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转眼,她看着他淡漠的表情望着她,手被他牵扯着直到她被逼到壁橱冷硬的门板。

    “怎么了?”她低声询问。

    “别动!”他轻轻地一声,一只手拉着她的手腕,一只手已经抬起来。

    傅缓条件反射的侧颜躲避,他眯着眼高深莫测的俯视着她厌恶的条件反射。

    他的手滞在半空一瞬,转而却又凑近她的脸,捧着她的脸,那一刻傅缓被迫抬眼望着他,疑惑的望着他,带着淡淡的恼怒。

    他低眸,渐渐地遮挡住她眼前的视线,傅缓觉得自己的呼吸有点不畅了。

    笔挺的西装压住了同黑色的风衣,女人软绵绵的贴着壁橱上,任由他渐渐地靠近。

    他性感的拇指轻轻地抚着她的唇角,那一刻傅缓觉得心里有种很压抑的情愫,想要推开又觉得不合适。

    他垂眸,望着她好看的唇边蠕动着,眸子里的*被长睫遮掩,两根手指将粘在她唇角不易被发现的头发拿掉,然后将那一点点被带出来的口红也擦掉。

    他依然贴近着她,突然想起昨晚她在怀里的感觉,又想,如果此刻自己吻下去,她会是什么反应?

    空气突然有些稀薄,她觉得呼吸越来越不好,心内沉吟了一声,然后抬手抓住他在她唇上的手,犀利的眼神朝着他看去。

    简行还是没动,只是与她对视,任由她牵着他的手。

    那一刻傅缓突然觉得,他们或许该列几条规矩,比如他不能这么突然的贴近她勾引他。

    “头发而已!”当发现她在误会他的时候,简行突然看了她一眼,然后抬起自己的手指来,在他的食指上还沾着那根头发,傅缓尴尬的立即躲开他。

    “上班去了!”她低着头就往外走,简行贴着那里站着,不由的低下头笑了声。

    手指上沾着她的头发跟口红,他突然想,她刚刚在想什么?被他无意的举动给诱惑了?

    傅缓开车在去上班的路上还忍不住一遍遍的呼气,想到那会儿他贴着她那么近,现在她还会脸烫的厉害。

    他一次次的将呼吸贴近她的脸上,一次次的折磨着她的理智。

    他不怕她会扑上去吗?然后咬死他。

    傅缓心里越想越气,直到到了办公大楼开始忙工作她才算是放下那件事。

    她收到裴羽的信息,裴羽知道她胃不太好,要她在这个大秋天里一定要注意饮食,还要积极保暖。

    她忍不住笑了一声,她不怎么注意保暖,也不怎么注意饮食,怎么吃怎么穿也全凭着自己当时一刻的心情。

    可他这一声突如其来的问候还是叫她心里暖暖的,因为很少有人关心她冷不冷之类的小事了。

    而他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她,这样的一条信息……

    傅缓感受得到,有些东西还久久的挥之不去,但是总会有一天这几年的事情只是一个过去。

    所有现在的以前的,都将成为可有可无的过去。

    她这么想着,突然就觉得有些凉意。

    下午她独自站在办公室的玻幕前,望着楼下那渺小的一切,还有那一层微薄的白雾,她突然想,自己此后很多年的生活会是怎样呢?

    她跟简行,聊工作比聊私生活容易的多。

    除了婚前那一次,婚后他们再也没过问过彼此的私事。

    留给彼此最多的自由,是他们能为对方做到最大的事。

    所以,今晚她也不该再早早的回家,她突然想好久没有跟婓云一起吃饭了,然后拿出手机去拨通了婓云的号码。

    晚上婓云开心的跟她去了夜店,说许久不来这地方还有点想念。

    傅缓看着周围的环境以及人群,然后习惯性的观察起他们脸上的气场以及身上的首饰之类。

    戴他们家珠宝的人不在少数,但是戴他们家腕表的人还是少之又少。

    她想,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想要发展,就需要继续努力,并且要有超好的耐力。

    “喂,在看什么呢?出来玩就要痛快点。”婓云说着将一杯酒端到她面前示意她一口饮尽。

    傅缓端起酒杯看了看里面的液体,然后乖乖的将那一杯酒全都喝完。

    “这还差不多,老实交代,跟你老公发展的怎么样了?”

    傅缓轻笑了一声却不说话,婓云说:别拿出你做生意的模样来应付我,说真的,你们俩到底怎么样了?

    “你觉得我们能怎样呢?”

    傅缓不知道怎么回答,习惯性的反问。

    “那我先来问问你,对他你有没有感觉?”婓云挑着眉,暧昧的眼神望着她。

    傅缓想了想,然后笑着说:恩……有吧?

    是有吧?

    她也不太清楚,毕竟自己在那方面还等待着她亲爱的老公去开发,但是她也不是没看过爱情小说,电视啊,电影啊,动漫也看过一些。

    眼前突然晃过前几次两个人亲密的时候,然后不自主的又脸红起来。

    “哇,够诚实,干一个再说。”婓云早有预料,但是眼神更加暧昧了。

    “那你们每天躺在一张床上,难道是有三八线?”

    “三八线?”

    “对啊,小说里都是这么写,我觉得幼稚的要死,但是你们是不是真的搞什么三八线?”婓云越来越有兴趣的样子。

    “恩……实际上他一直睡沙发。”

    “睡沙发?还一直?”婓云不敢相信的望着她,然后开始上上下下的打量她,怎么都觉得不该是这样的。

    “是啊,我们俩的事情你不是都知道吗?从始至终他都睡沙发。”傅缓无比坚定的说。

    “我不信,除非他不正常,否则你一个大美女在他面前,他竟然还可以躺在沙发里忍受?”

    “那么情况严重了,最有可能的问题就是,他对我不来电。”傅缓一本正经的替她分析。

    “不会吧?从哪儿看你也是个上等品啊。”

    “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喜欢上等品的,不然麻雀怎么变凤凰?”

    “呃……”婓云竟然有点无言以对了。

    傅缓又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当白开水慢慢的喝着,然后看向舞台上,那里热闹的,不像是这个忙碌的城市里。

    也不知道这时候他在哪儿,是跟朋友在外面喝酒还是在应酬,又或者已经在家里抱着遥控器,捧着一本书?

    她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他刚洗过澡坐在沙发里看杂志时候的样子,英气,淡雅,还好似有一丝丝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