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面沉如墨
    “你放心,总不会坏了你们的交情。”

    沈立道,“我心里有数。”

    本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徐徐图之才是上策。

    “嗯。”

    林微点点头,“那我明天下午提一提你。”

    他都说了不着急,只是先混个脸熟,那就先让人熟悉一下他的名字好了。

    “对了,钱的事儿,我明天去银行预约一下,只不过要取的话,只能后天上午,或者下周三了。”

    她周六要给唐耀准备东西,周日晚上参加欢送会,下周一和周二跟林老约定了继续满四九城的找好东西,最快也要后天上午,也就是周日上午有空了。

    再晚一点,那就只能等周三。

    取一百万,这得取到什么时候她也没个概念。

    但不说一整天也差不多了吧?

    “下周三吧。”

    沈立见她仔细思索,好像在排时间,猜想她应该是有事情,于是便找了个周三的时间。

    林微对此无异议,点点头。把门锁好,起身带着几个人出去。

    吕优开车比较平稳,但是赶上下班高峰期,也没办法走多快。到大院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

    王姐给她留了饭,老爷子见她回来,出来看看她,就赶紧回书房继续工作了。

    洗漱好,林微拿出钢笔和纸张,准备给唐慎写信。

    只是提笔的时候,才发现没钢笔里没了墨水。

    拉开抽屉,拿出一瓶蓝色墨水,一边汲取,一边想着自己该怎么写。

    唐慎农历生日是九月初六,而明天是阳历九月六号,等到了他生日的那天刚好是阳历十月十四号。

    现在写好,就当是提前为他庆生了。

    也许是晚上文思如泉,唐慎心心念念的几封信,她算是圆满完成。

    看了一下自己的字体,林微很满意。虽然没有唐慎那种力透纸背的遒劲味道,但也算大气了。

    兀自欣赏了一会儿,才合上笔帽,拿起信纸,按照以往的习惯,叠成了惯常的形状。

    叠好之后,塞进挎包。准备等明天去百货商店给唐耀买衣服的时候,把信寄出去。

    早上起的比往常要早一些,写完这些,林微感觉到疲惫,几乎才挨着床没两分钟,人已经彻底睡了过去。

    她休息的时间也不过才九点不到。唐老爷子从书房里出来,见她房间灯灭着,只好又去喊王姐。

    王姐习惯了唐老爷子现在的作息,怕他有什么事儿要吩咐,一般都是晚上十一点才睡。

    这会儿老爷子敲门,她立时开了门。

    “小王,明天你跟林微出去给唐耀买衣服,记得就不要让她花钱了。”说着,唐老爷子递过去一个信封,“这里面是三十块钱。到时候她看中了什么,你去付钱就好。有剩的话,就买点吃的。”

    孙媳妇儿是有钱,但不代表他们就能心安理得的让她破费。

    该给的,还是要给的。

    这些是他的退休金,也不算是借花献佛了。

    “好的。”

    王姐爽快接过来,“您放心好了,明儿有我看着呢。”

    那叫唐耀的孩子也不像是多淘气,应该还是好带的。

    “嗯。”老爷子点点头,背着手回自己屋里去了。

    唐耀这孩子,怎么说呢,跟着以前相比,看似活泼了许多,但却有点不对劲儿。

    他说不出来是啥,就是感觉有点心酸。

    这孩子好像有点怕被忽略……

    老二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想知道,却无法知道。

    “唉……”

    老爷子眉头皱紧,深深叹了口气。

    老二和老大都是极有原则的人,说不好听点,那就是死板。

    俩人在人情往来方面极淡,这样有个好处,就是不容易陷入派系之争。

    但也容易得罪人,不易找到助力。

    老爷子在这儿担心,那边唐济也极为不平静。

    他捏着薄薄一张纸,静静看着梁红英,良久才开口道,“这就是你要跟我离婚的理由?你想清楚了吗?一旦做了选择,我不会看着任何人的面子上回头。”

    早在一个月前,她就开始暴躁,开始各种抱怨生活上的不满。

    甚至连孩子的家长会也不愿意再去……

    “我想好了。”梁红英道,“我知道你不会放弃孩子的抚养权,所以也没奢望你把孩子给我。”

    两人之间沉默了好一会儿,梁红英才道,“你对孩子好一点儿吧。”

    “他是我的孩子,自然不用你多说。”唐济沉缓道,“我让秘书下周腾出来时间,回首都一趟,把离婚的事儿办了。”

    离婚结婚都是需要在户口所在地办理。

    回首都一趟,也是必须之行。

    “办好手续,你就直接走吧。”唐济道,“不用再回大院,也不用再看老爷子和唐耀。如果非要去看,那就远远看一眼。”

    梁红英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这些年,多少也看出来一些。

    唐耀这孩子,她并没准备要,也从未争取。

    原因是什么,他大概明白。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再做那一层表面功夫。

    唐耀是他的儿子,也很聪明,估计他已经察觉出来了些什么……

    唐济恍惚了一下,对孩子他终究是照顾不到位的。

    梁红英突然有些心虚,她和那个男人的事儿,她一直都怀疑唐耀是不是知道了。

    可是唐济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那就说明这孩子并没有对他说过什么……

    对那孩子,她没脸见他。

    不见,就不见吧……

    “我希望下周一回去。”

    梁红英直接道。

    周日她就要跟那男人离开了。

    从这边到首都需要两三天,从首都到这边也一样。时间上,她不想做什么更改。

    “可以。”

    唐济知道她的心思,也知道跟她交往的那个男人,只不过属于他自己的自尊不允许他提及那个男人。

    既然她说他不能陪伴她,让她感觉到冷落,也能毫不犹豫的舍下唐耀,那他就没必要挽留下去。

    “那行。既然没什么事儿,那我就出去了。你那边有消息了,让秘书到我那个部门通传一下就好。”

    交接工作已经开始了,也就这几天就能完成了离职了。

    梁红英说着,转身就要走。

    “等下!”

    唐济见她迫不及待就想走,面沉如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