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ex》特刊,是陈嘉佳奶奶送她的生日礼物。

    然而就在刚刚抢到东西之后,她奶奶病发。

    将人送到医院,她才明白,这已经是最后的时刻了。

    落日星,不仅仅是一个落后的地方,说的更难听一点,这里是垃圾星。

    这里因为多少年前的一次污染,导致到现在都没有办法恢复。

    土地,植物,水资源……

    整个星球都残留着污染。

    长期生活在这里的人,一个不小心都会感染。

    然而,这里的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永远走不出去。

    她自幼被奶奶带大,从来没有考虑过,她奶奶为什么带着她留在这里,明明有机会出去……

    她看着靳之柘,摇摇头。

    就在刚刚,她奶奶也只留下了一句话,“不要去帝都。”

    “谢谢你的好意,我……拒绝。”

    “既然能叫你来帝都,我自然是有把握保住你。”靳之柘瞥了她一眼。

    说实话,陈佳嘉和她奶奶的现状他查的很清楚,但是落日星之前的记录却是半点都没有。

    能躲到落日星的,多半是见不得光的。

    陈佳嘉自幼在此生活,就算有问题,也只会她的父辈。

    “你奶奶抚养你一生,你应该不愿意看着她就这么倒在这里。”靳之柘只是反问了一句。

    他抬手给对方看了个族徽。

    随即留下了一句话,“如果你改变想法,联系我。”

    说罢,就挂断了通讯器。

    靳家的家徽,在华夏,在联邦,没有人不认识,也没有人会质疑。

    他相信,以对方的穷途末路,以及对她奶奶的感情,再回来找他的可能是很大的。

    靳之柘也就没有再联系其他人。

    处理手上的工作。

    顺便等着陈佳佳的回复。

    然而等了大概一个下午对方也并没有再联系他。

    靳之柘也愣了。

    他看人的眼光不会错。

    陈嘉佳绝对不可能是真的抛弃她的奶奶不管的。另外,目前看除了他应该也没有另外一个人能够帮助陈嘉佳。

    他这个最后的救命稻草,陈嘉佳没道理不抓的。

    如果不是因为陈嘉佳已经走到穷途末路了。

    他也不可能去联系陈嘉佳,并且不再考虑其他人。

    傍晚,又是几个小时过去娘家那边也就没有任何反应他让人在调查了一半发现陈嘉佳已经带着他的奶奶回家了。

    他愣了。

    难不成他真的看错人了?

    不可能!

    他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道什么。

    如果说人家家的身上还有什么变故的话,那就是妃色中的那份礼物。

    他赶紧刷新了社交网。关于妃色《ex》特刊的事儿,还在热门。

    并且因为越来越多人收到特刊,变得愈演愈热闹。

    然而前一万人中额外获得的礼物,却是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再查一下,这十个人有什么异常。”他交代了一声之后,再度联系上陈嘉佳。

    陈嘉佳没有接他的通讯。

    后期,最后再给他回了一个消息。

    感谢您对我的帮助,但是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而此时监视着陈嘉佳的人也回了消息,陈嘉佳的奶奶目前已经恢复了了许多。

    在出院的时候,身体就已经差不多。

    医院现在正在调查原因。

    目前最大的可能是之前产生误诊。

    靳之柘听到这里,双眸眯了起来。

    误诊,这样常见的症状,怎么可能存在误诊?

    靳之柘的通讯器属于军部最高等级,在某些情况下,可以强制对方接听。

    陈嘉佳再次挂断之后。

    靳之柘强制对方接听消息。

    陈嘉佳明显惊到了。

    “你想怎么样!”

    靳之柘眯着眸子看着她,“妃色送的东西有什么异常?”

    陈嘉佳猛的往后一退。

    连连摇头,“没有,没有任何不同。”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靳之柘收回视线,“我之前的话依旧有效,如果你有需要继续找我。”

    陈嘉佳连忙叫住他,“等等,没有,和妃色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任何关系。”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妃色的特殊礼物只是个小链子,一个小饰品而已。”

    靳之柘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理会,听她解释完之后就直接挂断了通讯器。

    陈嘉佳懊恼得跺脚,她刚刚的反应肯定是露馅了。

    在落日星呆了这么多年,起码的敏锐和危机感都还是有的。

    可,对方猜测的太准确,她年龄太小,根本没有兜住表情。

    她似乎给妃色造成了什么麻烦。

    房间门被敲响,“嘉佳?”

    “诶。”隔壁奶奶。陈嘉佳打开房间门。“我奶奶好很多了,应该真的是误诊了。”

    “你奶奶情况好了很多了,就说落日星的医疗不靠谱,竟然闹了这么大的乌龙,差点吓坏你了。”

    陈嘉佳连忙点点头,带着人去看了看她奶奶。

    压根没有注意到随着她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人,悄无声息,甚至压根被她发现。

    她送走邻居的时候,那个小黑影也从窗户打开离开。

    靳之柘通讯器“滴”了一声,神色肃了肃,“查清楚了?”

    “老太太身上的污染全部被清除了。”

    “房间内有什么特殊的?”靳之柘手中捏着的东西一顿。

    “没有,目前检查没有任何异常。您让找的东西我也找到了。这是照片。”

    靳之柘“嗯”应了一声,让他退去。

    低头看着那照片。

    一个不大的红色盒子,正是之前陈嘉佳手中握着的那个,表面包着一层锦缎,锦缎上绣着一朵不大的梅花。

    和《根朔华夏》中妃色绣的一模一样。

    如果没有看错,这应该也是妃色绣的双面绣。

    妃色的确没有说错,仅仅是这个盒子上的步就已经不止一百万信用点。

    他那一百万完全就是侮辱人。

    盒子里空着。

    如果没有双面绣的锦缎。

    一看就是个普通的首饰盒子。

    可是靳之柘就是不相信,这真的只是一个最普通的首饰。

    那边的陈嘉佳看着面前的盒子,脸上骤变。

    她这么点大年龄能够在这里混了这么思念,靠的就是劲射,

    那边的陈嘉佳看着面前的盒子,脸上骤变。

    她这么点大年龄能够在这里混了这么思念,靠的就是劲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