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不懂
    林微过去的时候,陈烬正和高平案蹲下石榴树下。

    此时石榴树已经结出了青色的果子,不复六七月份的红艳灼灼,却有一种沉淀下来的厚重。

    一高一低蹲在石榴树下,一个恣意洒脱,一个稚嫩天真,皆未说话,像是在静心观察着什么。

    不自觉地,林微脚步放轻,也不敲门了,顺着半开的门进去。

    她这个样子让陈灵淑有些疑惑,还有些忍俊不禁。

    林微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石榴树下的两个人,然后做了个摆手的动作。

    陈灵淑靠近了她一些,笑着轻声道,“你以为他们在干什么?”

    说着,她看了俩人一眼,自己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午睡醒来,平案发现一窝蚂蚁在搬东西,于是就喊了他舅舅过去,一起分享喜悦。

    从开始到现在,这俩人蹲着看蚂蚁,已经有半个小时了。

    她都不明白,这么一窝蚂蚁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让一大一小专注那么久。

    林微摇摇头,顺着陈灵淑的视线看过去,恰好与觉察到人来的陈烬对上,忙笑了笑,举了举手上的东西,无声说了俩字儿。

    陈烬点点头,拍了拍高平案的小脑袋,跟他说了两声,才站起身。

    陈灵淑见状,也没有跟林微说下去,而是笑看着两人往这边来。

    “干娘!”

    高平案站起身,小跑过去,额头上还有一层细汗,仰着头看她。

    林微冲他眨眨眼,说道,“闭眼。”

    高平案眼神兴奋,“嗯”了一声,乖乖闭上眼睛。

    “伸手。”

    她一句话,他便一个动作。

    林微把送给陈烬的铜狮子递给他,又笑着把手里的陀螺放进他的手里,然后变戏法一样掏出来两本《少年科学画报》放上去。

    “好了,睁开眼睛吧。”林微笑眯眯地擦擦他脑袋上的汗,声音含笑道,“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欢,我就随便买了。”

    高平案小小年纪就有些老成持重,鲜少有跑跑跳跳疯玩的时候,林微想着韩栋那群孩子,还有唐慎驻地那边的孩子的喜好,便给他也买了这些。

    至于《少年科学画报》,她觉着里面是图画,小孩子对花花绿绿的东西又比较感兴趣,所以也给买了。

    高平案睁开眼睛,看着最上面的两本书,显出高兴来。只是到了陀螺的时候,满是疑惑不解。

    “陀螺?”

    林微点点头,笑道:“我不太会玩,让你爸教你。”

    高平案看了看陈灵淑,偏头去看林微,“我爸爸不会玩……”

    上次,爸爸试了,可没成功。后来,也就没给他买。

    他话音刚落,林微反射性地去看在场的唯一一位成年男性。

    高志国好像不在家,也就剩陈烬这个大男人了。

    陈烬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林微,又瞥了一眼他姐,然后再低头看拽着他裤腿的小人儿,扶额叹了口气,朝林微伸出手,“鞭子呢?”

    问的时候,他把手里的铜狮子又随手给了林微,“拿着。”

    林微接过去。

    陈烬捋了两下袖子,眼睛看着高平案,手上动作不停,他长得高大劲瘦,这样一个动作本该优雅尽显,此时在林微看来却带着那么几分危险性。

    “看好了,这样缠好。放在地上,然后——”他弯下腰,鞭子一扬,随即突然道,“放手!”

    话音落地,陀螺已经转了起来。

    林微:“……”

    这样的“观察”教学……对于高平案这个年龄的小孩儿,似乎不大适合吧?

    高平案抱着《少年科学画报》,满脸迷茫。

    刚刚发生了啥?

    为啥陀螺就那么转起来了?

    陈灵淑没忍住,一下笑出声来,弯腰揉了揉自家儿子短短的头发,笑道,“没看明白?”

    “嗯。”高平案看看一脸高冷抽着陀螺的舅舅,纠结道,“舅舅好快,我还没看清楚……”

    他还没看明白鞭子是哪个方向缠绕的时候,陀螺已经转起来了。

    现在舅舅在玩陀螺,他就只能看见舅舅弯着腰,一下一下抽着陀螺,陀螺快得都只能看见圈圈了……

    “……”

    陈烬顿了一下,收起鞭子,一把抓住还在转动的陀螺,瞥了他一眼,嫌弃道,“观察力太差!”

    高平案垂下脑袋,就在林微以为他沮丧伤心的时候,他抬起头,抿着小嘴好一会儿,才昂着头说,“我多看几次就好了。”

    他可以一点点看的。

    一点点看,连接起来就好了。

    “没人给你好几次机会,让你看好多次。”陈烬把陀螺和鞭子塞进他怀里,顺手抽出他怀里的《少年科学画报》,扫了几眼,在他满脸紧张中笑笑,“这个我先替你收起来,今天晚饭前学会打陀螺,否则没收这个。”

    说的时候,在他严肃的盯视中还特意扬了扬。

    整就一不良少年欠收拾的感觉!

    陈灵淑瞪陈烬,正要说什么,却见陈烬挑挑眉。

    她知道他想说什么,所以只好闭了嘴。

    他们家之前就有个规定,如果不是原则性的错误,谁教育平案的时候都不能插手。

    既然无法干涉,那她只能眼不见为净。

    “走吧,咱们到屋子里说话。屋子里凉快。”陈灵淑招呼林微,斜了自家弟弟和儿子两眼,无奈摇摇头,“让他们舅甥俩玩儿去。”

    林微笑着跟陈灵淑进了客厅。

    院子里。

    高平案盯着舅舅陈烬手里的书,觉得好气。

    那是干娘给他买的书,怎么就被他支配了?

    “在你没能力的时候,你护不住任何东西。”陈烬蹲下,看着他的眼睛,似笑非笑,像是嘲讽,又像是慨叹,良久,才慢慢道,“想要一样东西,你必须付出同等的努力。你没得到,那说明你还不够努力,努力的方向也不对。”

    “学会观察,学会反思,学会规划。”他道,“这样你才能时刻走在别人的面前。”

    高平案似懂非懂,看着陈烬,眨眨眼,想问什么,却又不知道从哪里问。

    最终却只能摇摇头,“我不懂。”

    声音虽稚嫩,却透着一股子想要弄明白的执着。

    “不懂?”

    陈烬站起身,睨着他。

    高平案点点小脑袋,眼神有些期盼,“嗯。”

    舅舅那么厉害,会给他讲明白的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