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宋将门 > 第1075章 老将出马
    赵顼多了两条哈士奇,日子快乐许多,读书累了,还能逗逗狗狗,而且师父的庄园还有矮马,还有许许多多的小动物,简直就是个乐园,比起枯燥的东宫有趣多了。

    王宁安看着小家伙心满意足的样子,十分感叹。

    要所有人都能一副赤子心肠,这世上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了。

    奈何成人的世界要复杂万倍,简直让人头疼欲裂!

    被开除新政学会之后,司马光真的怒了,而且是恼羞成怒,不给这帮兔崽子一个教训,就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

    他立刻授意,很快有人上书弹劾吏部天官章惇——的父亲,章俞!

    章俞不过是地方小吏,算不上什么,但是他作为章惇的父亲,就显得非常重要了。而且弹劾的人还拿出了证据,说章俞收了500亩茶园,而这500亩茶园还是一个名叫蔡卞的人送的。

    蔡卞又是何许人?他是蔡京的亲弟弟!

    很快,一个版本就出来了。

    蔡京为了能当上平章事,给章俞送礼,章惇身为天官,知法犯法,私相授受,罪大恶极,怎么还有脸留在天官的位置上?

    御史言官,纷纷跟进,一起弹劾章惇,用词越来越过分,简直就是泼妇骂街。

    章惇岂是好脾气,他气炸了肺!

    “荒唐,全都是污蔑,污蔑!”

    “子厚兄,你的意思是伯父没有拿茶园?”吕惠卿问道。

    章惇翻了翻白眼,“我怎么知道?也不怕你笑话,我当官这么多年,从没主动给家里写过一封信,他们有什么事情,我从来不知道,更别说我会替他们办事,子虚乌有啊!”

    吕惠卿微微吸口气,情况的确太不妙了。

    章惇卡着吏部,执掌人事大权,他又身在政事堂,两个人联手,才能和次相掰手腕。可万一章惇被拿下,他孤掌难鸣,情况危急啊!

    “子厚兄,这个案子我会想办法压下去的,咱们先稳住阵脚,别让人家看了笑话。”

    章惇知道不能置气,他想了想,“这样吧。我去找苏子由,让他去和韩宗武打个招呼,案子可以审,如果他们真的收了东西,我也救不了他们。”

    两个人刚商量完,正要去办,哪知道有人来了。

    “章天官,这是议政会议的公文。”

    章惇就是一愣,人家把公文塞到了他的手里。

    “议政会议要求大人在两天之内,立刻到议政会议,接受询问。”

    “什么?”

    章惇跳起来了,我一个堂堂的天官,不是犯人,凭什么让我去议政会议?老子才懒得搭理你们呢!

    他满肚子不高兴,可吕惠卿却知道厉害……议政会议从成立开始,就不断扩权,除了能讨论财政预算,干预人事安排之外,一些重大政务,严重的弊案,他们也有资格过问……虽然议政会议没有最终的决定权。

    但是他们打着民意的旗号,弄不好就会被舆论围攻,很是讨厌。

    “子厚兄,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议政会议让你去,不妨就去看看,不管怎么样,我们的人马也不少,断然不会让你吃亏的。”

    章惇沉吟了许久,他仰起头,有些忧虑,“吉甫兄,司马君实毕竟比你我多混了几十年,无论手段心机,都不是咱们能比的……我看他冲我下手,无非是要找个突破口而已,要是我倒了,你,还有其他人,也都未必能躲得过毒手。”

    吕惠卿点头,“你说得对,可我们现在有什么办法应付吗?”

    章惇想了想,“我们不能再和司马光这样缠斗下去……再规规矩矩出牌,我们是赢不了的……所以,必须要拼命!”

    不得不说,章惇这家伙狠起来,还真是让人恐惧。

    “上一次首相交接的时候,就有很大的财政窟窿,这一次又经过了四年多,财政的亏空更加巨大了,我们就从这里下手!”

    或许有人想不通,为什么经济挺不错的,财政总是亏空,而且还越亏空越多呢?

    其实这个道理不难理解。

    当经济发展的时候,机会众多,就需要加大投资,预算不够,就要借钱!

    尤其是建铁路,公路,桥梁这种……绝不能等到需要,才开始建设,那样就晚了。

    各种大工程,最大的开支就是征地费用,如果条件都完备,地价早就涨上天了,所以必须提前征地,提前建设,才能以最低的成本,取得最好的效果。

    当然了,这样也会有问题,因为提前建设,大量的资金收不回来,压在了一个个工程上面,表现在财政上面,就是亏空。

    加上赵曙热衷对外打仗,就算一再控制,军费开支也非常惊人。

    这些都造成了户部的困难。

    “按理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问题是咱们手里的钱,都是民脂民膏,都是老百姓交的税!把这些钱都送给银行,送给那些有钱人,未免太便宜他们了吧!”

    吕惠卿听得很认真,“子厚兄,你准备怎么办?”

    “我和曾布商量了,发行一套不经过银行的债券。”

    “不经过银行?”吕惠卿愣了,“这能行吗?”

    “怎么不行!只要我们承诺正常兑换就可以,试问天下间,还有比户部信用更好的银行吗?”

    “这个……”吕惠卿陷入了沉思。

    他努力思索着,如果真按照章惇这个办法干,现在户部的亏空就能立刻抹平,相反,还能余出一大笔资金,进行建设。

    但是,这么干了,毫无疑问,等于是动了银行系统的大饼,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到底要不要做呢?

    这恐怕是吕惠卿最难做的几个决策了,半晌他才睁开眼睛,和章惇相视一笑,瞬间两个人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子厚兄,如果我不答应,你是不是就要弃我而去?”

    “不是弃!而是挂冠求去!”

    章惇起身,拍了怕屁股,“成了,我明天还要和那帮混账斗法,现在就去歇着了。”他伸着懒腰,打着瞌睡,离开了吕惠卿的书房。

    吕惠卿却没有急着休息,他在地上缓缓踱步,不断思索章惇的建议。

    要说起来,眼下大宋的货币,还是相当混乱的。

    这也没有法子,因为大宋扩张太快,原本王宁安在任内,已经确定了境内的金银铜铁等矿藏,收归国有。

    可最近,大宋又拿下了辽东,还打下了塞尔柱,两地的金矿都不少,再有就是倭国,这三处供应了大宋8成的黄金和白银。

    因为官方开采,成本太大。

    这几处的金银,还都处在淘金客的阶段。

    冒险家们开采出黄金,转卖给上层的商人,一层层转卖,最后集中到几个大银行和大的保险机构手里。

    皇家银行要发行货币,需要从这些银行手里收购金银,而金银又是发行货币的基础。换句话说,皇家银行并没有完全的货币自主发行能力。

    如果想改革这一块,肯定要触碰到金融集团的利益,司马光也不会同意的。

    所以章惇提出避开银行系统,由户部发行债券,充当货币使用。

    不得不说,这是个天才的设想,同时,也是个争议很大的事情。

    他沉默了许久,才悄悄离开了家里,坐着仆人的马车,七拐八绕,来到了一处小院。

    迈步走进来,有人已经等着了。

    “是吉甫兄,快请坐吧!”小彘热情让座。

    吕惠卿连忙点头,他坐了下去,就直接道:“司马君实步步紧逼,章子厚提议要反攻!”小彘含笑,“吉甫兄,关口是你的意见!”

    “我?大丈夫只能站着生,不能跪着活……司马君实勾结理学,背叛新政学会,已经违背了老师的方略。身为老师的弟子,我也只有殊死一搏,和他周旋到底了!”

    小彘淡淡一笑,“吉甫兄,渤海省前些日子查出了一桩贪墨案子,涉及到了一个议政卿,此人已经被拿下了。”

    吕惠卿有些茫然,“的确有这事,听说这个人是新政学会出身……莫非是冤案?”

    小彘摇了摇头,“新政学会下面也是良莠不齐,出了个贪官没什么奇怪的,关键是渤海空出了一个议政卿的名额。”

    吕惠卿还是不明白,走了一个,再换上一个,又有什么差别?莫非?

    他突然激动起来,“师弟,莫非是?”

    小彘神秘笑笑,“还是等着明天揭晓吧!吉甫兄,你也赶快歇着去吧!”

    再次回到家中,吕惠卿躺在床上,是一夜好梦,睡得不能更好了!

    司马君实啊,你算是作到头了,师父要出手收拾你了!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

    议政会议前面,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来到之后,人们自动分成了三伙,其中最大的一伙就是新政学会,另外两伙则是理学,还有司马君实的门下,这两伙人看起来差不多,换句话说,他们联合起来,已经从数量上压过来新政学会!

    不论是章惇、曾布、还是苏辙、王韶,全都有些惴惴不安。而司马光则是嘴角含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就在所有人都赶到,即将要开始入场议事的时候,突然又有人赶来,走在前面的是首相苏颂,而和苏颂并肩的,则是一个白发老者。

    这位老头子一出现,就把所有人惊呆了,他却虎着脸,责备道:“朝廷将大事托付我等,我辈岂能等闲视之!还不随老夫进去议政!”

    这位大摇大摆,走在了周敦实前面,冲着他哼了一声,老周被弄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只能乖乖跟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