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酒店门口车子停下,众人叫他们俩先上车,傅缓看大家都那么客气便先上了车,却是自己刚上去还不等坐好后面的车门就被人打开,然后听到有人吆喝了一声:简行你还不快上?

    傅缓疑惑的望着身后,再转头的时候简行已经到她眼前,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她压下,细长的双手立即条件反射的将座位抓住,人却是随着座位直直的倒了下去。

    “你……”

    “他们这是在闹婚礼,等他们结婚我们再闹回去。”

    还可以这样?

    他低沉的嗓音里充斥着无奈,那一刻傅缓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感觉着脑袋被人摁住,下意识的去抓他的脊背,简行往前面冷冷的瞪了一眼,那男人抱歉的笑着将手拿开。

    车门四开,他低头的时候看着她害怕的闭着眼。

    那一刻她的唇瓣被自己用力的咬着一大块,漆黑的鹰眸突然一动。

    “简行,你再不亲我们可要亲了。”一群男人在旁边起哄。

    酒店门口的小弟也不敢上前让他们走,他们就那么霸占着门口继续闹。

    傅缓听着那话更是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了,这群人今晚是想要闹死她么?

    简行苦笑一声,然后一只手捧着她的脸,然后浅薄的唇瓣就覆盖住她可口的唇瓣。

    傅缓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一口,他的亲吻却渐渐地探到她的唇齿间勾斗着。

    “光亲可不行啊,车震车震,当然要有点动作。”又有人吆喝。

    “快点动啊简行,你行不行?”

    “不行哥几个替你啊。”

    “这么美的新娘子我们相当愿意替。”

    简行叹了一声,然后将抬眼将车后座的人给赶了出去,伸手把门关上。

    她羞愧的埋在他怀里:这都是你朋友?

    “对,都是。”

    “我记住了!”

    她欲哭不能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简行却苦笑一声,然后抬手捏着她的下巴又亲了下去,连啃带咬的,腰的摩擦,车子很快缓缓地动了起来。

    外面的吼声震耳欲聋,车内却一时安静的厉害。

    很昏暗的空间里,看不清却是也能感受到女人羞愧。

    男人一边继续满足大家的要求,一边在女人耳边愧疚低喃。

    “缓缓!”

    “嗯?”

    “对不起!”

    ——

    夜色越来越深,那几个人还跟着他们上了车回家,路上简行都没能开车,有个叫顾城的男子开着车,一路上不停的打滑,傅缓不停的撞在他怀里,或者是他怕傅缓受伤而立即把她搂在怀里。

    后面还有两个人跟他们同坐,不停的给他们使坏,前面的人还在拿着手机给他们录像。

    傅缓心里想:你们都给我等着。

    今夜这些人的名字全都入了她的黑名单。

    当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奶奶已经睡了,大家知道奶奶身体状况不好,跟到门口就放过他们。

    傅缓被简行放下在门口,然后跟他送客。

    “少爷,要送这几位公子回去吗?”

    “不用,他们自己有办法。”

    简行说完那话也不管众人怎么鄙视他,转身就往里走去,傅缓更是头也不回的往里走。

    那几个公子哥站在他们家门口要骂他都怕打扰了他奶奶休息才不得不转身走着离开。

    “你这倒底是什么狐朋狗友?”

    简行去厨房倒了杯水出来听到她站在沙发边上指责,他性感的手指捏着玻璃杯站到她面前,眯着眼高深的目光望着她。

    “他们婚礼的时候我们照样这样闹,好在有我在也没人敢对你怎样,‘简太太’。”

    “你……”

    每当她要找他算账他就一口一个简太太念出来,是生怕她忘记自己是他的简太太么?

    所以她懒的理他,然后转身上楼。

    简行抬眼望着气冲冲朝着楼上跑去的女人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抬手摸了下自己的嘴唇。

    她竟然敢在那么多人面前咬他,所以他只好给她点教训尝尝,然后不小心就亲的过了头。

    至于后来在车里……

    他低眼看了看自己的小腹上,然后尴尬的端着水杯喝水。

    “你睡沙发。”他一进屋傅缓就将床上的薄被扔给他。

    简行下意识的伸手抱住怀里的薄被,却是皱着眉望着床上躺着的女人。

    “你用的是我的枕头。”

    于是傅缓抬手拿起他的枕头朝着他丢过去,简行又条件反射的把枕头抱住,然后一起扔到沙发里。

    睡沙发又有什么了不起?

    难道他想跟她一起睡?

    领证都三年多了他不是也没碰过她?

    但是他从来不睡沙发,所以这样特别的夜晚里他竟然发现自己的心情一直起伏的厉害,然后不小心转眼看一眼床上,她自己虽然睡在床中央,但是也只占据了一点点的位置,更重要的是,她的睡裙……

    呵呵,她一个人睡着他的床,真是可惜了。

    而且今晚是他们的新婚夜啊。

    领证的时候没能同床共枕,婚礼了都还要分开睡。

    床上的女人微动了一下,蕴藏着锐利的凤眸立即朝着那边看了眼。

    她的玉脚竟然涂了指甲油,害得他迟迟的回不过神来。

    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薄被,然后突然想起房间里开着空调,起身朝着床头走去。

    “叮”的一声。

    他弯身去拿旁边的空调遥控器,却是看到她手机屏幕上闪过一条信息。

    “缓缓,祝福你新婚快乐!回英国去等你。”裴羽。

    漆黑的鹰眸寂静的望着手机屏幕上,长睫掀起,敏锐的目光看向床上躺着的女人,然后弯身将遥控器拿起来,直接将空调开到最低温度。

    夜色太深沉,深沉的有些人心里有些孤寂。

    好似从来没有人问津过自己的心。

    这样的祝福,为何感觉像是绵绵的情话?

    后来欣长的身材躺在沙发里盖着毯子,冷了他就开的暖一点,暖了他就调的低了一点。

    床上的女人辗转反侧他也无动于衷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