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盗天仙途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布网(下)
    “妙!”太子听懂了,赞着。

    裴子云对这话题没有再深入,笑了笑,忠勤伯听了突一阵嫉妒,沉吟着:“只是计虽好,要是执行不力,困不住就还是空话。“

    裴子云正色:“说的不错,现在郡县上任,都是文官,守城还好,哪能打仗,一旦出战,立刻破绽百出。”

    “平远伯未必是无能之辈,但不知道这点,其下属知府邹言率军冒进,就被歼灭,因此阵列崩坏,导致全军崩退,本人也战死。”

    “因此就得发挥所长而避其短。”裴子云用小木棍指着周围一圈:“还没有被攻下的应州郡县,以及周围三州与贼接壤者,我可节制三州,就命三州之军抵达前线郡县。”

    “分成两重防线,命县令太守,坚守为主,不必进剿,不必开仗,要将每一个郡县变成一个硬骨头,咬一个崩一颗牙。”

    “不出城野战,守城者有功无过,冒进者无论胜负,皆有罪论,文臣攻敌不成,守城还不成?就算偶有破城,还有后面一重郡县,也可补救,这一策,就是水泼不进的铁幕。”

    “并且此法还可节省饷粮开支,只有率军突入的一半。

    ”

    “至于应州水师,虽现在响应了济北侯,其实并非是济北侯嫡部,并不算一条心,要是朝廷逼的紧,那陈平不得不与我决战,鱼死网破。”

    “但我水师持大船甲兵,只是对峙,封锁海面,并不进逼,就算陈平知道,也难下决心与为济北侯冲锋陷阵,鱼死网破。”

    “如此一来,陆地、海面,大网尽数收紧。”

    这下连承顺郡王都听明白了,带一丝崇拜看着裴子云,眼神不敢置信,世上居真有庙堂之上,数言决定胜负的人。

    “这些不过是先期部署,现在就可发文让周围郡县部署,至于以后,微臣抵达前线,才有决断。”

    太子听的目瞪口呆,虽不通军事,也觉得没有错失,长吐了一口气,满是喜意,转首看向忠勤伯,问着:“忠勤伯觉得如何?”

    “好,好计!”忠勤伯说不出话来。

    太子只觉得一阵轻松,说着:“既是这样,就全靠诸卿了。”

    长公主府

    夜色渐渐沉暮,各处都点上了灯,要紧之处,更是廊檐每隔十米吊一盏宫灯,使得走廊都染上了淡淡的银色。

    小郡主院内灯火通明,房前有两个丫鬟候着,随时听着小郡主使唤,房内小郡主坐在琴前,定着心神一动不动。

    这是宫中琴师所授,抚琴前调心,才能弹奏,此时小郡主酥胸微隆起,随呼吸一上一下,就要伸手要弹,就听敲门的声,紧接着有人进来。

    “小紫,别闹,裴哥哥什么时走,打听到了没有?”小郡主问着,本来这是很犯规矩的事,但她和小紫情谊不一样,又派她出去打听着要事,因此只是微嗔。

    “裴子云三日后出征,已定下来了。”长公主声音在耳畔响起:“不过喊着裴哥哥,什么时你这样肉麻了?”

    “娘!”小郡主身子一颤,带着娇羞,伸出了手,轻轻在长公主身上锤了一下,欲言还休。

    “哎!”长公主看着她的样子,叹了口气:“你这个裴哥哥,可真正不简单。”

    她已经得了太子抄录的记录,心里很是震惊,这裴子云真是深不可侧。

    其实道人无法真正担任官职也是好事,这就不能真正形成势力,干涉朝堂,而要是这次封了真君,其实就是相当伯爵,配小郡主,是绰绰有余了。

    只是听闻,裴子云在家乡有个青梅竹马,还交了八字,心里就蒙上了一层阴影。

    第三日?码头

    数百大船云集,今日难得放晴,阳光洒下,带着暖意,放眼望去,大江上都是船只旗帜,挂着一个大大“承”字。

    旗舰上旌旗帅旗间甲兵连绵,甲胄林立,持着长矛,护卫周围,带着杀气,森肃威严。

    十数游击、偏将、大将早已到了,承德郡王还没有到,这些将军,都在窃窃说话,面带忧色。

    “没想到陛下居会派出承德郡王,他才十二岁吧?”一将低声说着。

    “承德郡王只是坐纛,听旨意,忠勤伯才是主事,忠勤伯虽不是武将,但跟随陛下南征北讨,并不算外行人。”一个说着。

    前面说话将军听着有人搭话,

    抬头看去,就笑着:“我道何人,原来是李将军。”

    正要继续说话,只听一个太监的尖声喊着:“承德郡王到。”

    众将停止了走动,向着看去,只见一个少年,冠插金簪,系朱缨,上有东珠七颗,盘领窄袖,前后及两肩有蟠龙,面目清秀,在太监护卫下而来。

    承德郡王身后跟随忠勤伯和一个道人,后面跟着十数个侍卫,顿时全场静了下来,看着承德郡王入座。

    众将看去,郡王高居主座,这理所当然,但左侧坐的不是忠勤伯,而是一个道人,右侧才是忠勤伯,这些人顿时议论起来,都交头接耳,面面相觑。

    忠勤伯坐在右侧,看着众将交头接耳,不禁皱眉,大怒:“肃静,这成何体统,郡王和天子剑面前,还敢喧哗,不想活了?还不行礼?”

    忠勤伯一声怒吼,下面这些人顿时安静了下来,分班两侧,一起拜下:“末将拜见郡王千岁!”

    承德郡王站了起来,看着下方:“孤奉父皇之命,此次围剿逆贼,不过孤年幼,还得诸位将军辅助,还请用命讨贼,要是有功,本王必如实禀报圣上,要是不听号令,延误军机,孤虽年幼,不能用三尺王法?”

    这是昨天都商量好的话,虽心里已慌乱,两条小腿也痉挛微微颤抖,但承德郡王还是念了出来。

    众将互相看了一眼,大声应到:“是,殿下,敢不为朝廷效死。”

    这声音整齐洪亮,中气十足,裴子云和忠勤伯对看了一眼,承德郡王暗松一口气:“不过这次出征,父皇给我配了左右手,一位是忠勤伯,一位是裴真人,想必你们还不熟悉,让忠勤伯跟诸位说说话。”

    忠勤伯目光一扫,端容说着:“我是代天训示!”

    “此次出征,我负责督办粮草、后勤、公文,这大军出征,陛下委派了承德郡王,一切都有承德郡王命令,我入宫受陛下召见,天语叮咛,说了半个时辰,核心就一个,敢不从命着,国家有明刑正典,立刻正法。”

    忠勤伯冷笑了一声,军将一起拜下:“不敢,末将自是听命。”

    忠勤伯眼中闪着寒光,声气却还是平静:“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为了打仗顺利,陛下在内库中特批了我一百五十万两军饷,以后有粮草问题,都是我的责任,粮草不到打了败仗,就杀我的头,若粮草到位了,你们不肯用命,杀的就是你们的脑袋。”

    说罢,厅里鸦雀无声,静得连一根针落地也能听见,忠勤伯眼神看向裴子云,向着下介绍:“这位是裴真人,是陛下全权钦差。”

    忠勤伯说着,就离座向裴子云行礼:“真人,自接旨日起,我就是您的属下,办差不力,自有军法处置,您有什么章程,敬请吩咐。”

    众将面面相觑,皇上为何派一个道人来,裴子云看着疑惑,喊:“请王命令牌和天子剑。”

    裴子云一挥手,原跟随行令官,请出了令牌和宝剑,看着“如朕亲临”和天子剑,这些人瞬间都跪下,包括承德郡王和忠勤伯,一起山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只有裴子云一人站着,眼神冰冷,这些质疑的大将都跪伏在地,裴子云声音平静,却带着金属丝丝颤音:“平远伯围剿失利,本人战死殉国,这姑且不论,累的皇上身体欠安,就是有罪。”

    “太子监国,第一件事就是委任我全权平叛,皇上赐下令牌和宝剑,更赋予了我先斩后奏之权,有谁不服,就是不服朝廷,不服圣上。”

    风吹过,将军都是流下了冷汗。

    裴子云冷笑了一声:“如果你们以为我只是区区一个道人,就可以随意糊弄,更无权管辖诸位,那就想差了,我代表的不是自己,是朝廷,是太子,是圣上的期待。”

    “还敢指手画脚,阳奉阴违,误了战机,我不但立刻将其正法,且还给你们全家都送一口棺材!到时可不要怪我言之不预。”

    听着这尖刻的话,就是忠勤伯也浑身一颤。

    “是!”众将一起应命。

    裴子云看了看四周,语气缓了下来:“当然,要是诸将用命,而我指挥不利,自是我领罪受死,责任不在各位,承德郡王和忠勤伯都看着,朝廷也都看着――起来罢!”

    这话一说,代天训旨才算完,众将起身,就在这时,突有琴声传来,琴声带着一些铮铮铁骨,战马奔腾之意。

    说也奇怪,舰船数百连绵十里,琴声虽弱,却水银泻地一样,透穿十里,清晰可闻,直往心里去,数万人都听呆了,这实在太过奇怪了。

    裴子云默默的听着,直到一曲终了,袅袅余音已尽,不由暗想:“这已不是凡音,小郡主成就宗师,只是旦夕的事情罢了。”

    裴子云转身看着天空中云彩,吩咐:“扬帆起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