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没有妃色的讲解,哪怕是董文田和顾长志都不能理解妃色拍卖的东西和她在社交网直播的东西有什么区别。

    更何况是普通的粉丝。

    刚刚出手的拍卖,被人花了十六位数买下来,结果,转身,妃色就直接免费。

    这要是任何一个人,恐怕都得心塞到死。

    然后,最心塞的还不是他们。

    毕竟能够拿出这么多信用点的人,手中并非是只有这么多。

    更激动的却是那些好久没有刷存在感的药剂师。

    他们听到这个消息,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已经跳了出来。

    纷纷跑到社交网上进行抵制。

    “不允许,绝不允许,药剂方面的东西,不允许直接公布!”

    “绝对不允许!药剂师工会的种种不允许直接公布与众。”

    “药剂是联邦众多先人的成就,绝对不允许妃色直接进行公布!”

    “这是药剂师工会的成就,财富,我们拥有版权。妃色绝对不允许随意公布!”

    “凭什么!凭什么妃色要用别人地东西来讨自己妃色地高兴?”

    “不允许公布,绝对不允许存在这样的情况!”

    药剂师工会的所有人差点直接翻天了。

    他们所有的地位都来自于药剂。

    妃色在药剂上面的成就和实力超过他们,没有关系。

    毕竟只是少数。

    他们也会保证自己的利益。

    但是,如果有一天妃色直接公布了药剂方面的种种,所有人都有机会学药剂。

    不再是他们一家独大,那他们会怎么样?

    他们的地位瞬间不存!

    他们的价值,金钱,地位统统都不会存在了。

    他们怎么能接受?

    这是彻彻底底的损害了他们的利益。

    但是,这些言论属于普通大众而言,是完全的小众。

    还没有出现在众人眼前,好没有让人看清,就已经被人刷走了。

    一个两个,在这么庞大地数据里面,完全就像是不存在一样。

    只剩下了无数的粉丝,疯狂一下的刷刷屏问着妃色种种一切。

    妃色看着弹幕,开始一一回复。

    “关于药剂方面的公布,首先,你们的药剂制作方法我的看不上,其次,能学会我的方法,只是少数。”

    这话说出来,后半句是重点。

    但是粉丝们全部忽略了后半句,感觉只能看见前半句话。

    “23333,最喜欢我妃色大大如此霸气侧漏的样子,笑死了。”

    “哈哈哈哈哈,看不上知道么?你们药剂师工会都已经是过去式了。还以为自己多厉害。”

    “哈哈哈哈、妃色厉害了,药剂师工会多大的脸?没听到我妃色大大说看不上嘛?真的看不上。”

    “药剂师工会地东西,我妃色大大要是稀罕药剂师工会那点技术,哪儿有现在的实力!”

    “笑死我了,妃色这么霸气,靳爸爸你知道吗?”

    “2333,我妃色大大永远霸气侧漏,哈哈哈哈。”

    “整个人都笑抽,这话我已经贴起来了,实力,实力,看到没有,这就是实力。”

    “求药剂师工会的心里阴影面积。”

    .....

    妃色看着这些弹幕,嘴角一抽,她没有。

    她的本意重点只是在后面那句。

    但是,前面那一句也并没有错。

    她本身就看不上对方的技术。

    粉丝的话也没有问题。

    如果她盯着看的只是这点技术,怎么可能超过他们?

    药剂师们看到这话又气又憋屈。

    这样的话,这样的气,他们是真的从来没有受过。

    但是,最主要的是、妃色每一句话,包括妃色粉丝的每一句话他们都丝毫没有反驳的余地。

    这话怎么说?

    妃色的技术某方面来说,除了都是药剂,都需要原材料以外,再没有相似的地方了。

    用的他们的技术,可他们再有一百年,恐怕也研究不出妃色现在的药剂。

    看到这话的老药剂师们,恨的直接两眼一翻,差点没有直接闭气。

    然而年轻药剂师们,却是一脸兴奋。

    眼底满满都是最兴奋的光。

    妃色的直播并没有限定地址,没有限定观看的人,谁都可以看,他们自然也可以。

    即便妃色技术不一样,但药剂总归有相似的地方吧?

    那几个,半点基础都没有,跟这个妃色学了几天,就成了高级药剂师。

    那他们呢?

    他们有最好的原材料,更是有良好的药剂方面的基础。

    最重要的是,在联邦,能成为药剂师,他们都是天才中的天才。

    跟着妃色学,自然是随随便便的超越对方。

    只要学会了妃色的手段,到时候,他们岂不是还依旧是如今地地位,甚至比现在更甚的地位及实力。

    靳之柘,董文田等人看着社交网上的种种,有些发愣。

    哪怕是左文熙,靳老爷子等人都有些懵。

    这和他们之前预料的,似乎不太一样?

    他们所考虑的一切,等人连提都没有人提及?

    这个的重点,是他们抓错了。还是粉丝抓错了?

    妃色直接扭转了所有人的世界观,直接将一个科学世界变成了玄幻世界。

    然而,对于中人来说,竟然无动于衷。

    感恩考虑地最多的是,怎么报名,有什么限制。

    而不是,“震惊了我地三观,原来这个世界是玄幻的!”

    “妃色谈修真,竟然公开谈论关于算命等种种,执法队竟然是这样的态度!”

    “妃色和执法队不得不说的故事,军部到底想如此,怎么配合?”

    “妃色扭曲的世界观,不适合成为一个公众艺人!”

    “丧心病狂,为了影响力,这都不顾及!”

    “军部和执法队的不作为,妃色公开在社交网和直播平台进行玄幻等方面的安利,到底是真是假,某某平台,某某报纸如何评价.....”

    ......

    他们脑海里闪过了无数个念头。

    各种各样的想法。

    但是,最终落在那话等清奇的种种流言上,顿时什么都不会了。

    妃色的粉丝关注点是不是有点太奇葩了?

    真正的重点,真的是这样啊?

    董文田看着身边的顾长志,“两人面面相觑。

    左文熙和靳老爷子等人更是一脸懵逼,所以,其实是他们想太多了嘛?

    毕竟,颜值够的世界有这么复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