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 第402章 他们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必看,求月票)

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第402章 他们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必看,求月票)

    “悦悦和川川真乖!川川还发烧吗?好点了没有?”说着,靳南生亲了一下孙子和孙女的脸蛋儿。

    不约而同,靳紫悦和靳逸川都亲了一下爷爷。

    靳逸川还甜甜地说了:“爷爷,川川好多了,不发烧了。我可以和爷爷玩了,川川不要再生病了。”

    “对,不要生病,一定要保养好身体。瞧瞧,这几天瘦了很多了,爷爷可心疼了。”

    眨巴着大眼睛,靳紫悦搂着爷爷的脖子,撒娇道:“爷爷,我也很乖的,我陪川川打针,我还给他讲故事呢!”

    “嗯,悦悦也很棒!”

    不甘示弱,靳逸川也撒娇道,不过,他极酷似靳祈言的俊脸可神气了,有点骄傲。

    “爷爷,川川不怕打针的,川川不哭。护士姐姐表扬了我,她们说川川是男子汉很勇敢,很乖!”

    “悦悦和川川都很棒,爷爷都很喜欢你们!肚子饿不饿?先吃点东西,好不好?”

    “我们很饿了,是很想吃东西了。爷爷,为什么那么多人看着我们?是不是因为我很帅,悦悦很漂亮,他们也喜欢我们?”

    小孩子的话充满稚气,也表露了他们天真无邪的天性!

    即便是孙子不说,靳南生也注意到了很多人在看着他抱着两个孩子,这个事肯定让很多人震惊的!

    是靳家的子孙,是应该承认的,他认为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靳南生犀利地眼望去,立即有很多人收回了注视的目光。

    在座的下属确实很震惊,董事长也承认了那两个孩子的身份,他们确实不敢再议论了。

    况且,董事长是那么地喜欢那两个孩子,谁敢欺负靳家的人啊,他们也不敢嫌弃那一对孩子。

    绝大多数人除了羡慕云水漾还是羡慕云水漾,即便是挺怨恨她的,也想骂她贱的,却没有人敢说云水漾半个字不是。

    人家云水漾生了靳家一对宝贝孙子,人家有靳家罩着,谁还敢明目张胆去得罪她呀?!

    即便是对云水漾有怨言,也只能烂在肚子里。

    没有人再望向他们了,靳南生柔声回话:“他们是欢迎悦悦和川川,他们也是喜欢悦悦和川川的,因为你们都很讨人喜欢。”

    上菜了,靳祈言从靳南生手里抱过两个孩子,“让他们先吃饭吧,我靳祈言的孩子,有谁敢说不喜欢的?我有两个孩子就怎么了?谁管得着?碍着谁了?”

    靳祈言这话是故意说给在座的华宇高层听的,希望他们识趣,不要出去乱嚼舌根。

    吃饭的继续吃饭,用完餐的撤走了,总之没有人再敢做任何的议论了。

    对于靳祈言的做法,靳南生没有异议,他尊重他的决定。

    他也是当爸爸的人了,他相信他有分寸,反正,他是承认这两个可爱的孙子的。

    ……

    与靳南生坐一桌的靳祈昊并没有出声,他也仅是瞟了几眼靳祈言和孩子而已。

    他是第二次跟这两个孩子见面,他再眼瞎也看得出靳祈言是认可这两个孩子的,他真的要他们,他也是喜欢他们的。

    靳祈言特么地混蛋!他竟然带云水漾和孩子来参加年会,陌然呢?他把她当成什么了?

    那个混蛋知道陌然在苦苦等着他吗?他心里还有陌然吗?

    靳祈昊的表情看似平静,他心里却是波涛汹涌,他压抑着闷气。

    就在靳祈言抱着孩子进来的时候,他把这一幕拍了下来,他所拍的照片也把跟在靳祈言身后的云水漾一起带进镜头里。

    瞧瞧,人家这才叫一家人吧?幸福的一家四口!

    这一刻,萧陌然多么像一个外人,她白等靳祈言了,等了一场空。

    他是该让萧陌然看看人家是怎么幸福的了,他也希望陌然不要再傻傻地等下去了,最好是离开靳祈言。

    他相信自己要比靳祈言好多了,他也是一心一意对陌然好的,是她有眼无珠看不见他的好!

    趁着爸爸去抱那两个孩子时,靳祈昊把照片发给了萧陌然,还有靳祈言跟云水漾吃饭、他替她夹菜的照片。

    温良裕知道靳祈昊在用手机,他没有阻止。

    这么温馨幸福的时刻,是该让那个女人看看的,让她看清楚祈言的心根本不在她身上了。

    ~~~~~~

    靳祈言和云水漾来得比较晚,他们进餐厅的时候,其实靳南生和靳祈昊已经用完餐了,他们仅是坐在那里喝汤而已。

    一会儿了,靳南生和靳祈昊要走了,他们走过去跟靳祈言他们打招呼。

    “祈言,今晚一块吃饭,我订了房间了。水漾,你带孩子一起来。”

    闻言,云水漾蛮受*若惊的!

    董事长邀请她带孩子去吃饭,他的意思……云水漾轻轻蹙眉,她有点不好意思的。

    董事长叫了祈言,祈昊应该也去吃饭吧,叫上她和孩子,这应该算是家庭聚餐的,孩子去是可以的,她去的话可能不大妥当,想着,云水漾想开口拒绝,刹那间,靳祈言却是替她答应了。

    “好,我今晚和水漾带孩子去。”

    靳祈言自作主张替她决定,云水漾下意识地瞪了他一眼,她还想辩驳的,却被靳祈言瞪着她,仿佛在跟她说由他说了算。

    不知道靳南生是不是看穿了云水漾的心思,没等她反悔说不来,靳南生点了点头,抢先说:“今晚6点,我在度假村的会所酒店等你们。”

    “嗯,一定准时到。”

    靳南生走了,靳祈昊还没走,他痞痞地盯着两个孩子。

    吃了一口饭,靳紫悦和靳逸川也定定望着靳祈昊,时不时地,他们还望着爸爸。

    仿佛有疑问吧,两个孩子不约而同微歪着头,他们仿佛在想事情一样一样。

    “我是你们的大伯,很高兴见到你们。”

    靳祈昊主动打招呼了,他的嘴角本来是微微翘起的,但是,两个萌宝一出声,他却有点笑不起来了。

    “哦,我们知道你是日天!噢漏……一模一样的爸爸,你们是双胞胎吗?为什么你们长得一模一样?”

    童言无忌,但是,听者有心。

    靳南生已经走过了两张餐桌,听闻充满稚气的声音所说的疑问,刹那间,他顿住了脚步。

    瞬间,靳南生的眉心也皱了起来,他的眼神有些空洞,仿佛是灵魂出窍了似的。

    实际上,靳南生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31年前,他和最爱的太太在英国的那段往事。

    他们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大人说的话可能是有目的性的,可以不怀疑,可以不理会,但是,孩子的天性很纯真的,他们没有大人那样的套路,他们仅是直观表达自己所看到的,所感觉到的事,所以,靳南生对孙子的话上心了。

    当吴香雪带着祈昊来见他,他第一次见到祈昊时,他相当震惊!

    那一瞬间,他以为祈言被吴香雪捋走了,但不是,她说是她为他所生的孩子,叫祈昊!

    他不信,他当着吴香雪和祈昊的面打电话回家,电话里他真的听到祈言的声音。

    从那以后,他不得不相信自己有两个孩子。

    的确,那是吴香雪生的孩子,和默清所生的孩子简直就像双胞胎一样!

    之后,他查过祈昊的出生,他是在申城出生的,而祈言是在英国出生的。

    他当年一直守在默清的身边,他是亲眼看着祈言出生的,他们只有一个孩子没错。

    他查过吴香雪,她有产检记录,那也是事实。

    他找过吴香雪的接生医生,孩子确实是她生的。

    被孩子这么一提,那些往事又回到了靳南生的思绪中。

    怔了一下,靳南生也离开了餐厅,不过,他的神色看似挺凝重的。

    ……

    孩子这么说,云水漾看到靳祈言和靳祈昊都脸黑了。

    他们互看不顺眼,肯定不想做兄弟的吧,他们应该也讨厌被这样说混在一起,毕竟他们有各自的妈,还像仇人似的。

    “悦悦、川川,不要说话了,好好吃饭。”

    “水水,我们又说得没错,他们就是很像,跟我们隔壁班那对双胞胎的样子是一模一样的。我们刚回申城的时候,就把他们看成一个人了。”

    温良裕来回看着靳祈言和靳祈昊,他们确实是很像呀!

    这只能说董事长的基因很强大,毕竟他们都有各自的妈,不是双胞胎!

    性格就不一样,他闭上眼睛都能分得出他们两个的身份。

    “小包子,不用纠结了,他们不是双胞胎,只是长得像而已,因为他们是一个爸的种。你们老爸比他好多了,是不是呀?”

    “对,靳祈言最好了。”

    “那就是了,靳祈言是讨人喜欢的,剩下的那一个,自动忽略。”

    “哦,自动忽略。可是,我们还是觉得他们像。”

    “想搞清楚这个问题,有办法。你们让靳祈言和水水再生一个弟弟,你们就弄懂了强大的基因的原理了。”

    “温良裕,好方法!说真的,我也很期待这个验证。说真的,我也不喜欢跟某人同一张脸。”

    话音落下,靳祈昊鄙夷地笑了笑,然后,他走了。

    靳祈言冷凝着黑脸,他没好气地瞪着温良裕,“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这么好的点子,你留着自己用,你自己去验证吧,别教坏我的孩子。”

    温良裕无谓地耸耸肩,有趣地说:“说真的,我很佩服你爸的基因,还有你的基因。看到了没,你儿子和你也很像。等他长大了,人家也会说你们俩比较像兄弟。”

    “不想吃饭了你就滚,别在这里妖言惑众。悦悦、川川,赶紧吃饭,等一下爸爸带你们去玩。”

    “好哦好哦,我们吃饭饭,我们要和爸爸去玩。”听说可以去玩了,靳紫悦和靳逸川像是忘了刚才的话题了,他们很认真吃饭了。

    温良裕还想说话,刹那间,靳祈言很凶恶地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他不想再听他说话了。

    温良裕无谓地耸耸肩,他不怕死调侃:“别误会,我只是说一句很认真的话而已,其实,我想说,你们特么地像一家四口,你和云水漾就像一对夫妻。”

    蓦地,靳祈言轻轻蹙眉了,他恶狠狠地瞪着温良裕。

    “宇城飞,把他丢出去!吃个饭也不让我省心,我上辈子欠了你吗?宇城飞,你顺便告诉公关部,以后华宇集团有活动什么的,不要让温良裕出现,免得他大包干我的好心情。”

    “小气鬼!好,不说就不说了,我吃饭,行了吧?宇城飞,你有这样的老板确实很悲哀!”

    靳祈言一瞪,立时,温良裕夹菜吃了,他在心里鄙夷:这混蛋就是*!

    ~~~~~~

    都安静下来吃饭了,云水漾却还是想悦悦和川川无心说的话。

    真的,她也跟孩子一样的想法,她感觉靳祈言和靳祈昊特别像双胞胎。

    如果不是他们都有自己的妈妈,要不然她真的信的,可能是存在一些误会或者是什么阴谋所导致的。

    同父异母的兄弟,就算是很像,也不可能像成这副模样吧?!

    总之,云水漾就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