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如此心酸
    离婚之后,可能仕途受损,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句话也不是随便来的。

    与其最后两人成为怨偶,互相折磨,不如就此放手。

    真要是有才华,能做实事儿,婚姻上任凭有污点,也瑕不遮瑜!

    之前千般思虑,走到这一步,反而有些卸下重负,鲲鹏展翅的畅快淋漓之感!

    即便不能在仕途上走多远,但这个新时代早就与之前不一样,说是万花齐开,群芳竞艳也不为过。

    他能做的太多!

    不能走仕途,可以走教育,也可以走商路!

    如今不仅鼓励发展经济,也同样鼓励办学。

    再不济也可以像他爹一样,办一个实实在在为民服务的机构。

    因此,在老爷子话问出口的时候,他的回答才这样毫不迟疑。

    “你的事情我不多做干涉。”唐老爷子沉吟半晌,才又说道,“只一条,咱们唐家的孩子不外送!”

    离婚之后,这孩子必须归唐家。

    他见过不少离婚之后,或者失偶之后的人再娶或再嫁,最后好好一孩子生生走上歪路的例子。

    如今到了自己身上,更不愿这样的事情发生。

    “唐耀归我,我的财产对半分,以后不用她给孩子任何抚养费。”唐济心境早就平和,这会儿说起事情来,便不见半分迟疑,“这段时间,她如果要见孩子,那就随她去,只一条,不能让孩子随她单独出去。”

    唐老爷子看着他,沉默不语。

    那是孩子的母亲,如果非要这样做,就怕孩子心存怨恨,最后造成父子间的芥蒂。

    唐济一看老爷子这个表情,颇有些自嘲般地哂然一笑,“爹,你想多了。唐耀现在已经快十岁,他的性子如何,我最清楚。所以,这件事儿我不想瞒着他。”

    “那你的意思是?”

    “我想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他,让他有个是非曲直的直观判断。”唐济笑笑,“我会不带任何主观意识地跟他说这件事儿。”

    人都有劣根性,遇见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大多都是推脱自己的责任。

    这个时候,必然一些主观意识。

    他不想梁红英跟儿子说什么似是而非的话造成父子俩的嫌隙。便准备好好跟儿子来一场男人之间的谈话。

    “你自己决定就好。”唐老爷子点点头,还是提醒道,“孩子自尊心比较重,关于孩子母亲的劣性,不必说得太清楚,只把她的选择讲给孩子听就好。”

    唐济没有点头,但也没太抗拒,“再说吧。”

    他目光有些悠远,“等谈话的时候,看孩子意愿吧。”

    唐老爷子看着儿子,神色平静,心里却酸涩难忍。

    大儿子丧子,老二丧妻,再娶的这个,如今也……

    “爹,你不用担心。”见老父嘴唇不自觉抿紧,唐济心里一痛,赶紧道,“其实一个人过日子,未尝不可。但如果有志同道合的,我也不会推拒。只是爹,你别太着急这件事儿,暂且让我喘口气儿。”

    他心里不愿再娶,但真要跟老父这样说,恐怕是往老人家心窝子上戳刀子。

    暂且找个理由,给他个盼头儿吧……

    “……好。”

    老爷子良久才点点头。“先吃饭吧,等吃了饭,你再跟耀耀好好说说。”

    “嗯。”

    唐济一直忙着经济区的招商引资建设,几乎没有一顿饭是好好吃过的。再加上梁红英三天两头的挑毛病,嫌弃这那的,他就更没胃口了。

    这会儿回了首都,再闻家里弥漫着的饭菜香,他肚子一阵轰鸣,连老爷子都忍不住侧目。

    唐济“嘿嘿”笑了两声,年近半百的人,忽如稚子一般。

    老爷子看得更是心酸,却不好让儿子看出来,一边出去,一边说道,“你这次回来的不是好时候,这天儿还热着,想带你吃涮锅子是不行了……”

    “爹,您什么时候也变得这般奢侈了?”唐济好奇道,“以前别说涮锅子了,就是在外面下一次馆子,您都要唠叨多少句……”

    唐济说完,再去看老爷子,竟觉得老父突然年轻了不少岁……

    知道这是错觉,可心态从眼里透出来,他还是觉得惊诧莫名。

    “这还不是唐慎媳妇儿带的?”老爷子笑呵呵道,“她喜欢一些新事物,也喜欢找一些好吃的,找到了还不算,拖着人就出去尝试了。”

    再说——

    “以前我不让你们下馆子,那是因为你爹我要养的人多,钱也不够松快罢了。”过了那么久,老爷子也不在乎什么老底儿不老底儿,脸面不脸面了,直接道,“要是有钱,我还真愿意带你们出去吃!”

    省事儿不说,感觉味道也比自家的好上许多……

    唐济第一次听到这个论调,一时间有些呆滞。

    脑子轰隆隆地响,往日里老爷子严父形象轰然倒塌,只出现了一个勒着裤腰带辛苦养家的可怜汉子……

    “现在家里没什么负担了,我也有钱帮助别人,终归不用再过的紧巴巴的了。偶尔的享受也当是奖励自己这把年纪还能发光发热,为人民服务罢了。”

    老爷子笑呵呵道,“说到底,节俭惯了,再加上那么多人还不能温饱,平时花钱觉得心虚,总归我这也算是给自己偶尔下顿馆子找个合适的理由罢了。”

    明明这钱是退休金,来路明确,可他一花钱还是心虚莫名。

    如今被林微带的,他都快不知道节俭是什么了……

    老爷子说的洒脱,唐济却开始眼眶发酸。

    “不过,”老爷子爽朗一笑,“虽不能带你去吃涮锅子,但却可以带你去吃烤鸭。这么长时间没吃过咱老四九城里的烤鸭,想得慌了吧?”

    儿子瘦了,瘦了很多。

    以前脸颊上不说多少肉,但却不会像现在这样凹进去,还有了如此明显的纹路……

    工作上得有多辛苦,心理上得有多煎熬,才会让他这么一个心宽的孩子瘦脱了形?

    老爷子扪心自问,越发难受。

    林微这会儿正拉着唐耀摆放碗筷,见差不多了,便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你去喊你爸爸和爷爷过来吃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