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19 深夜贴近(上)
    膝盖处的伤势有些严重,傅缓被他打横抱起直接又送回床上去:今天不要去上班了。

    “昨天就没去,今天可不能再请假。”

    她小声嘟囔着,实际上不是说给他听。

    “陪男人就可以请假,自己受伤就不可以?”简行气急,双手撑着她的胯骨两侧,脸一再的逼近,直到她双手撑着床单上眼看就要躺下。

    简行突然不再逼近,看着她那红着脸羞愧不已的样子他突然气不打一处来:恐怕要先去拍个片子。

    “啊?”

    “你先换好衣服,我等下来接你。”

    “简行!”

    他把衣服扔给她,说完就要走,傅缓抱着自己的衣服着急的叫住他,她的声音不算急促,她的性子还不算是很急的那种。

    他转头,看着床上她有些尴尬的样子:什么事?

    “不用那么麻烦,我会注意休息。”摔伤膝盖也不是没有过的事情,这点淤青养养就好了。

    “那随你!”

    因为她太坚定,虽然声音并不急,所以他不再强求,因为照顾她不在他的责任范围内,她既然能对自己的事情负责,他何须多此一举?

    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门被用力的合上,傅缓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膝盖望着那扇关上的门,然后无奈的躺下挺尸。

    如果可以,她好想现在就回英国去。

    他不高兴,让他不高兴不是她的本心。

    回来跟他举行婚礼虽然是为了奶奶,虽然不想两个人纠缠,但是她绝没有让他不开心的意思。

    当然,也不想让自己不开心。

    找了双不是很高的高跟鞋穿上去上班,然后一到办公室助理就去找她:傅小姐,九点半在会议室开会。

    “知道了!”傅缓抬眼看了助理一眼然后答应下来。

    她的性子,就像是她的名字一样,很缓,很稳。

    她的样子落落大方,虽然瘦弱,但是却还算强壮。

    她还算是比较喜欢运动的类型,在国外的时候也会一有空就早上去晨跑,每周至少去运动房三次。

    她只是身体还没倒过时差来,只是……

    收拾起所有压抑的情绪,然后开始认真看袁欣发到邮箱的材料。

    简行中午跟王程锦还有顾城一起吃饭,顺便三位名媛也作陪,大家看简行心情不好便互相对视,王程锦示意名媛给简行端酒,那女孩立即就端了酒身子朝他歪过去:简少。

    简行抬了抬眼,看着女人讨好的眼神却是嫌弃不已,然后烦乱的将酒杯接过去。

    “谁惹你了?刚结婚的人不是该夜夜当新郎,天天开心的不得了吗?你怎么整天愁眉苦脸的?”顾城疑惑问。

    “我也搞不明白,你们现在不是应该最有激情的时候吗?难道直到现在你们俩还没睡?”

    简行冷冷的瞅了斜对面俩男人一眼,三个女人都在竖着耳朵听呢。

    “你们对我们俩的事情好像很关心,跟你们有关系?”他冷冷的一声质问。

    众人尴尬的挪了挪身子,然后又朝着他看去:简少,您跟简太太的关系真的很差么?

    旁边给他端酒的女孩突然好奇的问了一句,还算小心翼翼。

    “简少,我们可是都听说您跟简太太的关系不太好。”另一个也说。

    “虽然说是跟我们没关系,但是我们既然经常在一起吃饭,聊一下也没什么的嘛,听说你们虽然领证三年,但是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实质性的夫妻关系?”

    三个女孩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有劲,简行听着那话却只是眯着一双如利刃般的眼朝着王程锦跟顾城看去。

    两个男人立即给三个女人使眼色:那些人都是乱说你们听听就算了,你们看简少那样子像是禁欲系男神吗?

    “就是,咱们简少一看就是衣冠禽兽类别,那在床上还不得把他老婆折腾的死去活来?婚礼那天晚上他们俩那*的样子你们忘了?”

    两个男人立即替他说话,只是这话说的……

    “行了,别再说下去。”简行端着酒杯慢饮,实在是听不下去那些话了,越说越混账,越说越不像话。

    只是这些被傅缓听到,他突然想,那个女人又会是什么表情?

    她昨晚好像摔的不轻?

    可是早上竟然还跟他逞强。

    他当时想,她既然喜欢逞强也随她,反正身体是她自己的,但是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会很不爽。

    简直一点女人的矜持跟温柔都没有,就会装高逼格。

    三天后她膝盖上的淤青更加明显了,晚上睡觉前她穿着睡裙坐在床边看书,他洗完澡出来一抬眼就看到她裸着的膝盖上的伤,看着她抬着一只手抚着胸口。

    她最近经常揉着胸口,是胸也受伤了吗?

    仔细一想,那个地方是身体最高的地方,的确很有可能受伤,然后……

    长腿迈着朝着沙发那里走去,躺下后终是淡淡的一声:你旁边柜子的第二格抽屉里有祛瘀止痛的药膏。

    傅缓转眼朝着沙发里看去,他正躺在那里拿着手机看呢。

    她低头朝着床头柜去,打开第二格抽屉,果然里面有一只药膏,不知道什么时候放的,但是她拿出来看了看说明,然后把怀里的书本放下在一旁,捏出一点涂抹在自己的膝盖上,然后又转头看了看沙发里,他依然那个姿势,她才又捏了一点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的淤青抹上,然后轻轻地揉匀。

    简行只是随意转头看她一眼,还以为她不稀罕用,却见她侧着身在揉着胸口,虽然看不见,但是……

    视线终究收回,他转身朝着沙发里。

    傅缓听到声音转头看去,其实她的脸上早已经羞红不已,因为他在,其实做这件事很羞愧,只是已经这么晚,他又已经躺下,她便不想再折腾他出去。

    之后她也躺下,灯被关上,只是眸子迟迟的无法合上。

    夜深人静,沙发空了,原本躺在里面的男人躺在床边。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她熟睡,漆黑的眸子缓缓地往下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