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纠结羞愧
    有一种人,天生就叫人信服。

    你或许说不出来为什么信服的原因,但却愿意把结识这样的人。

    陈烬,就是如此。

    他话虽不多,但却真真有种他把你当至交好友的感觉。

    陈灵淑唯一的亲人是他,高志国亲人虽多,但却都在国外。

    结识这么两年来,俩人从不曾有任何移民的打算和念头。

    再加上陈烬个人资料详尽,协议没有异议,林微便认可了他的提议。

    只是该说的还是要说清楚,止损点这个问题她便提了出来,表述了一下自己的损失承受底线。

    陈烬没有异议。

    签了协议,又坐了一会儿,见没什么事情,林微便提出告辞。

    陈灵淑和陈烬送她出去,才出客厅,便见院子里的小人儿还在跟陀螺较劲儿,即便是有树荫,那小脸儿也已经通红。

    他太过专心,似乎并没有察觉到院子里的动静。

    林微沉吟片刻,想到陈烬和陈灵淑在教育孩子,便没准备跟小朋友道别,而是轻手轻脚地到了大门。

    “你们别送了,外面不远处就是公交车站,我过去就能乘车回去了。”

    林微不让他们再送,“平案还在家,你们不好走得太远。”

    这句话说的时候,她眉眼带笑。

    刚才他们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对那专心致志的小人儿打招呼,就怕等会儿他反应过来,发现家里没人,会惶恐不安。

    陈灵淑知道她的意思,再加上两家经常往来,早就没了那些寒暄般的客套,便点了点头。“行,那我就不往前送送你了。只不过,你一个人我还是不太放心,就让我弟弟过去送你一下吧。等你上了车,他再回来。”

    林微再怎么看起来步态轻盈,也是一个孕妇。再加上天热,怕她受热中暑,不跟着一个人,还真有点怕她出意外。

    还有就是,她觉着林微似乎有事儿要跟自家弟弟说,便如此安排了。

    林微确实是有事儿要说的。

    刚才在院子里的时候,她忘记跟陈烬提提沈立了。

    这会儿出来了,小风一吹,未来自己这笔钱可能变成两千万的喜悦沉下来,便想起来了被自己抛到九霄云外的沈立沈部长了。

    “那就麻烦陈先生跟我再走走了。”林微笑的坦率,“刚才光顾着沉浸在未来可能发大财的喜悦中,都差点忘记别人的托付了。”

    她话音落地,陈灵淑就忍不住一笑,遥遥点点她,无奈又好笑。

    林微冲她笑得灿烂,一副财迷心窍的小财迷样儿。

    陈烬点点头,招呼林微跟上去。

    陈灵淑看这俩人走出去几步,这才转身往回走。

    自家弟弟三十五六岁,林微才二十岁,俩人坦坦荡荡,眼神清明,怎么都不应该是她想的那样。

    应该是长辈对晚辈的疼爱吧。

    她就不要多想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觉得俩人有点配……

    “说吧,你要为谁带句话给我?”

    陈烬慢悠悠走着,侧脸问她,“所谓何事儿?”

    在港城行事是一回事儿,但是四九城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两边行事准则不同,所以他才能安全往返那路与港城之间。

    想要拜访他的人很多,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不见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不牵扯利益冲突,不陷入到派系之争,不拉帮结派,这也是他给自己到内陆的行事标准。

    港城那一套,他从未在内地使过。

    现在有人把主意打到她身上,并不奇怪。

    “沈立想要见你。”

    面对陈烬,林微自认没有他聪明,于是便直来直往道,“他是部门人员,只是说让我引荐,再多的也没说。”

    说着,把沈立给她的地址跟陈烬讲了,继续道,“他让我把这个地址告诉你,说是你可以随时到那里去找他,他会静候你的大驾光临。”

    林微话音落地,便见陈烬笑看着她,有些玩味儿。

    林微觉得有些理亏,微微垂下脑袋,黑澈的眼睛也不再看他。

    当时她被沈立的一番话说的心潮澎拜,加之想起了唐慎,便这样答应了下来。

    后来冷静下来,便觉得自己那个时候有点……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个时候的自己。

    但,并没有后悔。

    战争谁都不喜欢,能通过军械威慑,减少人员伤亡,她愿意尽一份绵薄之力。

    “你很推崇他?”

    就在林微以为陈烬会出口嘲讽,或者沉脸拒绝的时候,就听见他那么一句近乎于调侃的话。

    她猛地抬头,眨眨眼,有些不明白他问这句话的初衷。

    不知道,便不好回答了。

    只是他不再提是什么,她想了想,便只好按照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硬着头皮说道,“要说推崇,确实是有一些的。”

    她说了这么一两句,见他一副倾听的姿态,便继续道:“国家的兴盛,往往是走在战争最前面的人力扛着,就像去年的Y战……”

    Y战的政治因素太多,但何尝不是展示一下自己国家的肌肉?让那些蠢蠢欲动的邻国龟缩回去?

    “沈立是军人?”

    陈烬眉头微微一皱,像是惯常思考之下的一个动作,让人看不出来他的具体心思。

    林微愣了一下,想了想,尽量把事情表述清楚,“应该是国家安全部门的人。”

    她也不太清楚这个部门归谁管,是中央直辖,还是部队来管……

    但能确认的是,沈立是有军衔的。

    “你话已经带到,这事儿以后就不要管了。”陈烬道,“我会见他一面。以后再有什么求到你面前,事关我的,不必再理会。”

    这事儿无谓是谁的责任,总归是因为他,她才会被人找上。

    “好。”

    林微点点头,顿了片刻,有些羞愧道:“抱歉。”

    抱歉?

    陈烬嘴角上扬了一点点,“没有必要向我道歉,真要说起来,我该向你道歉才对。”

    他这样一说,林微就更羞愧了。

    “好了,你赶紧回去吧。”陈烬指了指驶过来的公交车,笑道,“看看这一趟是不是你回去要坐的那一辆?”

    林微摇摇头,指着后面的那辆道,“这一辆才是。”

    说完,跟陈烬打了声招呼便回了大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