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 第866章 结局篇:把我女儿还给我
    靳祈昊像是听不见姚希的逐客令一样,他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凶恶地瞪着她。

    “你不会离开刘铭宇,是不是?你脑子进水了吗?”

    靳祈昊冷硬的质问声是从齿缝迸出来的,眼神很幽怨。

    “你不觉得自己很无耻吗?真正过河拆桥的人是你!别忘了,陆雅文是因为你们姓靳的才死的!”

    姚希这样说他,莫名的,靳祈昊很恼火!

    他也很烦躁!

    “你要坚持和姓刘的在一起,把我女儿还给我!”

    “靳祈昊,我不想跟你吵,我不会把乐乐给你。”

    “那就等着瞧!芝麻与西瓜不能兼得,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懂吗?”

    恶狠狠地横了姚希一眼,靳祈昊带着一肚子的怨气离开了姚希的病房。

    “无耻的混蛋!”

    瞪着靳祈昊甩上的门,姚希没好气地啐了一口。

    刘铭宇那么可怜,无依无靠了,只要他需要她,她是不会离开他的。

    她会永远陪他一起走下去的,她不能做背信弃义的事情。

    陆雅文的死,她真的很内疚!

    铭宇现在一个人去面对爸爸妈妈的死,还要独自面对各种压力,他一定很难过,他一定很无助,姚希很心疼他!

    爸爸妈妈的尸体已经运回殡仪馆了,卧室里的鲜血佣人也清理干净了。

    哪怕是刘铭宇愣愣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的眼眸里还是停留在那个血泊中的画面。

    刘铭宇的双眼,依旧被鲜血染红了。

    他坐在沙发这里,愣了好久,好久

    “少爷,饭已经做好了,先来吃点吧。”

    少爷中午没有吃饭,佣人希望他晚餐多少都要吃点。

    佣人也知道老爷和太太的死对少爷的打击太大了。

    一下子失去两个最亲的人,换作是别人,也不可能受得了这个打击。

    佣人很心疼少爷,她希望他撑得住。

    “你们先吃吧,我不饿。”

    刘铭宇的声音有些沙哑,他的眼神是空洞的,没有光彩。

    “少爷,不吃东西不行,你要挺住。以后,刘家全靠你了。”

    刘铭宇没有说话,他继续发呆。

    他想哭,可是,眼眶里干干的没有泪水,唯有酸苦的滋味搅得他心尖有说不出的痛!

    失去妈妈,竟然教他是如此的难受,他感觉像是要天崩地裂似的。

    佣人劝不住少爷吃饭,她也是穷担心,少爷根本不听劝的。

    要是少奶奶在就好了,可是,少爷不准他们打扰少奶奶养病。

    突然,门铃响了起来,佣人去开门了。

    来人是靳祈言和温良裕,他们一脸的内疚。

    走进客厅,靳祈言和温良裕都看到了一桌子的饭菜,根本没有动过,应该是凉了。

    靳祈言不禁蹙眉,双眸闪烁着幽波。

    “铭宇,我是专程来跟你道歉的。”

    靳祈言的话音还没落下,刹那间,刘铭宇像是疯了一样,他揪着靳祈言就是挥拳打了出去。

    “铭宇,你冷静点,有话好好说。”

    看到刘铭宇打了起来,拳头都很狠,靳祈言也不还手,温良裕劝了,他还试图把刘铭宇拉开。

    靳祈言不许温良裕帮忙,他大声吼他。

    “温良裕,你站一边去,这不关你的事,你别来插手。这是我欠铭宇的,我应该还的。”

    温良裕很无奈,他也理解靳祈言的想法,但是,这样打下去也无事于补。

    哪怕是刘铭宇把靳祈言打死了,陆雅文就能起死回生吗?

    这个果,整件事,做得最错的人不是刘定吗?

    刘定才是刽子手好不好?

    活着的人不应该好好活着吗?好好活着才对得起死去的人的苦心,不是吗?

    即便是温良裕有怨气,他看不得刘铭宇这样揍靳祈言,但是,靳祈言不让他插手,他只能在旁边站着看。

    陆雅文的死,对靳祈言的冲击也很大,在道义上,他肯定是过不去的,他肯定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不过,刘家也害靳家不少的!

    如果不是祈言他们幸运,死的人应该就是靳家的人了。

    刘铭宇每一拳都是重击,他真的像疯了一样。

    他压抑了一天的情绪都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

    他是恨,他的心也很痛,他现在就是异常地难过。

    刘定死了,他还能去面对,但是,连累到他的妈妈了,他的妈妈死了!

    如果刘定死了,妈妈还活着,他会带她离开,重新生活的,他们母子一定会过得很开心,很幸福。

    可惜,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

    靳祈言被刘铭宇打得出血了,温良裕在旁边看着,不自觉地,他的手攥紧,握成拳头状。

    整个拳头,隐隐地抖动着。

    挨了打,靳祈言还一个劲地喊温良裕不要过来,不要插手。

    温良裕皱紧眉头,他真的看不下去了,他在旁边大声地吼喊。

    “一报还一报算什么狗屁东西?把人打死了,就能解恨了吗?刘铭宇,发泄一下情绪就算了,没有人欠你的。如果按你的想法去算,你们姓刘的欠姓靳的,该怎么还?

    你们姓刘的欠那些死者的,你该怎么还?哪怕是你死,你们姓刘的都还不清!你妈死了,我们是很内疚,不过,请你搞清楚,害死你妈的人是刘定,是他丧心病狂!”

    “你闭嘴,别以为我不敢揍你!”

    大声怒吼中,刘铭宇突然放开了靳祈言,他转过身去揍打温良裕。

    温良裕可不欠刘铭宇的,他揍他,他肯定是要还手的,他看不得他发疯。

    “刘铭宇,如果你要自暴自弃,你才是对不起你妈。不管你妈做什么,她首先考虑的人就是你。

    她会选择站在正义这边,她是希望姚希活下来,不要再受到刘定的伤害了。说到底,你妈是为了你才去偷你爸的虹膜,她的苦心是因为你!

    我们是请她帮忙了,陆阿姨死了之后我们在帮你稳定刘氏集团的局面,还替你打点媒体。我们帮你做这些,因为我们没有忘恩,我们还是知恩图报的人。

    有种你就去吃饭,别让我瞧不起你。石森死了,他得罪谁了?他的老婆孩子,现在还没走出痛苦的阴影。尼娜两兄弟,他得罪谁了,他们至于死吗?嗯?

    昨晚,云水漾住的那幢大楼失火,趁着一片混乱一片漆黑,祈言的两个孩子被抓走了,那两个孩子是不是也该死?刘铭宇,你能不能正常地想想?到底谁欠你了。”

    靳祈昊像是听不见姚希的逐客令一样,他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凶恶地瞪着她。

    “你不会离开刘铭宇,是不是?你脑子进水了吗?”

    靳祈昊冷硬的质问声是从齿缝迸出来的,眼神很幽怨。

    “你不觉得自己很无耻吗?真正过河拆桥的人是你!别忘了,陆雅文是因为你们姓靳的才死的!”

    姚希这样说他,莫名的,靳祈昊很恼火!

    他也很烦躁!

    “你要坚持和姓刘的在一起,把我女儿还给我!”

    “靳祈昊,我不想跟你吵,我不会把乐乐给你。”

    “那就等着瞧!芝麻与西瓜不能兼得,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懂吗?”

    恶狠狠地横了姚希一眼,靳祈昊带着一肚子的怨气离开了姚希的病房。

    “无耻的混蛋!”

    瞪着靳祈昊甩上的门,姚希没好气地啐了一口。

    刘铭宇那么可怜,无依无靠了,只要他需要她,她是不会离开他的。

    她会永远陪他一起走下去的,她不能做背信弃义的事情。

    陆雅文的死,她真的很内疚!

    铭宇现在一个人去面对爸爸妈妈的死,还要独自面对各种压力,他一定很难过,他一定很无助,姚希很心疼他!

    爸爸妈妈的尸体已经运回殡仪馆了,卧室里的鲜血佣人也清理干净了。

    哪怕是刘铭宇愣愣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的眼眸里还是停留在那个血泊中的画面。

    刘铭宇的双眼,依旧被鲜血染红了。

    他坐在沙发这里,愣了好久,好久

    “少爷,饭已经做好了,先来吃点吧。”

    少爷中午没有吃饭,佣人希望他晚餐多少都要吃点。

    佣人也知道老爷和太太的死对少爷的打击太大了。

    一下子失去两个最亲的人,换作是别人,也不可能受得了这个打击。

    佣人很心疼少爷,她希望他撑得住。

    “你们先吃吧,我不饿。”

    刘铭宇的声音有些沙哑,他的眼神是空洞的,没有光彩。

    “少爷,不吃东西不行,你要挺住。以后,刘家全靠你了。”

    刘铭宇没有说话,他继续发呆。

    他想哭,可是,眼眶里干干的没有泪水,唯有酸苦的滋味搅得他心尖有说不出的痛!

    失去妈妈,竟然教他是如此的难受,他感觉像是要天崩地裂似的。

    佣人劝不住少爷吃饭,她也是穷担心,少爷根本不听劝的。

    要是少奶奶在就好了,可是,少爷不准他们打扰少奶奶养病。

    突然,门铃响了起来,佣人去开门了。

    来人是靳祈言和温良裕,他们一脸的内疚。

    走进客厅,靳祈言和温良裕都看到了一桌子的饭菜,根本没有动过,应该是凉了。

    靳祈言不禁蹙眉,双眸闪烁着幽波。

    “铭宇,我是专程来跟你道歉的。”

    靳祈言的话音还没落下,刹那间,刘铭宇像是疯了一样,他揪着靳祈言就是挥拳打了出去。

    “铭宇,你冷静点,有话好好说。”

    看到刘铭宇打了起来,拳头都很狠,靳祈言也不还手,温良裕劝了,他还试图把刘铭宇拉开。

    靳祈言不许温良裕帮忙,他大声吼他。

    “温良裕,你站一边去,这不关你的事,你别来插手。这是我欠铭宇的,我应该还的。”

    温良裕很无奈,他也理解靳祈言的想法,但是,这样打下去也无事于补。

    哪怕是刘铭宇把靳祈言打死了,陆雅文就能起死回生吗?

    这个果,整件事,做得最错的人不是刘定吗?

    刘定才是刽子手好不好?

    活着的人不应该好好活着吗?好好活着才对得起死去的人的苦心,不是吗?

    即便是温良裕有怨气,他看不得刘铭宇这样揍靳祈言,但是,靳祈言不让他插手,他只能在旁边站着看。

    陆雅文的死,对靳祈言的冲击也很大,在道义上,他肯定是过不去的,他肯定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不过,刘家也害靳家不少的!

    如果不是祈言他们幸运,死的人应该就是靳家的人了。

    刘铭宇每一拳都是重击,他真的像疯了一样。

    他压抑了一天的情绪都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

    他是恨,他的心也很痛,他现在就是异常地难过。

    刘定死了,他还能去面对,但是,连累到他的妈妈了,他的妈妈死了!

    如果刘定死了,妈妈还活着,他会带她离开,重新生活的,他们母子一定会过得很开心,很幸福。

    可惜,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

    靳祈言被刘铭宇打得出血了,温良裕在旁边看着,不自觉地,他的手攥紧,握成拳头状。

    整个拳头,隐隐地抖动着。

    挨了打,靳祈言还一个劲地喊温良裕不要过来,不要插手。

    温良裕皱紧眉头,他真的看不下去了,他在旁边大声地吼喊。

    “一报还一报算什么狗屁东西?把人打死了,就能解恨了吗?刘铭宇,发泄一下情绪就算了,没有人欠你的。如果按你的想法去算,你们姓刘的欠姓靳的,该怎么还?

    你们姓刘的欠那些死者的,你该怎么还?哪怕是你死,你们姓刘的都还不清!你妈死了,我们是很内疚,不过,请你搞清楚,害死你妈的人是刘定,是他丧心病狂!”

    “你闭嘴,别以为我不敢揍你!”

    大声怒吼中,刘铭宇突然放开了靳祈言,他转过身去揍打温良裕。

    温良裕可不欠刘铭宇的,他揍他,他肯定是要还手的,他看不得他发疯。

    “刘铭宇,如果你要自暴自弃,你才是对不起你妈。不管你妈做什么,她首先考虑的人就是你。

    她会选择站在正义这边,她是希望姚希活下来,不要再受到刘定的伤害了。说到底,你妈是为了你才去偷你爸的虹膜,她的苦心是因为你!

    我们是请她帮忙了,陆阿姨死了之后我们在帮你稳定刘氏集团的局面,还替你打点媒体。我们帮你做这些,因为我们没有忘恩,我们还是知恩图报的人。

    有种你就去吃饭,别让我瞧不起你。石森死了,他得罪谁了?他的老婆孩子,现在还没走出痛苦的阴影。尼娜两兄弟,他得罪谁了,他们至于死吗?嗯?

    昨晚,云水漾住的那幢大楼失火,趁着一片混乱一片漆黑,祈言的两个孩子被抓走了,那两个孩子是不是也该死?刘铭宇,你能不能正常地想想?到底谁欠你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