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都市超级医圣 > 第774章 春生
    “哈哈,怎么会麻呢,美人在怀,美滋滋着呢!”葛东旭见蒋丽丽猛地坐起来,一脸担心自责的样子,忍俊不住笑了起来。

    蒋丽丽被葛东旭笑得很是不好意思地钻进了他的怀中。

    这回是真的美人在怀,美滋滋得葛东旭都有些蠢蠢欲动,连忙道:“时间差不多了,你是不是应该先回家?免得家里人念叨!”

    “呀,现在几点了?”蒋丽丽这才猛然想起回家的事情。

    “十点半了!”葛东旭笑道。

    “那就先回家吧。”蒋丽丽有些不舍和无奈地说道。

    “你呀你,还真是女大不中留啊!”葛东旭见状忍不住取笑道。

    “那又怎么样?人家就喜欢跟你在一起嘛。”蒋丽丽不依道。

    “那这两天我尽量来县城陪你。”葛东旭笑道。

    “真的?”蒋丽丽惊喜道。

    “当然。”葛东旭微笑着点头道。

    “旭哥你真好,那现在我回家了啊!”蒋丽丽这才尽去眼中不舍,开心地下了床。

    葛东旭见状笑笑,跟着一起下了床,然后开车送蒋丽丽回家。

    蒋丽丽家的条件原本是不错的,两年多前她父亲蒋一栋被“朋友”设局赌博,连房子都抵押卖了,差点就要落个家破人亡的悲惨下场,幸好葛东旭的出现,方才挽救了他这一家人,被设局骗去的钱也拿回来了一部分。

    这才在望贝街重新买了一间房子。不过是一间老房子,而且望贝街也算是比较偏,比起以前原本的房子来差了许多。

    不过这也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所以远远看到自己的“新家”,想起那段最黑暗的日子,蒋丽丽就情不自禁扭头看向葛东旭,眼中满是深情和感激。

    若不是有身边这位男子,别说读大学了,或许此时她很有可能站在某个灯光黯淡的街头小巷。

    车子停在蒋丽丽的家门口,蒋丽丽下了车,葛东旭便开车走了,并没有进她家。

    因为两人现在的关系早已经不是当初单纯的学姐学弟关系,真要进了蒋丽丽的家,葛东旭还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的父母亲。

    接下来的几天,葛东旭果真除了呆在葛家垟村或者去跟他师兄谈论修行之事,便是来县城陪蒋丽丽。

    这让蒋丽丽幸福得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

    转眼已经是农历二十九,除夕

    今年没有三十。

    这一年的立春刚好就在农历二十九。

    虽说是立春,但没有一人能感觉到春天的温暖。相反今年的除夕似乎比往年还要冷一些。

    傍晚的时候,天空甚至纷纷扬扬下起了雪花。

    天气越发寒冷起来,仿若南方真正的寒冬现在才刚刚开始。

    但葛东旭却隐隐感觉到大地在苏醒,一丝丝淡淡的生机正在这冰雪封冻,寒风呼啸的大山中散发出来。

    不仅如此,他体内封藏的生机此时也蠢蠢欲动,仿若要破土而出的小草,一股蓬勃生机在他的身体里蔓延。

    “春天到了!”葛东旭看着天空纷纷扬扬下来的雪花,嘴角逸出了一抹微笑。

    “你这小子也不过来帮忙,就知道站在那里乱感慨!真正的春天怎么也得三四月份才到啊!行了,天色不早了,快去把你师兄请过来吧。”正在厨房忙碌着除夕夜菜肴的葛胜明见儿子望着窗外半天也没来帮自己的忙,好久又发了这么一句感慨,忍不住伸手给了他脑袋一个爆炒栗子。

    “哈哈,爸爸,你现在是不会懂的。”葛东旭摸了摸脑袋,然后大笑着拎了点给师父准备的祭品,便出了门。

    “这小子竟然说我不懂?我是庄稼人,难道我会不懂这些吗?”葛胜明不服气地对身边的许素雅说道。

    “这不废话吗?你要是懂你儿子说的话,你现在也跟你儿子一样厉害了!”许素雅白了葛胜明一眼,若有所思道。

    “嘿嘿,儿子厉害不就是我厉害吗?”葛胜明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大言不惭地笑道。

    “那倒是,你的脸皮就比你儿子厉害!咯咯!”许素雅横了丈夫一眼,然后就忍俊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雪越下越大,转眼就给白云山裹上了一层淡淡的白纱。

    这个时候,是没有人进山的。

    不过有个年轻的身影正在雪中而行。

    说是雪中而行,还不如说是雪中飞行更准确。

    那身影竟然如同雪花一般飘逸,随着风飘舞。

    半途中几乎不用停顿,葛东旭便一口气“飞”到了半山腰,他师兄隐居的地方。

    “师弟你”当杨银厚看到葛东旭时,浑身猛地一震,两眼精光暴涨。

    “怎么了师兄?有什么不对吗?”葛东旭笑问道。

    “何止不对啊!我记得前两天你来我这里时,我还感觉到一股寒冬萧瑟的感觉,如今才过了两天,再看到你,我却有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还有你的白头发不见了,你的肌肤似乎也变得红润起来了。”杨银厚感慨道。

    “春天到了!”葛东旭这才明白杨银厚为什么震惊,拢了下已经有些长的头发,笑着说道。

    “春天到了吗?”杨银厚望着外面白雪纷飞,目中透出一抹茫然,然后流露出一抹思索的目光,一丝丝法力波动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葛东旭见状微笑看着杨银厚,也不打扰他。

    “为兄真的差你许多,我是一点都感觉不到春意啊!罢了,这事不可强求,还是先去给师父上坟,陪他喝两杯,然后下山吧。”过了好一会儿,杨银厚脸上才流露出一抹失落和无奈。

    他很清楚,如果能领悟葛东旭说的春生夏长秋收冬藏,那么对他已经日趋衰老的躯体有着很大的改善作用。

    就跟老树逢春一般!

    葛东旭点点头,然后拎着祭品与杨银厚去了附近他师父的坟头和道观。

    师兄弟两给师父磕了头,又摆上祭品和酒水,说了几句,喝了几杯酒,这才踏雪而下。

    “师兄,你会轻功吗?”下山时葛东旭突然问道。

    “轻功?早年我曾在沧州认识了一位奇门中人,擅长纵提术,江湖人赠他外号燕子李三,你应该听过一些他的传闻。我曾向他请教过,其实说破了也就是一些双脚发力技巧和吐纳气息配合的技术。你要有兴趣,我倒是可以给你展示一下。”杨银厚说着,双脚微微一曲,然后猛地发力,就跟猎豹、猫儿一样,整个人突然就轻轻松松蹿起五六米远,近三米高,兔起鹘落,转眼便是几十米远。

    不仅如此,杨银厚随着由高而低的地势,几个起落,跃起立在了下方一棵七八米高的雪松上面。

    杨银厚银发白须,立足树顶,雪花飞舞,真是如一代武林宗师。

    “怎么样?师弟!”见葛东旭走近,杨银厚脚尖在树梢上轻轻一点,人已经如一片落叶飘落在葛东旭面前,脸上难得露出一分得意之色来。

    看着师兄脸上难得流露出一丝得意之色,葛东旭还真有些不忍心打击他。

    不过如今他师兄已经是练气六层,甚至有一只脚快要踏进练气七层,勉强能控制外放真气的形状,可初步练习葛东旭所领悟的轻功。

    实际上,那已经不能称之为轻功而是御气飞行。

    当年葛东旭是在突破练气六层,在学习物理时突然有所顿悟,领悟了控制外放真气形状,从而初步实现御气飞行。

    当然当年葛东旭功力有限,还远远不能称为御气飞行,只能称之轻功,如今方才算是略有小成。

    “师兄刚才所用之法,虽然运用了技巧,但更多的还是蛮力,算不得真正的轻功。”葛东旭最终还是狠狠心打击道。

    “莫非师弟你会轻功之法?”杨银厚这才明白葛东旭问他轻功,并不是向他请教,而是有心传授与他,老脸不禁微微一红,有些尴尬,但更多的是吃惊和意外。

    “无意中领悟到的,师兄请看。”葛东旭微微一笑,脚尖在地上一点,整个人便如真正的大鸟一般腾飞而起,转眼便上了半空之中,在空中盘旋而不落。

    好一会儿,葛东旭才缓缓飞落。

    空中雪花飞舞,葛东旭飘然而下,竟然犹如仙人驾着朵朵雪花而来一般。

    “这你,你这是传说中的御气飞行!”看着葛东旭如同真正的仙人一般飘然飞落,饶是杨银厚见过许多大风大浪,也是看得瞠目结舌,好一会儿才有些结巴地说道。

    飞行,对于如今的奇门中人,那是真正的神仙之术,是根本不敢奢望和想像的。

    “还不能算是真正的御气飞行,以我现在的实力,也就只能飞个三四百米。”葛东旭谦虚道。

    “也就只能飞个三四百米?”杨银厚看着葛东旭一脸谦虚的样子,想起刚才自己跳跃个几米就有些沾沾自得,震惊的同时,老脸不禁再次红了起来,苦笑道:“东旭,你这话说得让师兄汗颜啊!”

    葛东旭这才猛然醒悟过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好在都是自家同门师兄弟,葛东旭又是掌门师弟,杨银厚也不会真觉得丢人,见葛东旭不好意思挠头,马上就哈哈笑了起来。

    “师弟,你快传师兄这御气之术吧。”大笑了一阵之后,就算以杨银厚的心态也情不自禁搓着手催道。

    御空而行,腾云驾雾,这是古往今来,所有人的梦想,杨银厚自然也不例外。

    而如今,这门术法,他有望学到,光想想,杨银厚就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仿若又回到了那个年轻的时代。

    “其实真要想明白了也简单。”葛东旭微微一笑,然后把他自己根据伯努利定理然后结合本门真气运转而领悟的御气飞行之术传与杨银厚。

    当然御气飞行经过葛东旭这几年的摸索又完善了许多,多了许多技巧性的运转,不像刚开始那般简单粗糙。

    杨银厚本就是聪明有天赋之人,听了葛东旭的传授之后,思索片刻后,向葛东旭微微一躬身,然后脚尖在地上一点,整个人竟然也如同大鸟一般腾飞而起。

    一下子就飞出十四五米,高度也达到了五六米。

    “师兄真是厉害,我第一次飞可比你差远了。”葛东旭见杨银厚领悟后的第一次施展轻功,就能飞出十四五米,高五六米,比他在练气六层刚开始练习时要稍胜一筹,不禁由衷赞叹道。

    “这是不能比的,为兄顶多算是有些学习天赋罢了,而你能在练气境界便独自另辟蹊径开创这么一门御气飞行之术,已然可以称为一代宗师了。”杨银厚摆手道。

    “只是侥幸而已。”葛东旭谦虚道。

    “古往今来,奇门中有多少人想一窥此术奥秘,最终也不过只是连皮毛都没领悟到,你年纪轻轻就领悟到了,这又岂是侥幸能解释的?就算能用侥幸解释,这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又该如何解释?你如今可是明明给为兄讲授了,为兄也是摸不到门槛啊!”杨银厚表情严肃道。

    葛东旭被杨银厚夸得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转了话题道:“师兄,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快下山吧,要不然我爸妈估计要等急了。”

    “哈哈,我也正想继续琢磨你这御气之术呢。”杨银厚笑道,说着便已经按耐不住脚尖在地上一点,整个人已经如大鸟般腾飞而起。

    兔起鹘落,转眼间便只剩下了一个黑点。

    葛东旭见状笑笑,也跟着腾身而起,追了上去。

    杨银厚越“飞”越是来劲,甚至到了后来是踏着树尖而行。

    从一棵树跃身飞起到另外一棵树,乐此不疲。

    好在这大雪天,又是除夕,白云山根本没人走动,能见度也差,否则要是让人看到杨银厚这样白胡子白头发老头子在树林上飞跃,还不怀疑是神仙才怪!

    “痛快!痛快!有你这么一位师弟,为兄是越来越想多活几年,想看看你究竟还能带给我多少神奇的惊喜。”一路飞跃,杨银厚很快就临近山脚下,遂跃落与地,看着随后而来的葛东旭一脸畅意地笑道。

    “哈哈,师兄这肯定没问题。”葛东旭笑道。

    “哈哈!”杨银厚闻言笑着重重拍了拍葛东旭的肩膀,然后两人联袂进入了葛家垟村。

    ps:今天两章合一章,更新完毕,明天还是得晚上更新。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