,收集的这些古董要上交国家。

    可现在看看,他们到手的东西并不多。

    面对林微,有心想开口借钱,却最终只能放弃。

    不是怕她不借,而是在他有生之年怕是无力偿还。

    林微也没想好找谁来做这差事,见老爷子不再继续追问,便也没有说下去。

    两人出来走到集合点的时候,小李正在东张西望,看见他们,快步走了过来,说了一声就跟在了他们身后。

    现在有小李,还有唐慎找来的两个战友,于是林微干脆就可着劲儿买东西。

    首都这边卖这些东西的地儿不少,林老有意让林微多买点儿,于是便带着她净往规模大的地方跑。

    明明耽误了半天时间,最后买的却比昨天还要多。

    等要分道扬镳的时候,林微问林老,“林老,您下周一和下周二有没有时间?”

    “我都退休了,还有什么时间不时间的概念?”林老摆摆手,“你尽管说,我都有时间的。”

    林微这次准备的比较正式,专门找了个红封装钱,这会儿递给林老,笑道,“为了您不被别人半道儿截走,我先把您下周一和下周二的时间给定下来。所以啊,您可千万要把持住,再丰厚的酬金都要拒绝了!”

    林老大大方方的接过来,脸上笑容都舒展开了:“再没有比你给的酬金更丰厚了!既然我现在有钱了,那正好把之前你替我垫付的还给你。”

    一码归一码,算的清清楚楚,以后相处下来才自在。

    “不用给我,那就当是给您老的车马费。”林微笑吟吟的,“再说,我也没有给您吃饭的补助什么的,这就当是这个月的车马费和午餐吧。”

    俩人做事儿都是属于比较专注的,因此常常忘记了吃午饭。

    说实话,她心里也过意不去。

    “这个我不能要。”老爷子执意递过去十五块钱。

    他们有交情在,本来这个酬劳就不好意思要,只不过他脸皮厚一些,硬是接着罢了。

    见他坚持,林微只好接过来。

    两人分开之后,林老赶紧往家走。

    林微则是带着一帮子人坐着轻卡回二进院子。

    刚把这些东西放好,还没来得及请几个人喝口水,就见有人拍了拍大门,随后便熟门熟路的进来了。

    林微定睛一看,笑了一声,抬脚往外走。

    调侃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我正想去找你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