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什么?账单?阿姨我现在回不去!”

    “花瓶?花瓶放在哪儿也要问我的意见?”

    连续两天,每天晚上十一点前她的手机就会响起来,是简家阿姨的电话。

    傅缓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刚要睡着就被吵醒,如果她不接,那边就会一直打。

    阿姨放下手机后朝着沙发里望去,他们家大少爷正坐在沙发里把玩着遥控器,眼睛更是直直的盯着电视屏幕上,但是她真怀疑大少爷到底有没有看上面的内容。

    “少奶奶说随便放在哪儿都行。”阿姨尴尬的对他说。

    简行扔下遥控器捡起旁边的手机然后拿着悠悠的上楼,随便放哪儿都行?

    阳光明媚的上午,傅缓跟英国的负责人还有裴羽一起去酒店,跟三家公司竞争一家公司的合作。

    这个客户如果拿下来,对他们在英国的发展肯定是有巨大的帮助的,所以,这次必须是志在必得。

    然而这一上午竞争下来,却也没得出个结果,三家竞争对手在同一家餐厅吃午餐,傅缓习惯性的观察敌情。

    其实大家都在互相观察,都在装作坦然。

    “这两家公司跟我们都是旗鼓相当,现在我真的越来越没底了。”英国的负责人说道。

    “其他两家也一样没底,不过都会拼力一搏。”傅缓看向斜对面另一家公司的一把手,然后淡淡的说道。

    “两位美女赶紧吃饭吧,吃完饭还有重要的事情做。”裴羽好心的提醒一句。

    然后大家一笑置之,先吃饭。

    傅缓的手机突然想起来,一看是国内,傅缓立即无奈的笑了一声:我去接个电话。

    两个人同时抬眼看她,她笑着离开。

    裴羽才发现,现在国内再给她来电话,她脸上早已经没了曾经的愁容,而是……

    她竟然笑的那么无可奈何,又好像是……

    纵容?

    “听说他们结婚后感情越来越好呢,还经常一起在会所喝酒之类的。”

    “是吗?”

    “只是国内的朋友说起来,真不真其实也不一定。”

    裴羽抬眼看了看对面的女人,然后浅浅一笑。

    他信!

    因为日久会生情。

    虽然他自认为自己足够优秀,但是简行在事业上的成功,私底下又会差到哪里去?

    两个同样优秀的人在一起久了自然会互相欣赏,然后……

    他突然吃不下去,放下刀叉后靠在椅子里望着远处。

    她打完电话从远处回来,低眉浅笑着。

    “简少?”

    “恩!”

    不再多言,傅缓也没办法告诉同事他打电话来质问她为什么让阿姨将花瓶放在门口,毕竟她真的没有叫阿姨那么干。

    下午的竞争愈演愈烈,三家公司都使足了劲为自己的公司谋利,傅缓他们起初只是听着,看着,眼见那些人激动争论的快要打起来却不为所动。

    直到后来他们都闹够了,傅缓才看了看旁边的同事,所以同事点点头起身来做最后的阐述。

    他们拿到了客户的合作意向书,然后三个人晚上一起去庆祝。

    “带你去个地方?”聚会结束后他照例送她回别墅,却在途中突然绕行。

    傅缓看了他一眼,看他好像不想她拒绝,她便没说什么,只是看着途中的风景。

    离开这么久,一切如旧。

    而她却没了非得在这里生活的念头,她想,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动物,曾经坚信的一些事情,竟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开始改变。

    比如单单只是听到他的声音……

    就叫她有种想家的感觉。

    简行,你现在在做什么?

    她眼前一晃记过他跟女朋友们在一起说笑的画面,然后模糊的视线直视着前方。

    裴羽带她去到海边,他们刚下车,海的对面就开始放烟花。

    “还喜欢吗?”他低低的一声,专注的眼神望着她。

    “恩!”她浅浅的一声,然后从容的靠在车旁欣赏着。

    不知道是什么人因为什么事在放烟花,但是的确是让海边的人都惊艳了。

    裴云低头的时候留意到她手上的素戒,然后暗笑了一声:这不是你们的婚戒?

    她听到声音转头好奇的看他一眼,想明白之后抬手给他看戒指:婚戒太沉重我就摘了,他亲自设计的素戒,还不错吧?

    裴羽没说话,只是又浅笑了一声。

    傅缓放下了手,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望着前方。

    “裴羽,我应该不会再回来定居了。”

    “爱上他了吗?”

    “没有,但是好像也没机会爱上别人了。”她浅笑一声,然后失落的低了头。

    裴羽疑惑的望着她,心想:他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对面的烟花爆破声音那么大,但是他们还能清楚的听到彼此低沉的嗓音。

    “我明白了!”他淡淡的一声答应,然后也抬眼看向那漫天的烟花。

    如果上次她要回国的时候那些话还不足以他确定她的意思,那么这一次真的足够了。

    “如果他欺负你了,欢迎你回来找我。”

    傅缓转头看他,笑着。

    “我们假扮情侣欺负回来。”

    两个人相视而笑,然后又一同望着海的那边,夜空上方。

    那些不同颜色,不同形状的烟花,美的让人眩晕。

    ——

    简行晚上自己躺在沙发里,不想上床,只是拿着空调遥控器不停的折腾空调,想起她初来这里的那夜,他就是这样孩子气的让她发烧了的。

    他突然抬眼看向床上,她走了才没几天,这个房间里就变的冷冷清清的。

    她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呢?

    自从那个电话后他们没再通过电话。

    哪像是正常夫妻该有的生活?

    顾城说女友在外出差的时候他们会天天晚上煲电话粥,他想,电话粥是什么鬼?

    遥控器被他扔掉,突然坐了起来,就那么冷冷的望着床上,然后从床尾爬了上去,躺下。

    孤枕难眠的滋味……

    他是第一次体会。

    躺在这张被她睡了许久的床上,他突然想起她骄傲自持的样子,突然想起她被他压在身子底下时候的模样,然后……

    枕头被他从旁边抓起来,直接将自己的脸给遮住。

    他要睡她,没错,他就是要睡她。

    ------题外话------

    飘雪读者群372074154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